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与陆坚南先生谈死刑]
赵达功文集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与陆坚南先生谈死刑

6月1日《多维观点》发表陆坚南先生的文章《死刑和人权》,其中许多观点我是赞同的。但是我这个从来艳羡西方人道主义的人,针对中国的现实国情,觉着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    我首先坦率表明我的观点:基于纯粹的人道主义和人类的理念,我反对死刑;基于人类社会的某个发展阶段,尤其在现实的中国大陆,我支持死刑。总的观点,死刑是人类愚昧的表现,是人类胆却和无能的表现。人类文明的完善和自我解放,最终是要彻底废除死刑的。死刑的不道德和违反人性就在于人们是使用犯罪者所使用的犯罪行为再一次犯罪,或叫重复犯罪者的犯罪。一个人使用暴力手段杀害另一个人,不管他的理由如何,也不管他是用枪还是刀,还是别的什么武器或者是用自身的力量,都是法律所不允许的,因此是犯罪行为;同样国家机器执法机关将杀人犯用暴力,不管是用刀砍头,还是枪毙,或是坐电椅、注射之类的刑罚,都是和杀人犯一样使用了杀人犯同样的手段,属于不人道的行为。只不过人们把前者行为称之为犯罪,后者行为称之为执法而已。但它们的质都是一样的,都是人杀人,杀死的是同宗。

   我认为,从当今世界来看,衡量一个国家和民族是否是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准之一就是看这个国家是否已经废除了死刑或者法律规定死刑的范围和执行死刑的量减少到最小。陆坚南先生在他的文章中写道:

   “從全世界范圍來看,已經有110個國家和地區廢除了死刑或者不執行死刑。歐洲理事會,有四十一個會員國。如今,連阿爾巴尼亞和烏克蘭都同意加入簽署條約,廢除死刑。現在,隻剩下土爾其一國沒有簽署。”

   废除死刑的国家,除了富裕的国家和地区,也不乏贫穷的国家和地区。死刑同贫富在现历史阶段看来并没有直接联系,有否死刑取决于这个国家或地区的文明程度,文明程度包括社会制度以及这个社会制度下的国民素质。

   可以下一个定论:当今世界凡是独裁专制国家都有死刑,无一例外;凡是废除死刑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

   中国是一个独裁专制国家,不仅有死刑,而且从死刑的范围之广,执行死刑的量之大,都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望尘莫及的。中国在废除死刑的道路上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即便中国明天成了民主国家,死刑的废除依然是一个长时间的事情,尽管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区,尽管台湾也是中国的一个省份,它们能够废除死刑,中国大陆不能,为什么?

   一、 如果中国现在废除死刑,犯罪率立刻成倍提高。死刑是制约犯罪分子的有效手段,就是因为人还是怕死的。

   二、 中国的传统是“杀人偿命”(其他国家历史上何尝不是!),是中国传统伦理道德的组成部分,如果杀人不偿命,违背了传统,人民群众会坚决反对。如果你正当防卫误杀了人,被杀者有权有势,那你就是住进监狱,也只好等死吧,用钱买通同窗犯人和狱警,不把你整死才怪。河南那个案子,明明是正当防卫致死一个恶霸人命,但死者亲属因为有钱有势,扬言花几百万也要人家的命,尽管高院不同意判除死刑,但地方执法机关草草作出判决,“从重从快”枪毙了事。可见,腐败到什么程度。

   三、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功利主义者,所以,为了金钱,为了物质利益,人们往往会挺而走险。南京那德国一家四口人,连大人带小孩,一律被犯罪分子杀掉,也就是为了钱而杀人灭口。因为外国人的命比中国人的命值钱,又牵涉到国家名誉,才轰动一时,象这种案子,杀中国人才无数呢,公安部门顾得过来吗?破案也要排队,也要有特权。无权又无钱的老百姓,你就等着吧!

   四、 “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果废除死刑,就是进监狱,失去人身自由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命能保住,中国人也能坚强活下去。为什么中国历史上那么多汉奸,因为中国人怕死,本来就是奴才相。当年,清兵入关,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杀的汉人无数。日本人南京大屠杀,虽然数字有不同说法,但屠杀是肯定的了。中国人不反抗就是因为怕死,我曾在另外遗篇文章中说到,当年一个日本兵可以占领中国一个村庄,而三五个日本人可以占领一座县城。中国虽然人多,但就是怕死。

   五、 如果废除死刑,犯罪分子哪怕你判几十年徒刑也无妨,对于有钱的犯罪分子,可以买通执法者,通过保外就医或其他什么名堂,也可以早早出来;暂时出不来,在监狱里好吃好喝,就象贵州有一个犯了罪的局长,在监狱里大摆酒席庆祝生日,参加者不仅有亲朋好友,还有监狱里的干警。我认识一个香港商人,因走私犯罪判了八年,不仅在监狱里可以吃喝,干警还可以带着他出狱嫖妓,没多长时间也就放出来了。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也是中国传统。

   六、 如果废除死刑,犯罪率成倍提高,假定监狱现在有500万犯人,翻一翻就是1000万人,再翻一翻就是2000万人,再翻一翻……,原来该判死刑的都住进监狱,到时候,国家用于监狱的财政开支也要相应成倍增加,监狱用地要增加,基本建设和监狱设备要增加,狱警要增加,水、电、燃料都要增加,而所有的财政开支又来源于纳税人,必然增加纳税人的负担,纳税人又不满,形成连锁反应,增加社会的不稳定性。而且,到处是监狱,成了“监狱国家”,国际影响也太坏。

   所以,中国不能废除死刑。

   是否判处死刑,中国的标准差异太大。陆坚南先生举的例子中,如“廣東韶關銀行27歲職員沈偉彪,侵吞挪用公款兩百萬炒股票,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而另外一个比他更严重的同类犯罪“河南中國工商銀行鄭州分行馬江平貪污公款四十萬元,挪用一億四千萬元,不包括挪用兩千四百萬炒股票的公款。判處死刑,緩期執行。”后者比前者严重的多,按前者的标准,后者应判几次死刑,但只是缓期执行,一般是不会执行的。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