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赵达功文集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中国传统的道德观里有一个美德,就是“报仇雪恨”。不懂得报仇雪恨的人是愚不可及和不道德的,更不是君子。“此仇不报非君子也”成了中国人的口头禅,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快意恩仇,恩仇分得很清楚,恩仇不分、有恩不报恩、有仇不报仇的人肯定是个浑人、小人。所以“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其中“义”字含有报仇意义,衡量一个人的道德标准之一,是否可以称之为君子,要从恩仇事件上评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具体说明君子报仇在时间上伸缩性,只要有报仇的心理愿望,允许在时间上准备,允许韬光养晦,报仇实际上还允许不择手段。伍子胥鞭尸的故事,说明中国人对报仇雪恨的重视程度。为了达到报仇的目的,可以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即便是报仇对象已经死亡,也要予以掘墓鞭尸。“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报仇心切是每个君子的心里状态。活着也是为了报仇,“大仇未报,不敢言死”。对待仇人,可以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食肉寝皮”。报仇是理所当然的,是每个中国人都理解的,所以报仇是正义行为,是男子汉的美德。

   中国古典小说、戏剧和现代武侠小说里都充斥着报仇的故事,如果没有报仇故事就一定没有武侠小说。金庸的《书剑恩仇录》,其书名就是报仇,而中国读者也就喜欢报仇的故事,没有报仇的心里,没有报仇的愿望,没有报仇的故事情节,读者根本不会有兴趣阅读。金庸倒是抓住了中国人的心思,将恨与爱贯穿于整个故事中,尤其对报仇雪恨的曲折过程写得妙笔生花、出神入化,就更能吸引读者。好像我们许多中国人生下来就肩负着报仇的重担。

   报仇首先是个人行为。其仇恨中最仇恨的就是杀父(母、子、兄弟姐妹)辱妻(母、姐妹)仇恨,那是不共戴天的大仇,如果连这样的大仇都不报的话,那简直禽兽不如。《水浒传》里的林冲被逼上梁山,首先是因为其娘子被侮辱,引发个人仇恨,故事情节的发展也是围绕个人仇恨开始。报仇与法律是格格不入的,法律是制止和惩罚任何罪恶的手段,法律的建立是要否定报仇这种个人行为,以法律形式解决个人仇恨。但中国的传统报仇美德从来不以法律的解决为标准,尽管也常常有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仇恨问题的事例,但由于在中国历史上人治大于法治,法律的公平性中国人是不相信的,“衙门大门朝南开,有理无钱别进来”,由于社会道德败坏,法律在金钱权势面前不起作用,所以解决仇恨问题一直还是以个人报仇为主。直到现在,因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中国依然是一句空话,报仇的个人行为到处可见。就说九月四日湖南邵阳医院爆炸事件,也是一件个人报仇事件。甚至通过法律手段达到个人报仇事件在中国屡见不鲜,花钱买通法官达到报仇目的的事情太多,我这里没有时间去引用资料去说明,但读者一定会清楚。

   中国人的报仇行为是有延续性、遗传性、扩大性的特点。上一辈的仇恨没有报,下一辈有责任完成复仇的重任,如果报仇对象死了,那么仇人的儿女、家属依然是报仇的对象,所谓“父债子还”就是这个道理,所谓世仇就是一代一代延续的仇恨,而且冤冤相报,没完没了。报仇经常还不是一命抵一命、一仇抵一仇,扩大化是必然的,对一个人的报仇会变成对一家人甚至一族人的行为,对后代的行为。有时生育竟然是为了报仇的目的,当深仇大恨在现时不能实现报仇的愿望,于是将报仇寄托于下一代,如果不能生育后代就无法完成报仇的愿望。只有在被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借助于外来力量报仇,一般报仇一定要亲自报或者自己的子女亲人来完成。结义兄弟如同自己的亲兄弟,为兄弟哥们报仇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如关羽被东吴吕蒙杀害,刘备倾国家力量报仇,虽然一把火将报仇愿望化为泡影,但这种报仇行为是中国人所称道的,尽管这种报仇行为拿国家利益、人民利益的牺牲作为代价,但中国人民的美德是有仇必报,谁去指责刘备的不是呢?

   报仇可以扩展为集体行为。宗族仇恨、民族仇恨、阶级仇恨、国家仇恨、宗教仇恨等,就是扩展了的个人仇恨,是从个人仇恨延伸的仇恨。中国共产党和伟大领袖深刻了解民意,之所以能够打败国民党,就是充分利用了人民的仇恨心里,而且将这种仇恨上升到阶级仇恨,使仇恨的力量集中起来,形成锐不可挡的社会革命力量。当年投靠共产党,参加红军的许多人是有个人仇恨的原因,就像投奔梁山的诸多好汉一样,怀着对贪官恶吏、地主资本家的仇恨,参加革命。也有许多是因为触犯了法律被迫参加革命,革命队伍里也集中了许多犯罪分子。毛泽东赞扬痞子运动是因为痞子往往是犯罪分子,而犯罪分子是不怕死的,而且具有严酷的报仇雪恨心理,所以这些痞子一定能成为坚强不屈的革命战士。中国的革命是血腥的,被颂扬的革命都是从杀人开始,贺龙的“两把菜刀闹革命”故事,也是以杀人方式进行革命,不过后人都说是阶级仇恨引起,哪怕是个人报仇行为,如果将它上升为阶级斗争的高度,那就是革命。宋江杀媳、鲁达拳打镇关西、武松杀嫂都是犯罪行为,但在中国老百姓看来,被杀的都是恶霸刁(淫)妇,都是正义行为。

