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赵达功文集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

   ——写给司马南先生

   虽然说是写给司马南先生,但他要不来网上看我就没办法了。

    司马南勇于揭露伪气功骗人的把戏,也勇于揭露胡万林和广西李之焕的骗人医术,用科学精神教育了广大群众。但我写文章不是歌颂司马南先生的,而是要为李之焕辩白几句,实际上还是为中医辩白几句。中国的媒体就是这样,只能看到司马南先生揭露伪气功和行医骗子,就是看不到对司马南先生的反驳文章,就像只能看到抨击法轮功的文章,看不到为法轮功辩解的文章。我就看不惯对胡万林、李之焕等民间草医的一概否定。今天我要讲几个概念问题,还望司马南先生如果看到我的文章给一个回应。

   中医是什么概念?中医是传统中国医学。中医是不是科学?我认为不是科学。这里有佯谬问题,科学说明事物为什么是这样的而不是那样的,科学不是说明有什么事物。中医能治病,但为什么能治病没有解释。比如针灸,河谷穴可以治疗头痛,足三里可以治疗肚子痛,为什么?不知道,反正我们传统上都是这样理解的,而且确实在治疗疾病上行之有效。中医不是科学没有关系,中医能不能治病,如果中医能治病是肯定的,那么就说明非科学的疾病治疗方法是有用的。我想,司马南先生是不是有“科学迷信”?我必须要澄清并非正确的事物都是科学的,中国的传统医学也有几千年历史,它所积累的治疗疾病的经验是很有用的,并非引进了科学的西医,中医就可以一概否定。司马南先生用科学来否定民间中医是错误的。

   如果说中医是中国传统医学,恐怕现在已经成为国粹了。因为现在的中医已经失去了作为传统中医的意义,像胡万林、李之焕等人倒可以说是传统中医,不过他们为了说明问题,也常常引用现代科学,总的说他们是有传统味道的中医术。医院里的中医我看都不能称之为中医,除非对中医概念另行确定。医院里的中医通常都利用现代西医的诊断和检验治疗仪器,这已经和传统决裂了。传统中医来自于民间,而不是来自于大专院校。现代中医必须经过中医学院(校)的学习,然后才有行医资格。胡万林、李之焕因为没有通过所谓正规院校的学习,因此就没有行医资格,哪怕他们真的可以治疗疾病,也只能埋没他们的才华。其实,中医已经分成了传统中医和现代中医,胡万林、李之焕是传统中医,而院校毕业出来的中医是现代中医,所以,中医不能不加区分的称谓。

   李之焕是治疗癌症的专家,当然被否定了,因为司马南先生指正他是骗子,我是不敢苟同的。癌症不是中医概念,是西医或者还可以说是科学概念。真正的中医是不接受癌症一说的。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讲过,我有一个亲戚是中医教授,他就是得了癌症死的,但到最后他也不承认癌症一说。一般人看来,癌症是不治之症,西医虽然对癌症进行治疗,但包括医生在内都没有把握治好癌症,都是尽量延长患者的生命;只有传统中医因为没有癌症概念就可以治疗癌症,而事实上我相信,传统中医确实可以治疗癌症。

   癌症是什么?为什么我们会有癌症?我们身体中的细胞在受到损伤时会自然生长新的细胞来替代失去的细胞,就像我们不小心跌倒撞破了腿部,一般会自动愈合的,新生长的细胞会替代由于撞伤而失去的细胞;我们的肝脏受到损伤时也同样会生长新细胞。问题在于新细胞必须与失去的细胞相等,如果细胞在分裂生长时该停止时没有停止,多余的细胞部分可能就会癌变。其实我们活着的人都是潜在的癌症患者,癌细胞存在与每个人的身体中,区别在于有的人患了癌症而另外许多人没有患癌症。之所以患癌症有两个原因,一是人类寿命的延长。我们祖先的寿命一般在四十岁左右,当然患癌症的机率就很少,现代人的寿命常常可以达到七、八十岁,癌症机率当然很高,如果将四十岁以上的癌症患者不列入统计之内,人类的癌症机会会有多高?妇女患癌症的机会比男人高,是因为妇女生殖器官、哺乳器官造成的,而且最初人类的妇女,一生中月经来潮只有大致不超过一百五十次,现代妇女月经来潮一生可以达到三百次到四百五十次,显然性器官和哺乳使用过多都使得妇女患癌症的机率大大高于男人。另一个患癌症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没有正确选择父母,遗传因素是癌症的主要因素。

   因为说到李之焕治疗癌症,罗嗦了几句癌症原因,回到主题。中医的诊治方法优于西医的地方在于:西医的逻辑方法和形而上学的方法,把病体看的过于透彻,使病人感到太冷酷无情,严重的疾病或不治之症,会给病人极大的精神压力。人是怕死的,可以用谈虎色变来形容。当一个病人不知道他患的是癌症,他的生活一般是正常的,他的生命可能因此而延长。但是一但他知道患了绝症,常常因为精神上的打击,使病情急剧恶化。传统中医对于任何疾病从理论上讲都可以治疗,病人常常由于中医的自信而增加了自己的自信,对治疗疾病当然有帮助。猜想李之焕之所以能够治疗癌症,其中精神上的作用占主要部分。

