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赵达功文集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林雄在深圳能有所作为吗?
·义和团咋又回来了?
·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
·地震与六四,母亲与人性——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写
·希望也为六四死难者下半旗
·新闻开放是昙花一现,中共终于露出狰狞面目
·北京奥运正在导致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
·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既封杀温家宝又封杀刘晓波的背后逻辑
·爱国主义与抵制中国货、中国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中国工人阶级队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庞大,但庞大不等于有力量。工人阶级的觉悟是力量的证明,而觉悟必须源于有组织工人阶级队伍。目前中国工人阶级的困惑在于失去了组织,失去了能够代表自己利益的组织。没有组织的队伍必然一盘散沙,必然不是成熟和没有觉悟的队伍。本文试图就中国工人阶级状况、所面临的困境以及实行什么样的对策进行肤浅探讨。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一开始就是围绕工人阶级(无产阶级)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进行斗争和革命的。由于共产主义运动的本来意义,中国共产党一九二一年成立时就明确了党的性质,就是无产阶级政党,虽然当时中国工人阶级从数量上占中国人口比例很小,产业工人只有200多万,但党的性质一定是无产阶级政党性质,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工人阶级力量的薄弱,使得中国共产党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俄国十月革命的实践,在中国实现共产党夺取全国政权变得不现实,所以毛泽东以前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城市革命均告失败。

   自从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地位的确定,进行了一场实际上是农民革命武装运动,以农村包围城市和进行武装割据来走上夺取全国政权的道路。这时候,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性质,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不是以工人阶级先进分子为主组成的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组织,失去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本来意义。中国共产党实际上是打着无产阶级政党的旗号,其队伍是由农民为主组成,代表农民利益的一个政党。在当时的中国,只有农民才是强大的革命力量,就像中国历史上历次农民起义一样。“打土豪,分田地”和“减租减息”口号下的土地革命,与历史上农民革命所提出的“耕者有其田”口号没有本质区别。中国农民为了获得土地,也只有跟着共产党革命才有希望,尽管后来中国共产党又将给予农民的土地重新予以剥夺,那是后话。假定当时的农民知道共产党还会搞“彻底革命”,还会立即剥夺被剥夺者,共产党就一定失去民心,就不可能夺取全国政权。

   在共产党没有取得全国政权之前,工会组织存在的意义仅限于国民党统治的城市,共产党主要根据地(解放区)主要在农村,基本上没有什么工业企业,工会组织的存在跟现在的工会组织一样,只是起到花瓶作用。但是共产党在城市里与国民党的斗争,却一定要依靠工会组织。

   工会运动产生于西方,中国最早的工会组织是在一九一四年和一九一六年,由上海海关工人和上海商务印书馆工人组织成立了“焱益社”和“集成同志社”,一九一六年十一月——一九一七年三月,天津工人在与法国资本家罢工斗争中成立了“工团事务所”。一直到中国共产党成立前,中国工会组织大都是自发的独立工会组织,工会组织维护的是工人的经济利益和劳动权益。

   中国共产主义小组(中国共产党前身)领导成立的第一个工会组织是在一九二零年十一月,成立了上海机器工会。中华全国总工会纯粹是共产党为领导工人运动和在城市举行俄国式的武装革命成立的组织,它的前身是一九二一年在上海成立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第二次大会时确定改名“中华全国总工会”,一直延续到现在。当时中国共产党所代表的仅是一百多个工会组织,工人的数量只有几十万。

   真正意义上的工会组织必须是独立的工会组织,不管是行业性的或者全国性、地区性的,甚至国际性的,工会组织不能依附于一个政党组织。如果工会组织依附于某一个政党,它就没有维护工人利益的性质,就不能为工人切身利益服务,它只能是一个为政党利益服务的党内机构。在专制国家,在一党专制国家,工会组织虽然广泛存在,但它由于完全被政党或政府所操纵利用,它的存在仅仅是一种形式。中国的工会组织就是这样。试想,如果政党下面可以有一个统一的全国性工会组织,而且在每一个城市、地区和企业设有分支机构,如果是多党制国家,假定有一百个政党,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会和分支机构,那会成为什么样子!

   工会组织的作用首先要维护工人的劳动权益和经济利益,这是最基本的职能,当然,同时有政治目标的工会组织,那就具有了政党性质。像波兰的团结工会,其领导人瓦文萨可以通过竞选执政,它就具有政党性质。不过一般说来,民主国家的工会组织都没有政党性质,波兰的团结工会只不过是一种特殊情况,是由当时波兰人民争取民主自由斗争中产生的个别现象,在全世界工会组织中不具有代表性。

   世界上有三大国际工会组织,即世界工联、世界劳联和自由工联。地区性的工会组织有非洲工会统一组织,阿拉伯工人工会国际联合会,拉美工人中央工会,欧洲工会联合会、拉美工人工会团结常设代表大会,泛美劳工联盟等。各个国家的工会组织就太多了,有全国性的,有国家内地区性的,有行业性的。但是上述所有的工会组织,决没有依附于一个政党,都是独立性质的工会。

   为什么说中国目前的工会组织对于工人没有意义?从理论上讲,依附于一个政党的工会组织不能代表工人利益,只能代表和维护政党利益。如果说中国共产党就是代表和维护工人阶级利益的政党,工会组织又是多余的;从实际上看,当中国全面实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以来,共产党所维护的已经不是工人阶级利益,原因是共产党组织和各级共产党官员已经逐步资产阶级化,已经形成了官僚资产阶级集团,他们尽管在名义上不占有生产资料,但实际上他们不仅利用手中的权力聚集货币和物质财富,这些财富或是以子女的名义,或是以代理人的名义所占有,比起直接的资本家更残酷。他们不仅损害工人利益,还要同时损害国家利益。这种现象的不断蔓延,而且积重难返,即便是共产党内的开明廉正官员也无法阻止这一必然趋势。共产党已经成为这样的一个政党,依附于它的工会组织怎么可能代表工人阶级利益呢?

