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赵达功文集
·共产党人的皇帝梦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结怨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深圳强盗也要过年
·控制报道专机窃听装置事件的几种可能
·全世界向伊斯兰开战?
·虐待战俘行为将长远损害美国利益
·腐败在春节期间蠢动
·何惧共产主义恐怖?——评布什的“邪恶轴心”说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

   ——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读多元先生的《我不赞同处死成克杰》一文,又联想到陆坚南先生就死刑问题发表过几篇文章,其中一篇是与我商榷的文章《强盗也是人——兼答赵达功先生》,还有一篇就是最近在《多维观点》上发表的《死还是不死是个大问题》。记得曾经写过一篇回应陆坚南先生的文章,只是没有在《多维观点》上发表。多元先生和陆坚南先生的许多观点我是很赞同的。多元先生主要是说判处成克杰死刑并不解决根本问题,而且会让共产党棘手,以后贪官会隐蔽作案云云;陆坚南先生主要是从人性的角度不赞同死刑或过多的使用死刑。虽然都有道理,但我还是有许多不同认识。

   在论理之前,我想申明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大陆人和海外尤其居住在欧美的中国人或华裔人在许多问题上观点相左,原因是海外的中国人或华裔人所处的环境不一样。比如陆坚南先生居住在美国(猜想?),总是拿美国的制度、美国的政治环境与中国相比较,自然中国落后太多。他也希望中国能有美国的制度,有美国的民主自由,有美国人的思维观念,出发点肯定是好的。理性的看待死刑问题,我和陆坚南先生没有什么分歧,问题就是陆坚南先生试图站在美国的角度,用美国的制度,用美国人的思维方式和道德观念来试图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我认为是不妥的。当然可以理解,如果陆坚南先生生活在中国大陆,尤其是能够更多的与平民百姓相接触,相信你和我的观点不会有原则上的冲突。海外的中国人或华裔人对中国的实际情况的认识常常是错误的,这一点使我怀疑,中国的法制与民主或者说推动改造共产党的历史责任恐怕还是在中国国内的民主力量。理性的思维应该建立在对中国国内的实际情况的了解上,建立在中国普通百姓的理解上,激情和随意套用美国的国情说教中国政治和司法,虽然本意很好,但不切合实际,不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只能起到哗众取宠的作用。

   几千年中国累积下来的传统并没有因为五四运动和中国共产党的统治而消失,对死刑的认识,中国人到现在也没有改变过,杀人偿命是千古不变的定理,不是中国政府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死刑不仅有传统的道德观念基础,也有现实中国社会的基础。像成克杰这样的贪官,不杀不足以平民愤。造成的社会破坏和对人民的伤害,贪官比一般杀人犯的危害要大的多,如果严重的刑事犯罪可能要执行死刑,经济犯罪尤其是共产党和政府高级官员的巨额贪污受贿更应该判处死刑。

   传统上,中国是靠死刑和株连九族来稳定社会治安的,这当然是封建落后的制度,是缺少人性道德的制度,直到现在中国不仅没有废除死刑或减少死刑的执行,就是株连九族这样最落后最残酷的制度,实际上仍在执行中,尽管法律并没有规定株连九族,但事实上对犯罪的亲属一样株连。如果刘少奇得不到平反,他的儿子刘源能当河南省委书记和武警部队政委吗?赵紫阳下台了,他的儿子还能从政吗?就是成克杰的儿子亲属能从政吗?文革时。你如果有一个海外亲属,就可能把你当成特务来调查,如果你的亲属是走资派、地富反坏右分子,你入党提干都不可能。“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一直是共产党和老百姓认定的天理,株连九族也是中国政治法律和老百姓习惯了不希奇的东西。

