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赵达功文集
·从中国强盗说起
·对民主自由追求的差异性
·腐败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攻击、漫骂和歪曲掩盖不了历史的光辉
·共产党继续执政的社会基础
·关于斯里兰卡人自杀的思考
·胡安宁理解错了
·胡万林事件与中医
·货币的诱惑和共产党腐败的特性
·可怜的远志明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马悲鸣,你的鞭尸特权我不懂
·你真的不爱国吗?—看欧锦赛有感
·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让我们高唱《国际歌》
·书法是中国的一大祸害
·书法压抑人的个性
·我说的“书法祸害”是什么含义?——写给金力文先生、晓村先生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名字:共产党员
·买凶杀人的启示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与陆坚南先生谈死刑
·中国军乐团为什么不使用中国传统乐器?!
·中国落后的传统伦理道德是中国人劣根性的社会基础
·中国人想做美国人
·中国需要新思维
·谈宗教与迷信
·中国妓女论(草稿)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被奥运会遗忘的妇女群体
·浅议财富、权力和女人
·长城是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
·谁来关心“老民运”的健康?—王若望先生疾病的遗憾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共产党人的皇帝梦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结怨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深圳强盗也要过年
·控制报道专机窃听装置事件的几种可能
·全世界向伊斯兰开战?
·虐待战俘行为将长远损害美国利益
·腐败在春节期间蠢动
·何惧共产主义恐怖?——评布什的“邪恶轴心”说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六、四十六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在此期间,我们要迎接一个民主斗士出狱,他就是因网络传播六、四真相和呼吁民主自由被关押到监狱5年之久的中国著名异议人士黄琦先生。按照刑期计算,黄琦应该在6月3日以前被释放。黄琦是在2000年6月3日被传唤拘押,6月5日被拘留,7月12日被正式逮捕。黄琦被关押在南充监狱,近几天公安已经与黄琦家属联系,竟然通知家属由他们公安安排送回内江老家。黄琦妻子曾丽女士提出疑义,要求亲自接黄琦出狱到成都,现在还在等待答覆。
   
   笔者了解到,虽然刑期已到,黄琦可能依然失去人身自由,连妻子接黄琦出狱都受到干预,而且还不能回到居住地成都。据说,即便回到内江,黄琦依然生活在被监控中,没有行动自由。这就是活生生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所谓“法制社会”。
   

   我想到的是,黄琦出狱的时间恰好是六、四纪念日期间,是中共当局最惧怕的日子。每年六月四日前后,当局自己恐慌,也在制造恐慌,他们几乎把所有与六、四有关联的人士都监控起来,甚至包括与1989年当时的学生运动无关的异议人士。此期间的气氛可谓乌云笼罩,剑拔弩张,恐惧降临到每一个异议人士身上。
   
   去年6月8日上午,我从欧洲回到北京,从机场直奔“不锈钢老鼠”刘荻的奶奶刘衡家中,但在楼下遭遇便衣和保安的阻挠。他们问我找谁,我说我去刘衡家。他们又问什么关系,我说是亲戚。我迳直上楼,他们试图阻拦,但我很快上到三楼敲门了。开门的是保姆,我们都认识,跟上来的保安没趣只好退回去了。北京警方要监控的是住在四楼的刘荻,而不是行动不便的83岁的老奶奶刘衡女士。刘荻只不过是一个北师大的刚刚出狱不久的女大学生,也不过就是写了几篇讽刺中共专制制度的文章,其被关押一年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她出狱后不过是想好好读书完成学业,竟然一直被警察骚扰和监视。从此,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就要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与警察打交道竟然成了她生活的一部份。
   
   去年6月8日中午过后,刘荻家楼下的便衣和保安不见了,与刘晓波通电话,晓波说下午他楼下的警察撤走了,深圳某六、四学生领袖住宅外的警察也撤走了。于是我判断,监控异议人士是党中央的“英明决策”,包括时间、方式等都是全国统一的。
   
   今年六、四期间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还不知道。但根据黄琦行将出狱警察的行为,黄琦人虽然出狱了,但依然没有人身自由,全国各地的许多异议人士也同样处在被监控或软禁之中。不管怎样,我们还是以微笑和胜利者的姿态迎接黄琦先生走出监狱,黄琦不是罪犯,黄琦是战士,黄琦将开始新的战斗历程。
   
   2005年6月2日
   
   
   原载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