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赵达功文集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嫖娼的优秀工人

   ——深圳故事系列(2)

   我曾经在一家香港人开的公司做行政工作,也负责编辑一份不定期的公司小报。公司很大,也对外称集团公司,其实主要经营进口石材,包括大板与荒料,同时也进行简单的石材加工。

   有一天,公司副总经理老胡找我,对我说:

   “赵总(我挂名副总,主要是对外应酬方便,实际上我只是一个普通行政管理人员),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看有没有办法解决。”

   我说:“什么事?”

   老胡说:“记不记得陈四海,就是去年春节总结表彰大会上发言的优秀工人代表。”

   “当然记得。我主持的会议,他发言时很害羞,也很激动,念稿子老是结结巴巴。”

   “对,就是他!出事了!失踪了好几天,厂长都急了。小陈是骨干工人,没有他厂里工作都受影响。”老胡停顿一下,抽上一支烟,接着说:“这不,通过他老乡才知道他的下落,被公安局抓了。”

   “什么事呀!就是被抓了公司应该接到公安局通知,怎么公司才知道?”

   “咳,是嫖娼被抓的。”老胡一脸无可奈何,流露出不屑的表情。

   是啊!嫖娼算个狗屁事,在深圳乃至全国都是太正常的事了,大都是以罚款了结。一般是将嫖客和妓女先抓到派出所,然后由嫖客打电话给朋友,由朋友送来罚款,当时深圳的标准是人民币5000元。一手交钱,一手放人。当然,如果被抓者里面有人也会直接放掉,这样的情况不是很多。对于嫖客来说,钱是小意思,赶快出来最重要。大多数嫖客都是生意人或老板,关在派出所可不比正式关在监狱。派出所是临时关犯人的地方,没有什么设施,一个小黑屋里可能关着几十个人,又拥挤,空气又不好。这还是小意思,最叫这些有钱的嫖客难以忍受的是,监仓里什么人都有。有小偷,吸毒的,打架斗殴的,黑社会的,也有妓女、嫖客等,有喊冤枉的,有喊要水喝的,有骂街的,放屁拉屎撒尿都在这一间屋子里,汗臭味、尿臊味充满在空气中,谁不想赶快离开这鬼地方。像我们公司小陈这样的优秀工人,公司一定会出面想办法让他尽快出来,花钱应该是小意思。

   我问老胡:“救小陈公司打算出多少钱?”我心里想,小陈是公司的优秀工人,是加工车间的技术骨干,公司的老板一定不惜金钱将其救回。所以我很有信心地问老胡。老胡是个老实人,50多岁了,是典型的工农兵大学生,原在一家公司做行政工作,被老板用高薪挖了过来,年薪也有二十几万。其实老胡在工作上很平庸,他的主要特点是对老板忠诚。在中国,一个大公司老板在用人方面首先考虑的是忠诚,至于才华,要看作什么工作,技术和业务工作一定需要精明能干的人才,但是对于行政人事工作,在老板看来只需要忠诚就行了。老胡虽然是副总,但公司所有的人没人瞧得起他,他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实权,每天忙忙碌碌,一点芝麻大的小事,在他身上可都成了大事。办事效率很低,说话罗罗嗦嗦,还经常莫名其妙的得罪人。

   老胡说:“花多少钱,公司可以先垫上,等他出来后再从工资里扣除。”

   我一听,才知道公司救小陈有两个想法,一是为了公司业务,小陈的确是工人骨干,缺少他虽然不能说使公司正常运转出问题,但有了他,厂长等会很轻松;二是要在工人中制造影响,随便一个工人出了事,老板会关心工人的疾苦,解决工人的实际问题,赢得工人对公司老板的信任,是公司凝聚力的大事。不过救人的费用还要在其工资中扣除,资本家就是会精打细算。

   我问老胡:“小陈是怎样被抓的?”

   老胡说:“是上个星期天,他在荔枝公园门口与鸡婆(深圳人对妓女的称呼)谈价格,让便衣跟上了。后来在蔡屋围一个房间里被抓的。”

   “怎么抓了之后没有给公司打电话?”