   在中国对付刑事犯罪最有效的威慑就是死刑,当然如果株连九族就更有威慑力了。中国历史上对大的犯罪尤其是谋反和大贪官,可能不仅抄家,而且还可能有灭门之灾。用这种方法进行严酷统治,虽然有时会使人安分守己,但其残酷和人性的败坏,只能使社会倒退。毛泽东时代的特点,就是严格的死刑和株连九族制度,所以犯罪率低。自从杀了刘青山、张子善这样的大贪官后,几十年中国很难找到贪官了,现在到处是贪官,不仅是因为改革开放走了资本主义道路,是因为对贪官缺少制约,一党专制没有制衡机制,同时也缺少死刑的威慑力。

   中国罪犯都有一种心理,只要不被判处死刑,只要命能保住,就一定有办法减刑和保外就医之类的途径。中国人的对道德观看的很淡,只要有钱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就是英雄好汉,道德廉耻根本不放在心上。有句话说“小姐莫问年龄,先生莫问钱财,英雄莫问出处”,这个英雄哪怕是个无耻之徒,哪怕是靠抢劫、走私、诈骗、贪污、受贿等手段得来的钱财,哪怕昨天还在监狱,社会并没有嘲笑他,甚至许多人会认为他就是个“英雄”。有很多经济和刑事犯罪分子逃到国外,过几年回国,地方政府会把你当成爱国华侨,敲锣打鼓欢迎你呢!乡里邻舍明明知道你是犯罪分子,谁在意呢?谁有钱谁就是大爷。中国人不仅最怕死,中国人也最爱钱财,为钱财铤而走险的不仅有党政官员,也有平民百姓出身的强盗,宁在钱堆里死,做鬼也富有。

   治理经济犯罪,尤其是治理共产党政府高级官员的贪污受贿,根本问题是个制度问题。但是改变制度之前,加大惩罚力度和死刑的执行,是唯一暂时有效的办法,也惟有这样才能暂时平息老百姓的愤怒;对刑事犯罪也决不能放弃死刑,老实守法的百姓需要有安全感。希望陆坚南先生多到中国大陆走一走,不要待在宾馆里,到老百姓中间去,了解一下老百姓对死刑的看法。虽然不能说老百姓对死刑的理解就是理智的,但法治一定要有人民基础,一定要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美国好,制度好,法治好,但中国可以照搬吗?老是在美国的国土上生活,自然看不惯中国的落后和缺少人性的理性,但说的虽然有理,只是现在并适用于中国。“站着说话不腰痛”,请陆坚南先生来大陆亲自体会一下民间生活,坐坐大巴、中巴、小巴,夜晚大街小巷走一走,相信你很快就会被抢劫或被盗窃。像我们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出门上街都总是提心吊胆,惶惶不安,动不动就摸一下钱包还在不在。强盗如此盛行,如果像陆坚南先生那样有人性,有怜悯之心,当然好,谁欢迎,强盗欢迎,遭殃的是老百姓。强盗是人,但是遵纪守法的老百姓也是人。在中国不仅传统观念需要死刑,就是现实状况也需要死刑。

   记得我在一篇文章里说过,如果中国现在就废除死刑,刑事犯罪率甚至经济犯罪率立刻就会数倍甚至数十倍的速度上升,可能有人不信,反正我相信,到时候不仅监狱要扩建,社会治安大乱,伦理道德更是沦丧,受危害的是平民百姓。那些在监狱里的人,一样可以腐败。黑社会老大,一样在监狱里作案或指挥作案。香港没有死刑,那个绑架大富豪的张子强只有在大陆伏法,如果他关在香港监狱,哪怕是被判处无期徒刑,恐怕那位大富豪会惶惶不可终日,张子强的小喽罗一样会报复。中国的有钱犯人在监狱里也是花天酒地,何况他会有很多办法出狱,社会能安宁吗?

   成克杰一定要杀,像共产党这样的贪官发现一个杀一个,实在是贪官杀不尽,贪风吹又生,起码也能震动共产党的社会基础,或许有明智的领导人出现,知道光靠杀不起根本作用,会实行政治改革也说不定。

   2000年8月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