   传统中医在治疗疑难杂症上经常发挥重要作用,尤其是民间祖传秘方、单方、验方等,由于中医不是科学,许多治疗方法未经临床实验,更没有科学论文公诸与世,所以中医治疗疾病的方法的分散性、独特性甚至神秘性,都使得中医专家学者不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恐怕以后也不可能。但是中医如果能够实用,即它能够确实解决医学理论和科学实验都解决不了的疑难病的治疗,那么对于中医不应该完全压制。

   说到胡万林、李之焕等民间中医治疗绝症问题,正因为是绝症,正规的大医院无法治疗,患者才会找到民间中医。这些患者在大医院里治疗大部分会死亡,那么到了民间中医那里会不会死亡,当然也会死亡。死在医院里就是正常死亡,死在胡万林、李之焕手里就是庸医害人,为什么?不知道如何做一个试验,让一百个癌症患者在大医院治疗,让另外一百个癌症患者在李之焕处治疗,比一比,哪个死亡率高,哪个死亡更快?我相信李之焕可能更有效,原因很简单,大医院是让癌症患者等死(延缓死亡时间),是被动的治疗,李之焕是让癌症患者康复,是积极的治疗癌症;大医院是判处癌症患者死刑,李之焕是企图让死人复活。从治疗的出发点上看,李之焕的治疗方法就有意念和精神作用,而大医院的“科学”治疗是冷酷的,是缺少人性的。

   精神和意念治疗方法,在中国古代中医那里都有记载,其实我们平常耳闻目睹的此类事例不胜枚举。我有个朋友,在深圳大医院检查,发现得了胃癌,回到上海几个医院检查都已经断定是癌症,而且不能动手术,因为位置有麻烦,容易扩散。他没有再找任何医院治疗,包括中医在内。医生让他每三个月来医院复查一次,他是个开朗的人,根本不在意,直到现在五年了,从未再到医院复查。他活得很潇洒,最近他告诉我,他到医院看了一次,癌症已经完全消失。如果他是一个没有精神力量的人,如果他在医院里长期治疗,可能就不会康复。什么原因?就是强大的精神力量。

   我们都知道精神和物质的一般关系,精神是依附于物质的,物质产生精神,同时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是非常有意义的。最近读量子力学,谈到精神和物质的关系问题,举一个例子,就是一个光子(或粒子)不能同时让人测量到它的位置和运动,当我们确定它的位置时,就不能同时确定它的运动,如何认识光子是什么,取决于人的观察。我们会说人的意识之外的物质世界是一个自然存在,并非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量子力学的实验却证明有时物质的存在或存在方式取决于人为的观察。有的量子理论专家把精神看成是一种特殊物质。在这里我们不是要来专门谈论量子力学,精神的确对物质当然对疾病也产生重大影响,当一个人受到惊吓时,很多反应就是大小便失禁,紧张时,肾上腺素会分泌过多。可见,精神对人的身体多么重要!柯云路先生说,你想有病时就会有病。我看,从某种角度讲是有道理。同时应该站在中医的角度看待病体,任何疾病都是可治疗的,没有绝症,就看你有没有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法。要澄清一点,就是我们需要中医的方法,而不是否定科学的西医治疗方法。抗菌素的发明就是一种科学发明,而且对人类抵御病菌的侵蚀起到了革命性的作用。相信癌症的研究也会取得革命性进展,到了用科学方法可以治愈癌症时,中医的治疗和民间药方的作用就会降低。试想,如果得了肺结核一般人还会使用中药吗?因为抗生素已经解决了这一难题。但是,新的疾病种类还会出现,到时候,科学还不能解决问题时,中医和中医方法依然会起作用,而精神的治疗意义将会伴随人类至永远。

    赤脚医生是文化大革命的产物,不过你得实事求是承认,它的确解决了农村缺医少药的问题。当年的赤脚医生可能大都没有行医证书,但革命热情一样解决问题。事过境迁,现在的农民手里有几个钱,得了癌症到城里医院看病治疗要花多少钱,下岗职工都没有钱看病,药费那么贵,检查费那么贵,我们的医疗机构是面向人民群众的吗?是面向缺医少药的农村患者吗?是面向生活来源都得不到保障的下岗职工吗?医院和医药行业充满了腐败和欺诈,充满了铜臭味,穷人都是待宰杀的羔羊。只有民间中医还可以多少解决一般群众的疾病问题,收费怎么也高不过医院。虽然文化大革命是反社会、反人类的运动,但赤脚医生倒是一个值得留恋的产物,尤其是那些城里的医生组成医疗队到农村去,的确是不仅改造自己也解决农村医病难的问题。现在资本主义国家有许多志愿医生到非洲,到穷困的国家,免费帮助需要帮助的穷人,非常值得敬佩。看看我们国家自我吹嘘是无产阶级专政国家,是人民国家,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喊得多漂亮,医院的名字都叫“人民医院”,真是笑话。

    至于说李之焕是假博士,它的证书是买来的,我也一样反感。但政府官员里面假研究生、假博士、假硕士、假工程师、假经济师有多少?请司马南先生也用科学去揭露一下。社会上有才华的人并非都是大学毕业出来的人才,像爱迪生这样的大发明家,像李时珍这样的中医学家,象毛泽东这样的革命家、军事家,我看他们没有文凭一样是“家”,如果李之焕、胡万林能够治疗癌症和其他疑难杂症,真的封一个博士才真有社会意义。那些不求学术上发展,不求对社会贡献,不求人类进步,只会吮痈舐痔、趋炎附势的御用文人才是最可耻的,也是最可悲的。

   2000年8月10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