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偷书的日子]
赵达功文集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偷书的日子

   偷书的日子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上中学的时候,刚好是大串联过后,我当时很遗憾没有赶上大串联,更没有赶上去世界革命中心北京接受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接见。那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学习英文了,第一句英文学的就是“Long live Chairmen Mao”,年龄太小,什么都不懂。校方组织我们批判黑五类老师,当时我只知道“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只知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表面上对阶级敌人恨之入骨,心里其实很茫然。那时候,我的父亲虽然没有完全平反,但已经算是革命队伍里的人了,自己也经常想表现一下自己的革命立场,常常带头振臂高呼革命口号。但私下,毕竟还有许多伙伴在一起玩耍,谈论革命时,总是有一种冲动,似乎解放全人类的重任就落在我们肩上。我们一样追求革命理想,幻想让红旗插遍五洲四海。

   有一天,我对几个伙伴说起学校被封的图书馆,大家非常有好奇心。当然知道图书馆里有很多反动书籍,我们都没有读过。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只读过《烈火金刚》、《高玉宝》等小说。当时自己还没有长熟,看到丁大麻子恋爱的情节,心里砰砰直跳,感觉脸都红了,不过就是生理上还没有强烈反应。当年能读的书都是“红宝书”和教科书,好奇心驱使我给伙伴们出了一个馊主意:去学校封闭的图书馆里看看怎么样?大家当时也议论很危险,万一被抓住多难堪。我说:“星期天我来学校,看到图书馆根本没有人把守。何况,图书馆里尽是些反动书籍,谁会注意呢?”其实,当时的人说话行事都小心翼翼,那里敢越雷池一步,被封的图书馆更是无人问津,谁吃饱撑的没事找事。

   在我的劝说下,几个小朋友在一个星期天的中午,老师和学校工作人员都吃完午饭睡觉去了,趁此机会,我伙同几个同学早就在学校的石台上佯装打乒乓球,看到无人走动,悄悄爬上图书馆的窗户旁。图书馆在学校东侧的二楼,一楼是老师宿舍,声音大了,会引起楼下老师注意。我们就学习《地道战》、《平原游击队》、《小兵张嘎》等革命电影里故事情节,把我们自己当成侦察员,潜入敌人内部,偷取情报。但是,二楼的窗子都是关闭的,敲碎玻璃固然可以打开窗子,但大白天声音传出去就会引起麻烦,我们观察了半天才发现有一个窗子上面有一个小窗口开着,我们商量让一个个子最瘦小的同学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几个同学一起小心翼翼抱起他,让他够到小窗。真是勉强,刚刚他能爬进去。他进去后,给我们打开窗子,我们鱼贯而入,又悄悄关好窗子。

   里面很久没有人来过,到处是灰尘和蜘蛛网,书架上的书依然整齐排列。我们也不知道应该看些什么书,但我提议找小说。我们的阅读能力当年也就是读些小说,只有故事情节才不会使我们感到枯燥。

   大家蹑手蹑脚尽量屏住呼吸,不过嘴里又要轻轻吹走书上的浮土。当时每个人心里都非常兴奋,同时又非常紧张。诺大的图书馆,琳琅满目的书籍,沉闷寂静的空间,没有任何打扰,只有外面树上知了的刺耳鸣叫声。

   我们每人拿了两本书揣在怀里。先让一个人先打开窗子张望一下有没有人,然后又一个个鱼贯而出,小心翼翼地将窗户关好。我最后一个走,灵机一动,窗户不要完全关死(关死的技巧是把窗栓移到边上,一关窗就会将窗栓自动关死),说不定以后还用得着。回到教室(当年教室星期天也不关闭,可以自由出入),我们都从裤裆中(夏天,着背心短裤)掏出书来,记得有《呼啸山庄》、《悲惨世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播火记》,记得似乎有一本古装书,名字叫什么《洗冤录》的,翻了翻,好象是半文言文,也看不懂。拿这种书的同学心里过于紧张,根本就没有打开浏览一下就塞进裤裆里。

   一段时间里,几本书几个同学交流看,看完后,大家都觉得有趣味,长了不少见识,几个同学还在一起经常吹牛(侃大山)。这时,另外一个同学提议再去图书馆一次,大家都说“好”。