   我们必须承认,国营企业和国家机构有工会组织,同时相对于资本家企业(包括外商企业)来说,工人在工作时间、工资待遇、劳动保险等方面要好,但结果可能是最糟的。因为国营企业效益低,企业不断破产,企业的财产不断被企业内共产党领导攫取、转移、浪费等,等待工人的只能是发不出工资,没有福利,没有医疗保险,最终即失业。而资本家企业,由于资本本性决定的资本家的贪婪,他们像吸血虫一样压榨工人的每一滴血汗;由于中国失去土地或无法承受苛捐杂税的农民大量涌入城市,劳动力市场必然是买方市场,资本家更是能够利用无产者之间的竞争,分化瓦解和控制工人队伍。在资本家眼里,工人就像牲畜一样,没有思想,没有组织,缺乏教育,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在中国大多数私人企业里都没有工会组织,许多连象征性工会组织都没有。即便是有的,也不是工人选举出来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组织,往往都是资本家指定的,通常的主要工作是监督工人劳动,只是资本家的打手和看门狗。

   因此,中国工人阶级尤其是劳动密集型和产业工人的状况,类似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描述的原始资本积累阶段的残酷状况。下面仅举一个深圳经济特区的例子,其实与此相类似的情况,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到处可见,尽管程度有差异。

   《深圳商报》今年七月曾对深圳坪山一间港资厂的工人状况作了报道:

   一个星期只有5个半小时的“放风”时间;一律不许佩带手机、CALL机;夫妻不能合住……看到这里,您也许会认为记者是在描写一所管理得相当不错的监狱。可实际上这却是一家工厂的厂规。这家工厂就在龙岗坪山镇。

   ▲会友如同探监

   昨天中午11时40分,记者来到坪山镇六联村。在深汕公路边,一扇写着“凯贸”两个大字的深蓝色大铁门在烈日下冷冰冰地注视着过往的行人。两天前,一位自称是这家工厂员工的男子通过本报特别传呼给记者报称:凯贸制品厂的员工就像犯人,一周只有5个半小时的“放风”时间,分别是星期三中午12时~13时30分、星期天晚上18时~22时。为了核实情况,记者专门在星期三中午赶到这里。

   果然,12时刚过,大铁门打开了,打工仔、打工妹们三三两两地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有的一头扎进紧邻厂门的一家小卖店,买一些牙膏、肥皂之类的小日用品,有的则挤在路边的公用电话亭打电话。打工者 “放风”的时间是小卖店老板最高兴的时刻,因为只有这时,小店的生意才好一些。老板两年前把小店兑过来时还很高兴,以为挨着个大厂,生意会非常兴旺。然而,他们没有料到,自己成了荒谬厂规的受害者。不过据说,工厂内老板亲友开的小店生意可好得不得了。打工者们获知记者的身份后,马上围着记者说开了:“这家工厂实在太不像话了,这附近还没听说有比凯贸厂更不近情理 的工厂了。“平时根本就没办法出来,要是老乡、朋友有事来找,也只能透过铁门上的一个小孔说上几句话。”

   ▲夫妻不能同住

   记者走进凯贸厂的大门后发现,保安岗亭里赫然贴着一大张《厂规》,其中就有关于员工只能在周三和 周日规定的时间出厂的条文。除此以外,还有男女宿舍隔离、异性员工在宿舍里不能互相串门的规定。要说这一条原本无可厚非,但荒唐的是这条规定不仅限制未婚者,就连已婚者也不能例外。一位打工仔告诉记者:“我们厂有400多人,不少打工者都是两口子在厂里上班。现在可好,一个个都成‘牛郎织女’了。老板又不让我们在外面租房子,你说急人不急人?”

   ▲手机CALL机严禁使用

   有些规定在《厂规》上也找不到,比如不许员工使用手机和CALL机。一些打工者生气地说,在外打工谁 没个老乡朋友?不让大伙出门,又不准用手机、CALL机,厂里的电话也不让私用,这不成了与世隔绝了?每次过了星期三,大伙都眼巴巴地盼着星期天快点来;等过了星期天,又都算着离星期三还有几天。如果“擅 自”使用手机、CALL机会有什么后果呢?据打工者们介绍,轻则罚款,重则开除。

   ▲员工加班昏倒车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家工厂给员工的福利待遇都很差,而且超时加班的现象也很严重。记者在《厂 规》上看到,这个厂的男女员工日薪分别是14.5元和14元,加班按每小时1.6元计算。员工的伙食费是每人 每天5.6元,直接从工资里扣除。这样一来,很多人的工资就只剩下不到300元了。一位打工者说,有一个月他加了200多个小时的班,最后也只拿了 500多元。

   据了解,这个厂是每天上午8时上班,下午工作到18时。加班都是从晚上20时左右开始,通常一干就得到 次日凌晨1时才能收工。上个月因为赶货,曾经连续三天连轴转,最后有两位体力差的员工当场在车间昏倒。记者正在采访时,有一位打工仔刚买了葡萄糖冲剂和“皮康王”回来。记者问他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小伙 子答道:“我们这里很多人都喝葡萄糖,因为加班太多,不喝葡萄糖实在顶不住。至于‘皮康王’,那是因为上班出汗多,衣服都粘在背上,时间长了好多人都得了皮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