现代化之下的色情业


成露西熊秉纯

天涯 9905

  女性劳工中常被忽略的一项 也是对台湾资本累积有极重要贡献者 就是色情劳工。关于这个主题的探讨有很多 但讨论的重点大部分都是着重在道德 以及对女性生理剥削的论题上 很少触及到它对经济成长及所谓现代化的贡献。从五十年代起 台湾一直被视为男性观光客的天堂。除了有登记注册的妓院 还有许多以各种行业作为掩饰的商业色情服务。这些行业包括观光理发厅、温泉澡堂、按摩院、酒家、咖啡厅及餐馆。这些色情行业通常被台湾“政府”统称为“特定”或“特种营业”。妓院的数量在 1967  年到达顶点 其后则开始下跌 而酒家的数量则在同时期上涨至两倍之多。虽然很可惜地 七十年代中期以后台湾“政府”不再公布有关特种营业的资料 不过大多数人都知道哪里有色情服务。其中 “牛肉场”则是最近兴起的色情行业。

  促成色情行业在台湾及其他开发中国家成长的原因有二 美军的驻兵以及美国率先以旅游业促进第三世界之开发。韩战越战促成亚洲地区色情交易之增加 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虽然其确切影响有待进一步研究。台湾、南韩、泰国及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城市 均为美国大兵最喜欢留连的色情场所。这些地区的妇女相继成为女性色情行业的剥削对象。在战争结束后 这些色情行业仍继续对观光客提供色情服务。

  第三世界观光业的发展与全球政治经济有密切的关系。美国政府为了使五十年代银行在航空业所做的大量投资成本回收 大力鼓吹观光业在第三世界的发展 亚洲诸国家尤其是它的推展对象。观光业被视为维护和平、制造和谐的行业。但是以观光业在政治上及文化上的功能 还不足以说服开发中国家以大量资金去购买客机 建造豪华旅馆及其他观光设施。经过美国一再的努力 发展观光事业才变成这些国家向世界银行、联合国及国际性机构吸取资金及技术协助的计划。由于观光业可以吸取到大量的外币 这造成许多亚洲国家以观光业作为开发的策略。

  台湾“政府”在韩战后开始提倡观光业。自此 县“议会”与舆论对于发展观光事业的利弊 展开一系列热烈的辩论。观光业的支持者 强调观光业对台湾经济、政治及文化方面可能造成的正面影响 他们指出观光业有赚外汇、吸取外资及扩展外贸的潜力。而在政治立场上 观光客则是最有价值的鼓吹者 他们可以向世界介绍台湾的发展 因此提高台湾的国际地位。此外 观光业更可发展中国传统文化。而反对者则指出 观光业所带来的经济及其他利益 还不足以补偿其所造成的负面的社会影响。妇女团体与人权运动组织谴责当局串通色情交易商人 没有彻底实行现有的法律 或没有通过新法律使得娼妓合法化 只在“注册”与“地下”色情劳工间作无意义的区分。即使是观光业发展的支持者都承认 基于商业的利润动机 观光业确实造成色情交易的滋生 同时也影响了台湾一般民众的道德观。然而台湾“政府”却以色情业者“破坏良好社会风气”为借口 禁止从事此行业的妇女组织工会。

  观光业主要在满足观光客的视觉、听觉、味觉等各式感官经验 其特质是个人需求的商品化。让观光客有宾至如归的感受是其最终目的。台湾当局与观光业者为招揽观光客特别强调亲切、殷勤的服务态度。其中尤以中国女性的顺从、服贴、温柔、善解人意、性感及诱惑为重点。在“政府”手工艺品店及办公室的观光客手册里 均印有夸大台湾女性性感吸引力的广告。色情游览团的从业者 更以文字图片详细描述色情服务的种类及价格 使外国观光客相信他们可以在台湾充分满足其性欲。某份“政府”出版刊物 甚至赞颂台湾自光复后的进步之余 还强调我们有无穷的“欢乐资源”正待开发……

  因为性病不仅会吓走观光客 也同时会使当局蒙羞 为了防止性病泛滥 台湾“政府”以法令控制娼妓及其他的色情交易。大致说来 这些法律采取两个途径 其一 为确保安全性交 “政府”要求娼妓持有并出示健康证明 其二 以增加执照税和营业税来限制特种营业的数量。女性色情劳工与外贸的连结是许多台湾有名作家的写作题材 黄春明 ,1981)  。虽然我们无法确切估计 到底色情行业对台湾的经济成长有多少贡献 但无疑地 它对“政府”的观光事业税收贡献良多。将台湾观光事业的收入视为外销贸易 在过去二十年中 它的收入在出口贸易总收入额中排名第四到第六。从 1953  年到 1973  即台湾外销成长起飞时期 来台观光人数从一万五千人成长至八十二万四千人 此成长主要由于日本观光客的激增。 1957  年美国观光客比例超过所有其他观光客 70%,1973  年美国观光客比例降至 20%,  同年日本观光客构成观光客的 72%  。日本男性因色情游览消费而恶名昭彰 他们的恶行一直是日本妇女及其他亚洲国家妇女示威的目标。当国际狮子会于 1986  年在台北聚会时 以整幅版面报导指点观光客何处可去“买春”的报纸广告比比皆是。台湾妇女因而举着中文、英文及日文的旗帜示威 “欢迎到台湾来建立友情 而不是色情”。

  在色情交易中 传统观念女性的自我牺牲及顺从 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女儿多半为了家境不佳或是供给兄弟教育经费 而“自愿”或被生、养父母推进火坑。虽然没有官方正式的统计资料可循 但一般估计 ,1989  年女性劳工从事于色情行业的人数大约超过三十万 其中包括来自东南亚的女性 及年仅十一岁原住民的少女。她们的顾客包括来自海外的华侨及外国观光客。这些外地来的买春客 不仅能以极低廉的价格 满足他们的性欲 更重要的是他们能享受到台湾官方监督管理下的性交易。在台湾 女性色情劳工与其他女性劳工一样 一直是现代化成长、开发策略下被剥削的对象。她们变成台湾的珍奇特产 足以“吸引观光客 帮助填满机位及旅馆房间。来自住宿、食物、饮料及服务上的税收使官方从中渔利。不同于她们的肉体 娼妓对整个资金累积过程的贡献一直是无形的”。官方虽然公开谴责从事特种营业的女性 并且定期逮捕无照娼妓 但同时又鼓励继续以色情业吸引观光客。

   文中某些引号为编者所加   

  成露西、熊秉纯 美国加州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