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上帝不掷骰子?]
赵达功文集
·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与陆坚南先生谈死刑
·中国军乐团为什么不使用中国传统乐器?!
·中国落后的传统伦理道德是中国人劣根性的社会基础
·中国人想做美国人
·中国需要新思维
·谈宗教与迷信
·中国妓女论(草稿)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被奥运会遗忘的妇女群体
·浅议财富、权力和女人
·长城是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
·谁来关心“老民运”的健康?—王若望先生疾病的遗憾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共产党人的皇帝梦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结怨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深圳强盗也要过年
·控制报道专机窃听装置事件的几种可能
·全世界向伊斯兰开战?
·虐待战俘行为将长远损害美国利益
·腐败在春节期间蠢动
·何惧共产主义恐怖?——评布什的“邪恶轴心”说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不掷骰子?

   上帝不掷骰子?

   ——两点感受

   观看亚洲19岁以下青年足球锦标赛,两个西亚国家伊朗和伊拉克打得难解难分,120分钟没有双方都没有进球,只好以点球决胜负。当伊拉克队守门员扑住一个点球后,伊拉克队员就射飞一个点球,一共两次这样的情况。这都很正常,我就是对解说员有想法。他说上帝是公平的,你扑住一个球,你就射飞一个。当然这是事实又不是事实,关键要看事情有没有发展和观察停留在哪一个时间上。这里引出我的两点感受:

   第一点,我们知道,伊朗和伊拉克都是伊斯兰教国家,人们信奉的是真主(Allah),而不是上帝(God),他们把基督教视为异教甚至邪教,不可能请求上帝保佑,也决不相信上帝是公平的,他们只相信真主的力量,只相信真主的裁决。但解说员却拿上帝来给两伊球战作评判,显然不合适。

   也许有看官嫌我老赵吹毛求疵,认为说上帝保佑或说上帝是公平的只不过是口头禅,只是作个比喻罢了。问题是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喜欢用上帝这个词语而不喜欢用真主这个词语?基督教(这里已经包括信奉上帝的所有派别)和伊斯兰教都不是中国的宗教,虽然伊斯兰教的产生要晚于基督教,但伊斯兰教在中国的传播要早于基督教。我相信地理的原因是主要原因。历史上的中国周边国家主要是佛教和伊斯兰教国家,当然后来中国的版图扩大到和俄罗斯接壤,那是清朝以后的事情。就是清朝近三百年,与俄罗斯在政治文化经济等方面长期互不往来,东正教从来没有进入过中国。历史上的中国主要是与印度和中亚往来,所以佛教和伊斯兰教对中国影响较大,其中事实上只是佛教对中国影响是主要的。伊斯兰教(中国也叫回教)民族在中国主要由两个民族组成,即回族与维吾尔族。尽管回族已经与汉族融为一体,在黄河长江流域与汉族人一同生产生活了一千多年,但回族还是回族,汉族还是汉族,还是分得很清楚,并不像其他民族如满族、壮族、苗族等,已经与汉族人同化。中国汉人居住区域到处可见清真寺,他们的风俗习惯虽然受汉族人文化生活影响,但这种影响力还是有限的,或者说这种影响不至于导致完全同化,可见伊斯兰教信徒虔诚的信仰是很坚定的。但我们同时注意到,伊斯兰教对汉族人也没有什么影响,大家相安无事。你信你的真主,我信我的迷信(因为中国汉族人本身没有一统的宗教),没有听说过一个区域的汉族人都去信奉伊斯兰教,甚至历史上的民族征服战争也没有导致汉族人信仰宗教。宗教也是一种文化,文化传统在于汉族人就是以儒家学说为基准,而回族和维吾尔族人在坚定的宗教信仰基础上,同时也接受儒家学说,但并没有汉族人同时接受伊斯兰教文化。

