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赵达功文集
·“官出数字,数字出官”
·谈北韩的改革开放
·“毛主席纪念堂”的黄昏——读尼采《偶像的黄昏》有感
·闲聊中国人的吹牛
·“你就是赵紫阳的四公子!”
·小议国家、民族与汉奸
·阿扁,你为什么不提……——致阿扁
·新疆籍小偷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把中国承包出去!
·要多看别人的长处
·吃二遍苦 受二茬罪?——失业老工人的感受
·要么做民族罪人,要么做世界罪人
·从中国强盗说起
·对民主自由追求的差异性
·腐败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攻击、漫骂和歪曲掩盖不了历史的光辉
·共产党继续执政的社会基础
·关于斯里兰卡人自杀的思考
·胡安宁理解错了
·胡万林事件与中医
·货币的诱惑和共产党腐败的特性
·可怜的远志明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马悲鸣,你的鞭尸特权我不懂
·你真的不爱国吗?—看欧锦赛有感
·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让我们高唱《国际歌》
·书法是中国的一大祸害
·书法压抑人的个性
·我说的“书法祸害”是什么含义?——写给金力文先生、晓村先生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名字:共产党员
·买凶杀人的启示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与陆坚南先生谈死刑
·中国军乐团为什么不使用中国传统乐器?!
·中国落后的传统伦理道德是中国人劣根性的社会基础
·中国人想做美国人
·中国需要新思维
·谈宗教与迷信
·中国妓女论(草稿)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被奥运会遗忘的妇女群体
·浅议财富、权力和女人
·长城是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
·谁来关心“老民运”的健康?—王若望先生疾病的遗憾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共产党人的皇帝梦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结怨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深圳强盗也要过年
·控制报道专机窃听装置事件的几种可能
·全世界向伊斯兰开战?
·虐待战俘行为将长远损害美国利益
·腐败在春节期间蠢动
·何惧共产主义恐怖?——评布什的“邪恶轴心”说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赵达功

   南斯拉夫政局明朗化使得全世界都松了一口气,没有发生内战,没有发生大规模暴乱,也没有像罗马尼亚当年军队对独裁总统齐奥塞斯库进行激烈武装反叛,最后仓促将齐氏夫妇枪毙那样,值得庆幸的是米洛舍维奇没有负隅顽抗,承认自己大选落败,尽管晚了几天,但还是乖乖的交出政权,避免了大规模流血事件,结局是令人满意的。南斯拉夫政权的更迭,是南斯拉夫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伟大胜利,它表明人民是不可战胜的,民主是不可战胜的。民主自由的道路是全世界人民争取解放的唯一出路,独裁专制暴政将会淹没在全世界民主自由的浪潮之中。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任何阻挡国家实现民主政治的力量都是历史的反动,都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最终会被碾得粉身碎骨。

   南斯拉夫的政治形势发展是许多人早已预料到的,时间上也没有大的出入,不奇怪。 包括秘鲁的政局,人们都可以正确的预料其结果变化。

   我们中国则不同,谁能预料中国会在短时间内发生重大政治变革?中国不同于南斯拉夫或罗马尼亚,甚至也不同于亚洲的印尼、菲律宾。我认为,尽管许多国家似乎在一夜之间发生天翻地覆的政局变化,中国却不能。

   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封建专制国家,人民直到现在也从来没有沐浴过自由的阳光,广大人民对于民主自由的认识极浅薄,不知道自己应有的天赋权利,被独裁专制统治习惯了,逆来顺受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最少我相信,唤起中国人民对自由民主的渴望还需要一个艰苦漫长的时间。

   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不管怎么说当时是通过民主选举当上总统的,南斯拉夫有反对党,反对党可以通过宣传自己的主张赢得人民的支持和信任,但中国没有反对党,根本就没有政治力量可以取代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中国几次民众自发的运动,其目标不是要推翻共产党统治,而相反,都是维护为共产党内廉正领袖统治引起的,或者通俗说是为“清官”请愿。一九七六年清明节,民众是在悼念“清官”周恩来时爆发了一场反对“四人帮”运动,实际上这个运动是反对毛泽东的,只是中国的传统历来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民众胆子小得很;一九八九年,也是在清明节,首先是从悼念共产党“清官”胡耀帮开始,爆发了一场从单纯的学生运动变成全民参加的群众运动,从口号上看,从实际要达到的目的上看,都不是要推翻共产党专制统治,而是要维护“清官”的声誉,并且希望共产党惩治腐败和政治改革,所谓争取“新闻自由”等也是这场运动后期提出的。一个周恩来,一个胡耀帮,这两个“清官”就可以赢得民众的支持,我甚至想象,如果有一天朱熔基逝世是否也会引起大规模的群众悼念活动,进而也会爆发一场反腐败的大规模群众运动。这些运动的本质性质与南斯拉夫、罗马尼亚、俄罗斯、印尼、菲律宾等国家的群众运动截然不同,前者不是针对共产党组织,只是针对共产党个别贪官污吏,是一场争取共产党改良的运动。人民群众依靠的政治力量还是在共产党内;后者不同,在苏东地区,群众运动就是明确要推翻共产党专制,建立民主自由国家,群众对共产党不抱任何幻想。有人以为八九年春夏运动是迎合苏东的巨变,似乎幻想中国在一夜之间可以改变政治格局,那是天真的想法。

   南斯拉夫军队明确表态不干政,罗马尼亚军队是倒戈站到人民一边,推翻齐奥塞斯库独裁政权,但中国是“党指挥枪”,又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只要掌握了军队,就等于掌握了政权。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能够取得共产党领袖位置,是靠掌握了军队;打倒彭德怀、刘少奇还是靠掌握军队的控制权;邓小平从未做过党和国家一把手,但就是靠“军委主席”的职衔进行经济改革开放,也成了“总设计师”。什么时候中国军队不干政,只是行使保卫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职责时,政治上才有可能真正进行改革,否则都是空话。

   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终身制问题,直到现在也没有解决。地方领导人可以退休,但中央领导人即便是退居“二线”,常常也行使垂帘听政古老传统统治方式。权利的诱惑力就和人的生命一样重要,他一定竭力保护。像“六四”期间,大规模的群众运动竟然没有让李鹏这样的总理下台。在西方国家,如果发生这样的抗议浪潮,一定会使国家领导人引咎辞职,甚至内阁集体辞职。一场武力开枪镇压之后,政权领导人除了赵紫阳、胡启立等同情学生的人下台外,那些下令开枪的人还在台上。在许多国家,开枪只能引起群众更大的抗议浪潮,而在中国,开枪以后,所谓群众运动就会偃旗息鼓。中国的确与外国不同,“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归根结底还是中国人的民主意识太低,做奴才做惯了,哪里知道自己与国家领导人有同样的权利!

   中国的政治改革首先要从共产党的自身改革开始,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国家的政治改革无从开始。

   我发现中国有一个奇特现象,民主自由力量在中国似乎销声匿迹,看不到民主自由对老百姓有多大凝聚力,而法轮功这种宗教组织倒是有相当大的凝聚力,他们不为民主自由呐喊,但非常勇敢的为神呐喊。“六四”纪念日到来时,天安门广场没有什么请愿或抗议的声音,但今年国庆节却有数百名法轮功成员在天安门广场抗议请愿。我感到可笑,难道中国人真的要由神来统治吗?但我也看到,世界上除了伊朗是靠真主的力量凝聚了人民,其他国家的革命没有宗教性质。中国法轮功前赴后继的精神真的比民主力量强大的多吗?

   有时我怀疑,中国人不需要民主,只需要神?

   2000/10/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