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赵达功文集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多维观点》刊载的白沙洲先生专稿《致中国的“弹性民主派”》,的确是一篇好文,而且我从中颇受感化教育。但我也有不同认识,尤其白先生将中国的民主派分为“坚定民主派”和“弹性民主派”两种,针对我所写的《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一文,把我也划到“弹性民主派”内。我感到高兴的是:“赵先生无疑属于在中国追求民主、自由、宪政的”,感到不理解的是:“赵先生绝对不是坚定的民主派,自由派或宪政派。”总的来说,我还是高兴的,因为还没有将我列入“反民主、反自由、反宪政”阵营里去。

   在中国最终实现民主宪政这一点上,所谓“坚定民主派”和“弹性民主派”观点是一致的,只是达到民主宪政终极目标的手段、方法、路线上有区别,也正是这种区别才如同白先生所说划清了“坚定民主派”和“弹性民主派”的界限。我的观点是,中国实现民主自由制度不会一蹴而就,那是一个过程,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从人治向法治的过程,必然会在人治的前提下进行,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有朱熔基这样的清官进行暂时的人治,总比贪官恶吏所实行的人治要好得多。我在《需要朱熔基》中明确讲到是“权宜之计”,而且根据中国国情,几千年(白先生说上下五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加上1949年以后的共产党专制统治,要中国老百姓一下子适应美国或欧洲的民主制度,那是不现实的。

   美国的民主制度,法国的民主制度,都是历史已经证明了的先进制度,在这个问题上,我还不赞同在中国建立不同于欧美民主制度的所谓“中国式的民主制度”,就像在人权问题上,世界上一定有一个共同的标准,不可能有特殊的标准,但这都是一个过程,否认这个过程中实现目标手段、途径的差异性,我认为都是异想天开。

   白先生虽然属于“坚定民主派”,但我们没有看到“坚定民主派”以什么样的方法或手段在中国实现民主自由宪政制度。空喊口号,不去研究如何实现目标,所谓“坚定”没有任何意义。而白先生所称的“弹性民主派”却可以提出具体的步骤、方案,起码是在普及全民教育,提高全民的民主意识方面入手,从推动共产党自我改造作为必要的途径,从而渐进实现中国的民主宪政制度的目标。我不知道“弹性民主派”全部内涵,但就我个人的观点而言,所谓民主派的目标不是消灭共产党,而是推翻共产党专制,实现民主自由。我在许多文章中表达过我的观点,共产党专制不是可以靠外部力量推翻的,中国实现民主自由的目标,最终一定是共产党自己推翻自己,就像前苏联那样,瓦解共产党不是来自“美帝国主义”的外部力量,也不是来自持不同政见者,而是来自前苏联共产党内部的改革力量。现在许多俄罗斯和东欧国家的领导人,大部分都是共产党员出身,这有什么关系?中国国内的民主力量才是中国民主的前途所在。鲁迅说,“恐吓和漫骂决不是战斗”,对付中国的专制统治决不是仅仅攻击、揭露、漫骂、批判等所能解决问题,尽管这些是必要的,真正做出对共产党自身改造有帮助的事情,才是我们应该共同考虑的问题。有比较才能有鉴别。试想现在的中国共产党能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共产党相提并论吗?现在的中国专制能与过去的中国专制制度同日而语吗?我说,不能!这些变化表明了中国正在走向民主之路,虽然我们希望这个过程加快,虽然还远远不能满足我们对民主自由的渴望,但是我们真的没有感觉到中国老百姓正在敞开胸怀迎接民主自由的曙光吗?

   站着说话不腰痛,这句话针对海外的一些激进民主派很适用。白先生所在的国家是美国(我不敢确切),沐浴的是西方民主自由的阳光,耳濡目染的是民主自由的温情,享受的是美国的民主自由制度,你只是站在美国的角度来观察评论中国发生的事情,你恨不得中国立刻实行美国的制度,而且你认为中国现在就可以照搬美国的制度,中国人都可以习惯汉堡包、威士忌,真的可以说是你白先生一相情愿的事。你甚至为了一口吃一个胖子,鼓吹“必须坚定地向这个目标迈进,或者大步,或者小步,(激进和缓进之别由此而生)。而且,尽管自由、民主、宪政之路修远,(即使战争、动乱或者老百姓一时吃不饱子或者物价飞涨等〕,他们上下求索不止也。”你这种不惜以战争、饥饿(相信你还有更残酷的手段)等手段来实现坚定的民主宪政目标,我认为是愚蠢的,是中国老百姓不能接受的。我隐隐感觉到,白先生把“坚定民主派”和“弹性民主派”的界限划分为“海外民主派”和“国内民主派”的区别,甚至开始我就是这样理解。其实不是这样,这样划分是一种有在中国民主运动中挑拨是非的嫌疑。有一位在美国的网友给我写信,他说,中国实现民主还是在于中国国内的民主力量。我看他非常明智,也非常了解中国的情况,并非因为手里拿着美元就失去理性。

   “坚定民主派”实际上就是“激进民主派”,他们不懂什么叫“欲速则不达”。在网上看到一些激进分子(连民主派都谈不上)对共产党高官个人进行人身攻击、辱骂,像这样的激进分子,不管是“坚定民主派”还是“弹性民主派”都不能与之同流合污,那会玷污民主理念,那会败坏民主自由的崇高事业。就是今后中国实现了民主自由,实行了民主宪政,共产党作为一个政党组织,我们依然要尊重它,依然不能对共产党实行专制。“还乡团”的报仇雪恨是和民主自由理念相违背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依然有它存在的价值。前苏联推翻了共产党专制,但决没有否定共产党组织。人们是否接受共产主义,那是人民的自由选择。有反对共产主义的自由,也有允许拥护共产主义的自由,民主自由是属于每一个公民的权利,这才是真正的民主派。

   2000年9月1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