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赵达功文集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1)

   ——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这次成克杰被处死又引发了关于死刑问题的辩论。好!理就是要辨明的。

   陆坚南先生的《纪念成克杰》是针对我的《悼念成克杰同志》的观点而写的。陆先生说,“我曾经写过好几篇谈死刑的文章,至少有一两篇是同赵达功先生商榷的。想你也没有读到。不过,站在人道角度上,你(指成克杰——赵达功注)真是不该死。”其实,对陆先生关于死刑的文章我不仅读过,而且我的机子里还专门有你的文件夹,搜集了你的许多文章。包括马悲鸣、白沙洲、芦笛、不平、林思云、张三一言、范似栋、王一民、王伯庆、赵无眠、潘一丁、金力文、黄叶、化外等网上名角,我都有专门的文件夹,岂敢怠慢!我至少也有两篇文章就死刑问题与陆先生商榷,不知陆先生在百忙之中有没有抽空瞧一瞧。当然,如果不堪入目,不读也罢。马悲鸣先生说,“今天已经走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大门口,中国居然到现在还在用死刑来管理国家财政。文明国家现在已经或正在准备废除死刑。即使保留死刑,也仅仅针对一级谋杀的杀人犯。”

   我依然同意陆先生的观点:“站在人道角度上,你真是不该死”。在关于死刑的基本观点上,我看不出我们有什么分歧意见。我也理解马悲鸣先生的意思,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中国人民都愚昧,甚至海外民运也同样愚昧,因为他们都欢呼处死成克杰。

   陆先生和马悲鸣先生就废除死刑问题是走到一起了,我赵达功何尝不也是想与二位走到一起?我们的分歧在于废除死刑是一个过程还是一个现实问题。

   作为一个国家,是否已经废除死刑是文明程度的衡量标准之一,世界上只有文明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才废除死刑或很少执行死刑。中国的确是一个愚昧、贫穷、专制、落后的国家,中国死刑的存在是和中国的现实情况是相吻合的。废除死刑对于中国来说还是一个漫长过程。死刑对于人类的文明和进步是一个反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人类的文明与进步恰恰是在死刑的执行过程中发展的,没有死刑与废除死刑的区别,如何认识人类文明的发展程度?就是在死刑的方法上,也同样可以看到人类文明与进步的发展。中国传统的死刑执行形式是用刀砍头,而且还要在砍头之前游街示众,就像法国的断头台一样,“喀嚓”一刀就解决了罪犯的生命。后来用枪毙的方法执行死刑就比砍头文明,到成克杰的死刑用注射执行,就更文明了。人们目睹处死罪犯的过程,或者欢呼、或者悲哀、或者麻木,就像动物界里同宗动物的残杀,同宗的动物也一样麻木不仁,由此想到我们人类简直就像动物一样的愚昧麻木。其实人类还不如动物,至少动物没有思想,还不会欢呼同宗的死亡,而人类会有意识地残杀同宗并且为此可能欢呼跳跃。尽管如此,死刑依然不同于动物界的残杀,死刑依然是人类文明的显示,因为死刑的目的是维护人类生活的秩序而存在的,死刑在一定历史发展阶段中的作用正是维护了人类的尊严,恰恰可以证明人类的社会性。对于纳粹战犯执行死刑也是不人道的,但却是必须的,是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拥护和支持的,为此,人们一样欢呼处死纳粹战犯。历史地看待处死纳粹战犯,不也同样像马悲鸣先生所说,是人类的愚昧!但看问题,总不能脱离历史阶段,不能脱离当时的社会现实。我说陆坚南先生、马悲鸣先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是因为你们站在文明国家、站在美国的角度来评价一个落后专制国家的对成克杰的死刑,观点自然与中国大多数人民不同。当然,我不得不承认,你们的思想观点是正确的,但却是超越愚昧的中国人民的理解程度,你们高于中国人民,高于历史,但就是不现实。如果不从中国的现实情况考察中国人民的思想,起码可以说,你们的高明观点是愚蠢的。

   话再说回成克杰的死刑。马悲鸣先生说,“退一万步讲,成克杰是人大常务委员会的副委员长。在西方文明国家,所有的议员都有豁免权。”这句话我从两方面理解,一是“刑不上大夫”的中国传统,成克杰不应执行死刑。是不是说高官犯罪就一定可以豁免?二是,西方民主国家的议员有没有条件和可能犯类似成克杰的罪?民主国家的制度是对国家领导人的行为有监督和制约性的,就是美国总统想犯下成克杰受贿四千万的罪,恐怕也有他的难处。拿西方议员的豁免权与中国的专制贪官相比较,应该说是“驴头不对马嘴”,就是说没有可比性。

   马悲鸣先生对一级谋杀罪执行死刑理解,对成克杰不是杀人犯却执行死刑不理解。在我看来,同样是有意识的犯罪,法律的制订也要看对社会造成的危害性有多大。杀人犯直接谋杀他人,对社会所造成的危害与成克杰没有直接杀人所造成的社会危害似乎不可比较,但实际上是可以比较的,而且成克杰的罪行比一个杀人犯对社会的危害更大。中国的法律已经制定,规定了对某些犯罪以死刑予以惩罚,成克杰、胡长清之流蔑视法律,有意识非要犯下死罪,为什么不可以依法处理?

   贪官不畏死,是中国的现实。死刑也无法根治越来越多的贪官犯罪,主要还是一个政治制度问题,但死刑毕竟还是对犯罪有威慑力,可以多少起一定作用,对国家对人民是有益的,对缓和社会矛盾也是有益的。谁不想从政治制度上解决一些犯罪,尤其是利用职权犯罪行为,我们不都在呼吁中国实行政治改革吗!

   2000年9月1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