   这次的行动方式依然是外甥打灯笼——照旧(照舅)。不过这次进去就顺利多了,因为上次留了窗,再不需要爬进去了。

   图书馆似乎从来没有人来过,满地的灰尘中依稀看得见上次留下的脚印,中午的骄阳透过窗子朦胧照在书架上,几个蜘蛛还在自己织下的网上旁若无人地爬来爬去。我们尽快行动,但这次没有慌张,因为知道也没有人会注意这个封闭的图书馆。我们接受上次乱拿书的教训,翻开书,确定是小说后再往裤裆里塞。有个同学俏皮地对我说:“书压住了我的小鸡鸡,好痒啊!”我笑着夸张说:“我拿的书更重,我的小鸡鸡已经压折了。”几分钟后,满载胜利果实,我们又悄悄跳出窗子。

   下楼时,我突然发现了我们的语文老师范思进站在楼下,他不经意地望了我一眼,目光里闪烁着瞬间的微笑。我一惊,心里想,“坏了,范老师发现我们了。”当时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好像小便处也哩哩啦啦有点潮湿。其他同学都像我一样,呆在楼梯上,大家都看我,我也不知所措,双手竟然捂住藏书的腹部。

   这时,令我惊讶的是,范老师把头扭了过去,就当没有看见我们一样,往远处的操场走去。我的那些小伙伴跟我一样,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望着范老师的背影,大家松了一口气。

   我低声呼道:“危险!赶紧回家!”

   另外一个同学说:“应该没有注意我们吧,不用怕!”

   我当时有侥幸心理,也许范老师没有发现我们偷书。

   回家后,我心里老是嘀咕,眼前又展现范老师狡黠的目光。

   记得我曾经贪污过母亲给我的买菜钱,虽然只有两分钱,但母亲竟然可以发现我买的菜不够分量。当时我也很紧张,真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记得母亲的脸上也有范老师同样的笑容。

   “不对!他一定发现了我们偷书的事。”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地这么想。我把想法告诉了同学,大家都说是有问题,还是至此收手吧。

   几个星期都没心思听课,尤其是范老师将语文课时,他慢条斯理地读毛主席诗词“小小环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总觉着有所指,是在影射自己,就是不知为什么他没有当场揭露我们,事后也没有告发我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上初二时,早已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但后来范老师出事了,他犯了男女作风错误,与一个黑五类寡妇老师发生了性关系,被其他老师当场抓个正着。学校组织我们连(当时学校是部队番号,一个年级是一个连,一个班叫一个排)批斗他,我们几个偷书的同学都感到心里有愧疚,不愿意上台揪斗他。虽然也喊了几句口号,但心里总觉得欠他什么。

   我当时已经是班(排)里的干部,学校工人宣传队代表让我和另外一个同学上台揪住他,让他低头认罪。恰好这个同学也是我们偷书一伙的,我俩不得已极不情愿地上去。范老师抬头看了我一眼,仿佛又看到他的瞬间微笑。我自觉面无表情,轻轻地扶在他的肩上,我再也没有对阶级敌人像秋风扫落叶那样的雷锋精神,我自己感到羞愧。其实我并不知道男女作风问题究竟是怎样的阶级斗争问题,但我只是从良心上愧疚,总觉得偷书的事他一定知道。如果他隐瞒我偷书一事,不管怎么说,都是够哥们,我怎么好意思揪斗他呢?

   文化大革命后期,范老师还是与那位黑五类寡妇老师成了亲,我们几个偷书的同学都已经参加了工作,但大家还是参加了他的婚礼。想想曾经因为他俩的事批斗他,心理上还是有些尴尬。

   我那时工资只有二十二元,也不可能送什么贵重的礼品。当时兴送被面,我们几个同学共同买了三个送给他。我们还特意买了一个缎面笔记本,我在扉页上写道: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宽容是我们友谊的永恒!这句话文理通不通也不知道,只是要表达对范老师隐瞒偷书一事的感激之情。

   偷书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但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那是我人生中一段值得怀念的日子。

   2000年9月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