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想念江泽民]
赵达功文集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念江泽民

   

   对过去的2004年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也不对2005年中国政治改革抱有任何希望。有人说“胡不如江”,我还真有同感。

   16届4中全会总算让江泽民离开中央军委主席的权力位置,尽管还有国家军委主席的职务,已经没有实权了,人们总算松了一口气,似乎江泽民交出所有大权人们就达到了期望值——民众已经厌烦了江泽民。此前,全世界和全中国的目光都集中在江泽民是否交出军权,从而退出政治舞台,并且人们幻想从此胡温新政可以放开手脚,启动政治改革,整理江泽民留下的烂摊子。不过,两年多来,胡锦涛的所作所为令所有抱有幻想的人大失所望,人们只是一厢情愿罢了,苛政猛虎相比江泽民有过之而无不及。

   偶尔,我心里油然产生一种失落感,茫然四顾,空空荡荡,斗志松懈,激情不在,似乎不习惯江泽民的离去。没有了江泽民,中国政治舞台上缺少了点什么。仿佛周围的世界沉寂下来,没有了熙熙攘攘的气氛。评论家缺少了一个主要抨击对象,民间绯闻笑话缺少了一个素材最多的来源,国家缺少了一个多才多艺能歌善舞的领袖,甚至连海外法轮功也倏地失去靶心。从此后,报刊、广播、电视将不再闪现那熟悉的身影,那神采奕奕的面容,那幅大号眼镜,那便便大腹,那交叉在肚子前的双手,还有那老太太般的抿嘴微笑,以及那木偶般呼喊口号的动作。有时心里还不由得念道“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ïve”,还不由得哼着《月亮河》(Moon River)、《德州的眼睛望着你》(The Eyes of Texas Are Upon You)、《我的太阳》(O Sole Mio)等江泽民喜爱的西方歌曲,还试着脚下挪动笨拙的双脚模仿着华尔兹舞步。总觉得江泽民虽然体态臃肿,大腹便便,那么高龄,依然激情四射,给一点音乐,他就能翩翩起舞,就能引吭高歌,舞姿还算轻盈,歌声还算嘹亮,还算过得去,还是那句话,“给一点阳光你就灿烂”。喜欢宋祖英的歌声也不算什么过错,我始终不相信江泽民与宋祖英的绯闻,心里也常常为他打抱不平,即便真的有爱慕那也正常——“主席也是人嘛”!您瞧,大名鼎鼎的杨振宁教授都82高龄了,不也喜欢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吗?老牛吃嫩草?“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江泽民在位15年,最大的“功绩”莫过于让权力腐败泛滥,让贫富两极分化,让社会矛盾激化。残酷镇压法轮功也许是江泽民个人最大的得不偿失,不过现在压力已经转移到胡锦涛身上,江泽民应该可以轻松了一些,在家里弹弹钢琴,唱唱歌曲,也可以游山玩水,颐养天年,也不亦乐乎?比起前任赵紫阳那垂暮的糟老头子,江泽民可是春风得意,悠哉游哉!

   江泽民的好大喜功、卖弄风流,自诩炫耀的确反应了他的个性,尤其在出访中丑态百出,丢尽国格、人格,笑柄不断。不过话要说回来,江泽民并非像自己所说“闷声发大财”,还是人老话多,口无遮拦。俗语说,“言多必失”,也说“祸从口出”,江泽民人前总是滔滔不绝,有时显得“率真”,倒也可爱。看看胡锦涛就与江泽民差远了,那句“too young,too simple”倒是像在针对胡锦涛说的。

   胡锦涛太古板,太庄重,太阴沉,韬光养晦那么多年,现在依然显得深藏不露,有点毛泽东的“神龙见首不见尾”。如果说江泽民处处杀气腾腾,明目张胆,胡锦涛则总是暗藏杀机,阴险毒辣。看不到胡锦涛的舞步,听不到胡锦涛的歌声,捉摸不到胡锦涛的心思,人们却感觉到了阴冷。他有时表现出亲民,却对民间冤案、民间维权置之不理;他有时大谈宪法的权威,却继续鼓吹党领导一切;他有时高喊要加大反腐败力度,却对蔓延的腐败现象视而不见……谁也看不到胡锦涛有进行政治改革的意图。如果说胡锦涛在政治上有所举动,并不是与时俱进,而是与史倒退。胡锦涛往西柏坡无非是要回味毛泽东的权威,借助死人加强个人权威;胡锦涛要在政治上学习朝鲜、古巴,不仅要强化专制暴政,而且也有复辟终身制嫌疑;胡锦涛2004年9.15讲话开始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说共产党专制制度“关键在于它植根于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广阔沃土”,……胡锦涛所作所为的确比江泽民还要倒退。

   江泽民把中国不同政见者关押起来,作为人质,作为筹码,要挟西方国家,与西方国家人权谈判讨价还价,真是够肮脏的。尽管是一种政治交易,尽管令人恶心,但还是在斛光交错中,在音乐舞步中,在满足虚荣心中,他不得不释放了一些异议人士。而胡锦涛则不同,他是霸王硬上弓,硬碰硬,对西方国家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不屑一顾。胡锦涛手中的牌就是经济与市场问题,就是北朝鲜核武器问题,就是反恐与美国合作问题,就是台湾问题,这些就是胡锦涛手中的筹码。对于异议人士和自由知识分子,胡锦涛只会赤裸裸的镇压。西方国家领导人只能在气氛严肃的谈判桌上与胡锦涛谈及人权问题,不可能与胡锦涛谈笑风生,不可能有轻松愉快的环境。江泽民喜欢与西方领导人个人建立私交,容易沟通交流,有些妥协可能就是由于私人感情,这也是许多西方领导人愿意与江泽民打交道的缘故。

   嗯,还是有点想念江泽民。

   2005年1月4日

   博讯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