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谈宗教与迷信]
赵达功文集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宗教与迷信

(全文)

中国人的迷信与宗教

    有一次,跟一个朋友参加一个宴会,席间,不知怎么谈到了广东人信关公的话题,我信口开河说,关公是一个刚愎自用的英雄,有勇无谋,正邪不分,更没有独立的思想,只有愚忠。这话刚讲完,对面坐着一个姓方的年轻人满脸通红,一缕不友好的目光射向我,气愤的说:“关公就是我所崇拜的神,我从东北来深圳做生意,原来怎么也做不好,自从信了关公,我才开始赚钱。你可以骂上帝,可以骂真主,可以骂毛主席,就是不能骂关公!否则我跟你没完!”我还想跟他辩论几句,旁边的朋友拉了我一把,我止住了想要说的话。后来。我的朋友跟我讲,你不能在他面前讲关公不好,他脾气很古怪,弄不好要出手打架。

    中国人信神很少有象这位方先生这样痴迷的,因为在我看来,中国人信神大都是假的。孔孟之道要求“敬鬼神而远之”,中国人是敬神、拜神,但不信神。平常你在中国的酒楼、旅店、士多店(杂货店)、住家到处都可以看到香火不断,拜的神有菩萨、关公、财神爷(赵公元帅)、门神、土地神……,尤其是在广东省、福建省等南方省份,崇拜各种神是一个普遍现象。相对来说,越是贫困的,越是农村的,越是没文化的就越是信神;而城里人、有钱人表面上看信神,那是给人看的,甚至也能作出一些善事来证明自己信神,因为宗教的观念是让人行善,以便在来世(佛教)或在天堂(基督教)能有好的报应。中国人对神的态度基本上是实用主义,就是说在需要神帮助的时候,就信神,不需要的时候,就会“敬鬼神而远之”,“急来抱佛脚”就是这个意思,哪象西方宗教那样要去教堂做礼拜,要在神父面前向神忏悔,犯了罪或做错了什么事,要祈祷上帝宽恕。中国人信神有时间性,比如想发财的时候,妇女想怀孕生小孩时候,追求爱情婚配时候,生了大病时候,新建房屋或入住的时候,甚至小孩考大学等等,一般这时才想起来去庙宇或临时设一个神位,根据需要求拜不同的神,如果实现了愿望那就感谢神的力量,如果不能实现就要检讨自己的诚实或干脆承认“乃天意也”罢了。

    中国人信神不能用宗教观念来解释。我认为宗教的特点在于:1、要信仰一个神,这个神是万能的,如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东正教)的上帝,伊斯兰教的真主,佛教的释珈牟尼,宗教绝对不允许同时信仰第二个神;2、宗教所信的神虽是人格化了的神,但是一个抽象概念,并不是现实的真人,如耶酥是上帝派到人间来传播福音的;3、要有一本宗教经典书籍,所有教徒的行为都要遵循经书的指示,如圣经、佛经、古兰经;4、要相信除了现实的人类社会外还有人的另外一个世界,人死去了,灵魂不死,宗教徒重视的是来世,人的一生修行是为了来世,所以一般说来,宗教徒对死是无所畏惧的。中国的汉族人自古以来就没有自己的宗教,没有自己的唯一的神,就是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有在中国传播,尤其最早的佛教,但要么大多数人不接受,要么把外来宗教改头换面,加进儒家和道家文化,不伦不类。自从引进了西方的马克思主义以后,共产党引导人民相信唯物主义和无神论,彻底屏弃“精神鸦片”,文化大革命时,制造出毛主席这个神,并且凌驾于上帝、佛祖或真主,到后来毛泽东神话破灭(还有留存),中国的神界十分混乱,最近又繁衍出“法轮功”这样的似是而非的组织,使人又想起了白莲教、全真教、太平道、八卦教等民间“宗教”,这些所谓“宗教”从来不为统治阶层承认,大都是短命的,反而外来佛教还允许在中国有限的生存。从这一点看,历史上的中国在宗教问题上是对外开放的。

    我不认为“道教”是一种宗教,它不符合我上面所讲的几个特点,如“道教”没有唯一的神,“道教”重视的是活着的人生,研究炼丹术,研究怎样通过修炼使人长生不老,而不是研究人的来世如何,“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个中国俗语大概反映了“道教”的思想。这两点都不存在,当然那老子的《道德经》,《老子》,《庄子》,还有后来的《太平经》,根本谈不上是宗教经书。

    世界上大多数民族都有宗教信仰,其占人口比例的五分之三强,而惟有中国的汉族(还有个别小的民族)这个人口最多的民族没有宗教信仰,这对中国的文化和哲学思想、伦理道德观是有重大影响的。不得不感慨万千,中国人的迷信比宗教信仰要落后的多。迷信所产生的神是现实的具体个人,就象人们要供奉关公、毛泽东为神一样。关公的愚忠和义气并不代表正义和真理,拜关公为神,就是要人们效仿他的愚忠,这和传统中国文化“忠孝悌义”一脉相承,那里还有什么科学、真理、民主、自由!中国人缺乏正义感,中国人的“正义”就是“忠孝悌义”,这种几千年根深蒂固的愚昧思想牢牢地束缚了中国人的思维;也所以在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现代社会又在中国产生了毛泽东的神话,“三忠于,四无限”和“两个凡是”竟然在中国那么疯狂,直到现在统治集团和人民还不敢揭露出他的真面目,他的尸体还要供人瞻仰,他的画像还要继续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他的暴力和违反人性的思想还要让人学习,这一切正是中国人的传统迷信观念所酿造。世界宗教信仰不光约束人民的行为也同时约束君主和统治者的行为,不管谁违反了神的旨意,违反了“经书”的规定,都可以受到谴责或依法(依书)制裁,可以说上帝(真主、佛祖)面前人人平等;而中国人民以现实存在的人作为神来顶礼膜拜,这个神是至高无上的,是可以不受约束的,因而产生极权主义、独裁政权和暴君。这就是中国人迷信的可悲之处。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