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赵达功文集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我是反对暴力革命实现社会政治变革的,几乎所有的不同政见者都持相同的观点。2003年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香港《争鸣》杂志2月号上,题目是《穷人革命的可能性》,文章就保护贪官资产的所谓“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对社会变革的影响进行了探讨。腐败积累所引起的贫富悬殊进一步扩大和由此造成社会分化,必将引起社会矛盾激化,激烈的对抗可能会引起“革命”,尽管我说的“革命”并非暴力革命,不过两年来中国社会演变真快,工人、农民为维护自己的权利,竟然已经发展到与政府和资本频频激烈暴力对抗的地步。胡锦涛和中共当局已经注意到了这种激烈对立的社会矛盾,所以提出建立“和谐社会”,以此向中共党内提出警告。不过中共的专制体制不改变,也就是说不进行政治改革,工人、农民与政府的对抗必将愈演愈烈,而且越来越显现出暴力对抗的趋势。
   
   由于司法不独立,由于司法腐败,由于司法权力控制在各级腐败官员手中,工人和农民依靠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已经成为不可能。多少老老实实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的中国老百姓在上访过程中,在司法诉讼过程中,在媒体舆论呼吁中,每每都是败北;而掌握权力同时也掌握资本的党政官员却依靠暴力和“法律控制”,权力与资本勾结在一起,不断掠夺农民的土地,不断加重对工人的剥削,不断侵犯公民的权利,每每得手更加助长了权力和资本的猖狂,于是,中国人民已经在水深火热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中国百姓维权却也取得了几个少见的胜利,不过这些胜利不是依靠法律程序或上访取得,而是以流血方式取得胜利,是以牺牲人的生命作为代价,可以说是“惨胜”,并且我还不能确定是最终的胜利,因为失败了的权力和资本一方依然可以秋后算帐,依然可以卷土重来,我宁愿说维权者的胜利只是表面的和暂时的,只要国家政治没有进行真正的变革,公民的权利就不会真正得到保障。
   

浙江省农民维护生存权奋起反抗


   
   浙江省农民不堪忍受污染带来的生态灾害,今年短短三个月时间内,爆发了三宗农民抗议污染的事件,而三次都被当局动用武警、防暴警察予以镇压。不过浙江东阳画溪村农民经过几个月长期抗争却取得了意外的胜利。《华盛顿邮报》报道说,浙江农民抗争是反共罕见胜利。这篇发自画溪村的报导指出,邻近该村的竹溪工业区造成严重的水源和空气污染,农民的日常生活和农地耕种都受到冲击,农民投诉无门,今年三、四月间封锁该工业区,在工业区外搭起帐篷,围堵工厂人员和物料出入。四月十日当地政府派出三千警察和其他人员前去排除封锁,在场看守的村民放鞭炮号召两万群众,与警察等政府派出人员对阵,冲突中警方不敌众多反抗的农民而撤离,警车遭翻覆击毁。受伤人数可能在数十至百余人之间。
   
   《华盛顿邮报》分析说,这种自发性大规模抗议事件可能是影响中国未来走向的一股力量。中国快速经济成长中,被抛在后面的农民和劳工越来越常动用群众抗议的手段,引发类似画溪村的骚动,爆发出来的怒气已变成潜在的不稳定来源,对垄断权力的共产党造成威胁,使北京的领导人感到忧心。有说法指出,中国一年有数以千计的类似抗议事件,通常是遭到武力压制。画溪村抗议事件是农民反抗共产党政府的罕见胜利。
   
   类似画溪村的农民抗争在浙江还有很多,只是还没有取得像画溪村一样的胜利。根据《纽约时报》前几天的一篇报道说,一万五千多名的浙江新昌县不堪当地化工厂长期污染生活环境,从本周日(7月17日)晚上展开抗争行动。居民不仅砸毁警车,还和警方当局掷石对峙一个多小时,最后在警方发射催泪瓦斯后才结束当天的抗争。不过这几天来,每当夜幕低垂,不少居民便又再度集结,他们誓言,除非这家建厂十年的化工厂搬迁,否则就抗争到底。
   
   农民为什么不通过正常途径来解决问题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正常途径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正如浙江新昌一位农民说,“现在只有用我们的方法,才能解决问题。你去其他省城看看,市长或官员就只会拿钱。”
   

河北定州绳油村农民为保卫土地死伤数十人


   
   河北定州事件震惊中外,事件本身说明权力与资本结合形成的集团与贫苦农民阶层发生不可逆转的激烈对抗冲突。马克思当年描述的羊吃人的情景在自称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中共统治下又显现了,“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有 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之险”。中国的“圈地运动” 是在权力、资本以及权力、资本雇佣黑势力下进行,暴力强占农民土地是主要表现形式。
   
   2005年6月11日凌晨四点半,河北省定州市南部绳油村外一块荒地上,二三百名头戴安全帽穿着迷彩服的青年男子手持猎枪、钩刀、棍棒、灭火器,随着急促的喊杀声,冲向居住在窝棚区的村民,向许多手无寸铁的男女村民疯狂袭击。期间不时还传出类似爆炸的巨响,以及响亮的连发枪声,有村民应声倒地。事后据绳油村村民统计,此次袭击至少造成6人死亡,袭击造成约100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有51名村民在不同的医院里接受救治,其中8人尚有生命危险。
   
   值得注意的是定州暴力袭击和屠杀村民事件的背后官方色彩。绳油村村民出示有500多名村民和群众代表签名的《关于贪污、截留绳油村征地补偿款,激起村民上访的紧急情况反映》:2004年3月至2004年7月9日,在定州市相关部门的强力支援下,煤灰厂施工方共强行施工十余次,出动工程车辆50台次,警车 80台次,公安及施工人员5000余人次,试图采用断水断粮的手段逼迫村民退出征地。与之相对应的是,村民至今没有拿到任何征地补偿款。
   
   绳油村农民抗争终于赢得的 “惨胜”,新华网7月20日报道说,为切实保证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国华定州电厂正常运营,充分考虑电厂灰场原选址绳油村人多地少的实际情况,目前,河北省政府和保定市政府决定不再征用该村土地,电厂贮灰场用地将另行选址。
   
   浙江省画溪村和河北省定州绳油村农民维权取得了胜利,但事件的意义我们必须认真思考:
   
   一、胜利一定要通过流血实现吗?结论可能很不幸,维权胜利必须通过流血。因为上访、法律诉讼等都不会使农民权利得到维护,要维护权利就必须流血,画溪村和绳油村农民维权胜利就是流血甚至牺牲生命换来的。流血意味着暴力冲突,暴力冲突包含“暴力革命”的意义。
   
   二、“胜利”的案例会扩大吗?如果我们反对暴力革命,上述两个农民维权胜利都不是好案例,都会带来剧烈社会动荡。试想,当全国人民都看到可以“惨胜”,必会模仿,于是画溪村、绳油村的维权暴力流血冲突会发生骨牌效应,问题还在于这类事件究竟会在规模上、数量上、程度上会有多大,以及会发生什么样的质变。
   
   三、中共当局会接受教训吗?权力和资本结合如同洪水猛兽在吞噬着劳动者的利益,除非将权力与资本分离,但这是不可能的。在现有中共专制体制下,腐败必将进行到底,权力带来的资本和资本带来的权力,其诱惑之大,如同毒品,一旦上瘾,无法自拔。何况,资本的增值就是要靠嗜血,不侵犯劳动者的权利如何维护腐败和资本的利益?
   
   
   2005年7月23日
   
   原载《人与人权》8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