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赵达功文集
·货币的诱惑和共产党腐败的特性
·可怜的远志明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马悲鸣,你的鞭尸特权我不懂
·你真的不爱国吗?—看欧锦赛有感
·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让我们高唱《国际歌》
·书法是中国的一大祸害
·书法压抑人的个性
·我说的“书法祸害”是什么含义?——写给金力文先生、晓村先生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名字:共产党员
·买凶杀人的启示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与陆坚南先生谈死刑
·中国军乐团为什么不使用中国传统乐器?!
·中国落后的传统伦理道德是中国人劣根性的社会基础
·中国人想做美国人
·中国需要新思维
·谈宗教与迷信
·中国妓女论(草稿)
·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被奥运会遗忘的妇女群体
·浅议财富、权力和女人
·长城是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
·谁来关心“老民运”的健康?—王若望先生疾病的遗憾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共产党人的皇帝梦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结怨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深圳强盗也要过年
·控制报道专机窃听装置事件的几种可能
·全世界向伊斯兰开战?
·虐待战俘行为将长远损害美国利益
·腐败在春节期间蠢动
·何惧共产主义恐怖?——评布什的“邪恶轴心”说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今日观察】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赵达功

   被媒体称为“打工者保护神”的平民律师周立太一直在困惑中挣扎。他是最受民工尊敬的人,是不法企业主最讨厌的人,是地方政府、司法机构、劳动管理部门最头疼的人,是律师行业内嗤之以鼻不可思议的人,是媒体记者喜欢追踪采访报导的人,也是被自己当事人欺骗戏耍的人。

   自从深圳将周立太律师“驱逐出境”以后,已经很少能听到深圳打工群体与老板、企业主之间发生冲突了,深圳似乎平静了很多,各级政府减少了很多麻烦。是不是走了周立太,深圳打工阶层就没有权益要维护了?是不是深圳的资本家和各级政府都按照法律善待工人了?当然不是。

   全国的律师事务所有一万多家,从业人员有十三万多,但对于广大打工阶层来说,中国只有一个律师,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周立太。我在深圳认识很多律师,在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没有律师愿意为打工阶层办案,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律师的经济收入问题,为打工阶层打官司,律师费得不到保障,因为工人都很穷,都很难先拿出钱来预支部分律师费,这虽然是一个问题,但还不是最根本的问题;二是帮助打工阶层打官司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仅是与强势资本所有者对抗,而且还要与维护资本利益的政府相对抗,这就不仅仅是个经济收入问题,还是一个律师的执业前途和政治前途问题。但中国还是出了个周立太,周立太不管走到哪里都会给当地政府“找麻烦”,给资本家“找麻烦”就是给政府“找麻烦”;维护工人权益就意味着损害资本家利益,也就意味着损害政府的利益。

   最近一个时期,周立太变了。童大焕在《中国经济时报》发表一篇文章《如何破解“周立太难题”》中描述周立太的“变”:

   “8年来因帮民工打官司维权而声名远扬的周立太律师,最近不得不改变自己以往给他带来荣誉和成功的游戏规则。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周立太推出了风险代理,即为民工打官司不赢不收费,而且为衣食无着的打工仔提供免费食宿,仅维持他们的吃住,每月开销就达数千元。8年来,他一共受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伤赔偿及劳动争议案2000余件,创下了工伤赔偿158万元的全国之最,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受害者的权益,并推进了广东省及深圳市的立法。曾当选为2001年广东省十大风云人物。然而,现在的周立太‘变了’,为民工打官司的初衷未变,但游戏规则却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变过去的风险代理和免费提供民工食宿而为今天的受理案件时坚决先收取一定费用(至少保证办案成本不倒贴),或者一拿到赔款就主动起诉民工,申请财产保全,以保证自己如数拿到律师费。(《南风窗》2004年7月上)”

   《南风窗》在采访周立太时,周立太诉说:“我帮助了伤残民工,伤害了自己。民工们通过我的努力拿到了赔偿,获得了实际帮助;但是他们中间有60%的人拿了钱后不付律师费就跑了,让我非常伤心。8年来为了打劳工维权官司,我得罪了深圳市各级政府和许多老板,深圳一些台商协会甚至威胁政府表示“如果不赶走周立太,我们就要搬走工厂”。但我的诉讼确实迫使政府对许多不合理的法律法规进行了修改。”

   我完全理解周立太的困境。帮助工人,维护工人权益,得罪政府,周立太从没有害怕退缩过,只不过周立太也是人,需要生活,需要支付律师事务所的正常业务支出,如果经常收不敷出,如何能继续帮助工人维护权益?

   前一段时间,舆论界沸沸扬扬的是周立太将自己的当事人告上法庭(请参阅www.zhoulitai.com中的报道),我看周立太也是被逼到了绝境。之所以这样做,用周立太自己的话说,是“被民工中不讲诚信的人‘打败’了。”因为迄今为止,已有161个当事人一拿到赔款不付律师费就“消失”了,相关当事人已拖欠他的代理费高达500多万元人民币(童大焕)。尽管如此,周立太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没有因为当事人赖账逃跑而在维护工人权益上改变立场,我认为这就是周立太的高尚之处。

   周立太选择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肯定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眼下的困境和失望,不仅使他为房租和事务所员工工资一筹莫展,也产生了回家务农的念头。他接受央视访谈的最后一句话是,“坦率地说,继续这样下去,本人就会回家当农民,我不后悔,农民不丑”。(朱述古)

   当然周立太还没有回家当农民,他还要继续为维护农民工的权益继续自己的事业,只是要改变一下游戏规则。问题是:在维护工人权益问题上,中国需要更多的“周立太”,十多万律师谁愿意出来做“周立太”呢?在维护工人权益方面,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组织——共产党做了些什么呢?中国的工会组织跑到哪里去了?难道就一个周立太立马横枪孤身奋战吗?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中国工人权益固然十分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当局如果真的下决心保护工人权益,就应该允许工人群体成立独立的工会组织,这个组织要独立于政党之外,独立于政府之外,独立于官方工会之外。现在中国激化的社会矛盾,激化的劳资矛盾,独立工会呼之欲出,让我们为之努力吧!

   2004年7月23日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居深圳 (7/23/2004 2:31:18 PM)

   本站网址:http://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