   “忆苦思甜”是共产党过去经常组织的活动,每个人都可以在忆苦思甜大会上诉说个人的仇恨,激起广大贫苦农民对地主报仇雪恨的愿望和情绪,形成群体报仇意识。“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的口号,煽动群众把心里情绪上的仇恨化为具体的报仇行为。共产党经常教育参加革命的人民把个人的仇恨转化为崇高的阶级仇恨,把个人的报仇愿望化为群体的报仇欲望。

   但中国人的集体报仇不完全是抽象的阶级仇恨,一定要针对具体的阶级敌人。于是“斗地主、分田地”,揪出暗藏在革命队伍里的阶级敌人,都是共产党革命的具体对象化行为。文化大革命也是煽动个人仇恨作为革命基本动力,红卫兵运动看起来是抽象仇恨行为,但造反派的夺权运动就充满了个人复仇意识,最早响应伟大领袖造走资派反的常常是那些对领导干部怀有个人私怨的群众,彻底的革命者常常是无赖和流氓。就像上边所讲,报仇的对象常常扩大,比如资本家崽子、地主羔子都是报仇对象。共产党非常重视一个人的社会关系,衡量一个人根红苗正的标准,要看你的社会关系,直系亲属不必说,就是亲戚里面有地主、反革命,你就会成为怀疑对象,一但你有点什么错误,也会联系你的社会关系,从阶级关系上分析问题。

   煽动仇恨常常是统治者惯用的伎俩,尤其将个人仇恨转化为集体仇恨是维护统治者权威的手段。当年“反清复明”、“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是煽动汉族人对满族人的民族仇恨,而且要报“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之仇,这的确是煽动,而且汉人也确实有这种报仇愿望。不过这种报仇最后失败了,因为满族人已经被汉族人完全同化,而且满族人原来的故土东北已经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如果再“驱除鞑虏”也不知道把他们驱除到哪里,此仇恨成了历史,满汉的民族仇恨已经自然消失。但对日本的仇恨就不可能消失,不存在“驱除日寇,恢复中华”一说,如果中国被日本亡国,而且也经过三百年统治,大概日本这个国家都不存在,可能成为中国的一个省,日本民族也同样被汉族同化,中国人想报南京大屠杀一仇的愿望也就没有了目标。为了利用中国人对日的复仇欲望,保持中国人的凝聚力,中国政府没有去化解这种仇恨,因为这种民族仇恨还有利用的价值,就是对维护统治有价值。日本的对华援助对中国的经济发展起了重要作用,包括在战略上日本政府从来不敢小觑中国,当然由于日本民族一样有中国汉族的劣根性,始终也不愿意真诚就侵华战争道歉,中日的民族仇恨不会消除,这种仇恨将长期萦绕在中日人民的心中。

   有一个流传故事很好笑,说有一个中国人,他的祖母曾在八国联军进中国时被日本人强奸,他的母亲在抗日战争中也被日本人强奸,他的姐姐在中日合资企业里也被日本人糟蹋,复仇的怒火在胸中燃烧,决心报仇,于是,有意识到日本打工赚钱,目的就是也要玩弄一下日本娘们,报“三箭之仇”。等赚够了钱,专门吃了性药,到日本的妓院狠很地操日本女人一回。结果那女人经不起他的长时间蹂躏,竟求饶他,用上海方言喊道:“阿拉是上海人”。他这时才知道又搞错了,好不容易攒点钱报仇,竟然又是自己人操了自己人,甚至不解怎么中国妇女又主动来到日本,让人家糟蹋?看来家仇国恨自己也不能雪耻。这个故事是中国人无奈自嘲的笑话,但也能说明中国人想复仇的意识。

   如果煽动中国人的复仇愿望,报仇的目标不仅是日本人,俄罗斯人是潜在的复仇目标。在中苏珍宝岛事件中,中国政府翻出历史旧帐,沙皇俄国强加给满清政府的不平等条约,使中国丧失了大片领土,而且这些领土列宁曾许诺归还中国,当时中国人民新仇旧恨被煽动起来,激起中国人民对社会帝国主义苏联的复仇心理。但现在中国人谁会还有这种心理,早就丢到爪洼国去了。中苏友好蜜月时期,政府只说苏联老大哥的好处,老百姓跟着政府歌颂斯大林、歌颂伟大的社会主义苏联。这就说明,中国人本来就有的报仇雪恨之火是需要点燃才能形成烈焰,如果不去煽动,中国人心理是平静的,是屈从于现实的,就像历史上曾屈从于蒙古人、满族人一样,就象日本侵华中的广大良民和汉奸一样。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是与日本的对华援助分不开的,如果政府公开向人民展示日本的援助,恐怕老百姓仇日的情绪也会大大降低。国家仇恨、民族仇恨在政府的引导下,可以消失也可以加深。美国轰炸了中国驻南大使馆,中国发生的抗议浪潮都是在政府引导支持组织下进行的,如果中国政府引导人民抗议日本侵占钓鱼岛,这个抗议浪潮一定会席卷全国,还会新仇旧恨一起算,不像台湾香港人自觉去抗议日本对钓鱼岛的占领。在国家、民族问题上,中国人民是无权过问的,而且历史上也从来都是无权过问的。所以,报国家仇、民族恨是政府的事情,只要政府组织煽动,老百姓才会跟着呐喊,就像义和团一样,没有清政府的纵容许可,哪里会去杀洋人、烧教堂!

   2000年9月2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