   “他可能不好意思。也没有向公安局的交代是哪个公司的,所以被判处劳教一年。”

   我心里想,之所以被劳教,主要因为小陈是个穷工人。工人能有几个钱?公安局的恐怕都没有指望罚款。这年头嫖娼的大都是有钱人,有几个被抓被劳教?

   老胡补充说:“据说是冤枉的,没有形成事实。”

   我说:“与鸡婆讨价还价,并且还跟人家进了房间,不管是否发生性行为都可以认定嫖娼。”老胡对法律知识知道不是太多,以为没有事实上的性行为就不应该以嫖娼罪名判劳教。

   我接着说:“我们先把情况搞清楚,然后想办法把他救出来。是不是我们先去劳教所探一下小陈,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们公司的优秀工人。”

   于是,在规定探监的日子里,我驾车和老胡到了T看守所。办完手续后,在门外等候会见。门外也有三三两两的探监人,都是看上去精神萎靡的穷人,大都是被劳教人员的兄弟姐妹或同事,有的在一旁窃窃私语,一脸不满情绪。

   我买了几罐可乐,等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就听到叫我的名字。我和老胡从侧门进到一间有二十几平方米大小的房间里,一眼就看到小陈站在那里。小陈显得很激动,两只手分别抓着老胡和我的手,禁不住滚下了两行热泪。那是激动和期望的眼泪,他还是像在台上讲话时那样结结巴巴的说:“感谢领┅┅领导来┅┅来看我┅┅”

   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顺便将一罐可乐打开递到他手里,安慰他:“别着急,慢慢说。”

   老胡说:“公司领导得知你出事,都很关心,也正在想办法让你尽早出来。”

   在会见劳教人员时,看守是在旁边监督的,而且时间是有限制的,因此,我尽快问他,是不是真的办了那件坏事。小陈承认。我打官腔说:“嫖娼是违法的事情,劳教你也是正常的。希望你好好接受劳动改造,认识错误,公司一样会重用你。”其实我知道,公司根本不管工人的私生活,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老板赚钱。何况这嫖娼的事是所有人都有可能的,只不过你运气不好罢了。

   小陈也心知肚明,我这番话是说给看守听的。他唯唯诺诺连声称是。

   老胡又关心地问他有什么困难,公司一定会尽力帮助和一些安慰的话语。

   在回去的路上,我对老胡说:“我早就给你说过,咱们工厂里全是男工人,那是不符合人性的。连马克思都说过男女在一起工作可以提高工作效率。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其实小陈不就是解决一下性的需求嘛!”

   老胡对我的说法不置可否。

   我忿忿不平的是,在中国嫖娼也有特权。看看那些贪官污吏,看看那些富豪大亨,哪一个不是在灯红酒绿之中过着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他们自己的“天龙八部”就是“吃喝嫖赌,酒色才气”,不仅在声色犬马之中荒淫无耻,在社会面前他们还经常表现为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嫖娼对于他们说来是太容易的事情了,而且也是最安全的事情。他们可以住在四五星级酒店,这些地方公安局谁去查房扫黄,就是北京、上海、深圳乃至全国各地,只要是官僚和富有的人,嫖娼是他们的特权。他们也从不满足嫖娼,还要包二奶、三奶。他们的性器官得到充分使用,他们的淫欲也得到充分满足,而像小陈这样的穷工人,仅仅是解决一下性饥渴问题,竟然抓去劳教。不公平,太不公平!如果按照法律办事,首先应该劳教的是那些富豪和贪官,无论从嫖娼的性质、数量,还是从嫖娼的目的性来看都应该如此。但是去劳教所看看,没有一个富豪和官僚因为嫖娼被关进去的,关进去的只有穷工人、农民和小商贩。

   工人也是人,难道他们只有默默地干活,为资本家,为国家拼死拼活任劳任怨的义务,谁去关心他们的生活。他们像牲口一样,性的问题也要受到主人和社会的约束。工人嫖娼与富豪官僚嫖娼性质不同,他们微薄的收入也只能让他们偶然解决一下性的生理需要。人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冷了要穿衣服,悃了要睡觉,有性要求也需要解决一下。这些都是人的本性,为何唯有对工人、穷人限制?法律的公正性在哪里?

   2000年11月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