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赵达功文集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共产党自从诞生那天起,就一直面临着完成自己历史使命艰巨任务,通过阶级斗争实现无产阶级专政,最终是要消灭一切阶级,进入无阶级社会。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通过率领无产阶级夺取资产阶级政权,并且以解放全人类为崇高目标,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共产党宣言》中写到:“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消灭私有制必然通过残酷的阶级斗争来实现。综观共产主义运动史,共产党是以消灭私有制为口号,以阶级斗争为动力,以无产阶级专政为目标,以实现共产主义为理想的政党,共产党只能在斗争中生存、发展、壮大,如果没有斗争,共产党就没有朝气,就失去了共产党赖以存在的意义。

   毛泽东以其无产阶级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早在青年时代就提出“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斗争口号,把斗争作为一种人生乐趣。毛泽东从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找到了依据,并将马克思主义哲学概括为“斗争哲学”,将马克思主义理论简单概括为“造反有理”。斗争始终贯穿于他的一生的事业,他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由于他的独裁专制,成为一个斗争的党,一个在斗争中发展壮大的党。

   但应该注意的是,作为一个独裁专制领袖的毛泽东,因为他的去世,改变了整个政党的性质,即斗争性质。失去了斗争性质,就意味着失去了共产党的动力;失去了动力,共产党就不可能有朝气蓬勃的活力;失去了活力,生命将走向终结。其实,我觉得这个过程倒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1852年,马克思给魏德迈的信中说,阶级斗争学说不是他的发明,他的新贡献只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

   马克思的话实际意味着,无产阶级专政只是一个进入新社会的过渡阶段的形式,当无产阶级的阶级敌人资本家阶级被消灭以后,无产阶级专政就失去了专政对象,从而失去了专政的意义,这时候连无产阶级概念都已经是历史的了。所以,这时候,无产阶级斗争既然没有了斗争对象,阶级斗争也同时成为历史的了。当人们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阶级斗争,就是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还面临着与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进行斗争的问题,也就是面临“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的伟大历史使命问题。列宁的输出革命理论,就是已经夺取资产阶级政权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人民有义务帮助水深火热中的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从这个角度讲,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对象由国内转移到国外,进行阶级斗争的区域性扩展为整个人类社会。本来无产阶级革命不同于历史上所有的革命,不同于民族革命,不同于宗教革命,不同于农民革命,历史上发生的革命都是局部的、区域性的、国家和地区性的、不同宗教和宗教内部不同派别性的,只有无产阶级革命是一场全世界的革命。《共产党宣言》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并且马克思、列宁一再说,无产阶级革命是没有国界的。

   如果说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以后的主要任务是输出革命,那么无产阶级专政在国家内就失去存在的意义,没有专政对象如何专政?但毛泽东首先考虑的是巩固政权,为防止资产阶级卷土重来,必须从剥夺斗争对象的生产资料,甚至从肉体上消灭阶级敌人开始。经历三反、五反、镇反等残酷运动后,1956年宣布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应该说,将生产资料基本控制在国家手里以后,此时的阶级敌人已经被彻底埋葬,原来斗争的对象已经因为失去生产资料变为无产阶级的一分子。尽管如此,毛泽东并不放心,因为中国还有一块土地没有解放,在台湾的蒋介石的反攻大陆事业,依然威胁共产党的新政权,毛泽东怀疑威胁还来自大陆潜在的国民党、资产阶级势力,这就是加强无产阶级专政的理由之一。

   毕竟在残酷镇压和残酷斗争以后,事实上的资产阶级不复存在,在台湾的“蒋介石匪帮”没有反攻大陆的军事实力。毛泽东逐渐将斗争转移至共产党内。看起来是共产党和无产阶级政权内部的斗争,但毛泽东一定要与资产阶级联系起来,本来是党内不同意见的争拗或不同派别思想、路线、方针、政策的斗争,毛泽东也有意识地称之为阶级斗争。尤其苏联赫鲁晓夫反斯大林,使得毛泽东怀疑在中国一样会有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其实,这时的斗争与阶级斗争没有任何关系,纯属于毛泽东个人独裁的需要,个人迷信的需要。毛泽东把共产党的政权看成是个人的政权,个人是凌驾于政党、政府和人民之上的。清理党内不同意见派别的斗争从五十年代开始在中国大陆轰轰烈烈开始了,而且一直延续到自己生命终结。

   一直使许多人迷惑不解的是,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化大革命?真的是为了“反修防修”?真的是怕共产党打下的江山改变颜色?如果说搞大跃进,是毛泽东愚昧无知的表现,是冒险激进,是一种变态的革命狂热,似乎人们还可以理解,起码广大中国人民可以宽容。但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动机和搞大跃进不完全相同,大跃进行为的目的似乎是要早日实现共产主义,早日赶超英美等世界强国。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对象是共产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其做法首先发动青年学生,《我的一张大字报》揭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毛泽东自己承认,文化大革命是由他亲自发动和领导,他把这场血腥革命看作他一生中两件大事中的一件。前一件大事是将蒋介石国民党赶到了台湾。虽然说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动因,但所涉及的范围是全国性的,所有的工人、农民、学生、军人、机关干部职工,甚至街道居民,包括老人、孩子都在内。为了这场革命完全按照毛泽东的意图全面深入开展下去,甚至让学校停课、工厂停工。