   一个庞大的汉民族往往可以包容小民族,可以容许小民族宗教文化的存在,除非小民族自己接受同化。如历史上北魏时代的鲜卑人、元朝的蒙古人、清朝的满族人等,大都是自愿接受同化。不接受同化的回族人和维吾尔族人主要是和宗教信仰有关,他们可以保留自己的宗教信仰和居住区域,一般说来,历代中国统治者没有强迫他们放弃自己的宗教信仰。最残酷的毛泽东时代,对宗教信仰是区别对待的。“破四旧,立四新”时,红卫兵主要是对天主教堂和佛教文物以及迷信庙宇进行了毁灭性的打砸抢,个别虽然有冒犯清真寺的,那非常稀少。之所以没有宗教信仰的汉族人对伊斯兰教网开一面,是因为一千多年来,伊斯兰教没有在中国发展,没有在汉族人中间传教,因此对中国文化传统没有决定性影响。我曾经说过,伊斯兰教的发展主要靠武力征服,是强迫性信仰。当武力不能解决问题时,它并没有以传教的方式扩展自己的宗教统治,而且《古兰经》也不是随便可以翻译的。但基督教不同,它是以武力征服和文明传教同时进行的,而且往往以后者为主。现在中国汉族人没有人去皈依伊斯兰教,但却有很多人去皈依基督教。对中国文化或对中国统治者有威胁的不是伊斯兰教,正是基督教。中国宪法虽然写明有宗教信仰自由,但中国是专制社会,这种宗教自由是在一定容忍限度内。罗马天主教皇如果来到中国,不会在老百姓中引起轰动,因为信奉者极少,加上中国人大都是宗教实用主义,虔诚皈依的并不多。说到这里,那位足球解说员脱口而出的是“上帝”而非“真主”,也不是“菩萨”,其原因的一半可以解释,另外一半是西方文化对中国的影响力。在这里不想罗嗦过多,还有文章的后一部分要写,不要太冗长。

   第二点感受与第一点的内容就大相径庭了,是涉及精神与物质、意识与存在的关系问题。足球解说员说上帝是公平的,但球赛现场的事实,经常证明上帝是不公平的。爱因斯坦有句名言:“上帝不掷骰子。”他是针对量子理论来说这句话的,爱因斯坦再伟大,但他这句话错了。量子理论的试验已经证明:上帝是掷骰子的。究竟应该伊朗赢还是应该伊拉克赢?假定双方实力一样(甚至不一样),在罚点球上应该谁赢?概率只能说明双方赢的可能大致相等,但理论不是现实,现实是双方一定会有一方赢。

   我们常常说事物是有其规律的,由于事物的规律性,使我们能够顺自然规律行事。如我们引水灌溉是利用水往低处流的规律,如我们保护大自然,是为了生态平衡以保护人类可以适应的生存环境,如此等等,都是我们人类掌握自然规律,从而利用自然规律为我们造福。彻底的唯物主义使我们忘记或忽略人的精神意识同样对物质存在起决定性作用。

   一但离开规律和线形方程,我们就会象一个小孩一样无所适从。当量子理论揭示精神意识对物质存在作用新的发现后,大多数人长期迷惑不解,连爱因斯坦都陷入踌躇之中。玻尔说:“假定一个人不为量子论感到困惑,那他就是没有明白量子论。”困惑当然是正常的。足球解说员在说“上帝是公平的”这句话时,是因为他看到了当伊拉克守门员扑住一个球后,伊拉克球员也踢飞一个球的事实,这个事实是在事物发展的一个点上。但我们知道,如果伊拉克守门员扑住伊朗队员的一个点球后,接下来伊拉克球员并没有踢飞皮球,那么这个解说员不会讲出“上帝是公平的”话。最后的结局当然证明上帝是在掷骰子。我们经常说皮球是圆的,是已经隐约感觉到事物发展的不可预测性。

   究竟事物是如何的,完全取决于我们的观察。没有我们的观察,我们永远不知道到底是伊拉克赢还是伊朗赢,因为我们的前提是可能伊拉克赢也可能伊朗赢。如果时间可以人为的停留,当比赛未结束的状况锁上一千年,然后还要靠我们的观察决定事物的存在或运动。存在不能在我们人的观察之外,是我们迷惑之处。

   因为看足球听解说员几句话,引发感受两点。第一点是说宗教问题,第二点是说哲学问题。两点在内容上实在不衔接,只不过是有感而发。

   2000年11月2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