   文化大革命斗争的对象始终是具体的,就是走资派、修正主义分子、地富反坏右分子。但毛泽东又发明了抽象斗争,斗争的具体对象不是人,而是人的思想,是每一个人的思想。“斗私批修”的口号,类似宗教里说人生下来都是有罪的一样,都需要忏悔、赎罪。批判“人之初,性本善”,就是告诫人们,人都是自私的人,是“性本恶”。为了铲除人的自私性,就要穷尽人的一生和自己头脑里的“私”字作斗争,并且一定要狠斗“私字一闪念”,要“从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私”就是资产阶级的东西,无产阶级革命者是“大公无私”的。阶级斗争从具体的斗争对象发展到抽象的无边际无休止的思想领域里的永恒斗争。

   如果说文革的目的是毛泽东为了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反党集团,夺回自己失去的权利,是个人权欲的表现,为什么一定要让全国人民都卷入进来?刘少奇是不是身边的赫鲁晓夫我们不说,是不是叛徒、内奸、工贼,毛泽东应该心里清楚,为什么要找一个靠不住的理由来打倒刘少奇就令人迷惑。人们总是去找复杂的原因,在我看来很简单,就是要搞“个人崇拜”和“个人迷信”,跟什么“反修防修”、阶级斗争等其实没有什么关联,那不过都是借口和利用的形式。文化大革命前,由于刘少奇纠正毛泽东在大跃进中所犯的错误,个人威信越来越高于毛泽东,毛泽东自己感觉个人权利和名誉受到威胁。重新建立个人威望是毛泽东首先考虑的,为国家、为人民、为无产阶级专政等都是胡说。毛泽东个人崇拜的顶点就是文化大革命,就像有的政教合一国家,将宗教经书直接作为法律一样,文革时,《毛泽东选集》和《毛主席语录》就是法律,毛泽东成了神的化身。

   斗争是毛泽东生存的法宝,他制造斗争对象,想象“过七八年来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发明和发动一个又一个的运动。光是反党集团就有:高岗反党集团、胡风反革命集团、彭德怀反党集团、刘邓反党集团、陈伯达反党集团、林彪反党集团,临去世前还要发动针对周恩来、邓小平的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还要制造出一个邓小平反党集团。

   在对外斗争上,毛泽东更是有众多的对象。帝国主义是斗争对象,把同样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也以修正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理由,与其进行长期斗争,甚至不惜“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实际上谁不知道是“深挖洞、广积粮、想称霸”。像毛泽东这样的大独裁,不称霸不符合逻辑。

   毛泽东和他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在斗争中发展、壮大,同样也在斗争中衰弱。文化大革命后期,人们已经认识到这一点。

   邓小平执政以来,全盘否定了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思想,否定了阶级斗争为纲的理论,把经济建设作为共产党的中心任务。为了发展经济,邓小平用市场经济替代了计划经济,以私有制逐步替代公有制。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虽然现在还打着“四项基本原则”牌子,实际上已经是180度急转弯。

   暗地里,官僚资产阶级专政已经替代了无产阶级专政,毛泽东预见的资本主义复辟已经完成。毛泽东那句“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的名言,真是一点都不假。虽然资本家阶级像雨后春笋般生长壮大,但权利依然在共产党手里,资本家阶级是在共产党领导扶持下发展壮大起来,听起来好像是笑话,是绝大的讽刺,但是个事实,而且由于资本家阶级在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组成的共产党内培养了大批官僚资产阶级,逐渐从实质上改变共产党的性质。资本家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的结合,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资产阶级集团,这个集团控制了全国的主要生产资料和货币资本,更控制着权力资本,资本的原始积累还在进行中,资本血腥的掠夺,使得贫富悬殊的差距越来越大,贫苦农民涌入城市,为资本家创造了廉价劳动力市场,同时急剧扩大着无产阶级的队伍。越来越增加的失业大军给社会造成巨大的压力,犯罪、毒品、暴力充斥了整个社会。

   经济改革无疑增加了社会财富,人们已经脱离了红色恐怖年代。但经济改革由于没有伴随政治改革,社会矛盾反而扩大了。之前没有的新阶级出现了,就是资本家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阶级矛盾由此产生,阶级斗争自然出现了。一个使人难以置信的事实是,共产党并非代表无产阶级利益,而是代表资产阶级利益。共产党由原来的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组成,变成由官僚资产阶级组成,共产党的政策始终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甚至与剥夺者一起继续剥夺被剥夺者。

   现在,共产党失去了斗争对象。前面讲过,共产党只有在斗争中生存发展壮大。毛泽东曾经不惜制造斗争对象来以此巩固自己的政权。现在共产党不敢再讲阶级斗争。过去资产阶级被消灭时,共产党还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还要以阶级斗争为纲,现在,资产阶级又出现了并且很强大,却又不进行阶级斗争。如果进行阶级斗争,共产党发现,斗争的对象竟然已经转化为自己本身。共产党不愿意公开与曾经代表的无产阶级斗争,又不愿意与自己利益相一致的资产阶级斗争,结果,共产党发现自己没有了斗争对象。虽然杀了几个贪官,但由于共产党内的成分已经由资产阶级几乎完全改变,而且蔓延之势不可阻挡,反贪污腐化只会停滞不前,因为,谁都清楚,再反下去就会亡党,试想,如果按照法律追究贪官,共产党的整个组织岂不是要垮台!像朱熔基这样的清官有多少?能占多少比例?我们理解,清官也正在受贪官制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