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中国拒绝宗教]
赵达功文集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林雄在深圳能有所作为吗?
·义和团咋又回来了?
·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
·地震与六四,母亲与人性——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写
·希望也为六四死难者下半旗
·新闻开放是昙花一现,中共终于露出狰狞面目
·北京奥运正在导致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
·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既封杀温家宝又封杀刘晓波的背后逻辑
·爱国主义与抵制中国货、中国籍
·处决杨佳当天我在上海
·美国仍是世界第一
·我看陈绍基的书法不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拒绝宗教

   赵达功:中国拒绝宗教

   作者:赵达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最近,有些读者给我来信,对我的宗教观点进行善意的批评。有一位正在考GRE的读者,不知在什么地方看到了我在半年前写的一篇东西《可怜的远志明》,对我的观点表示了强烈的不满,但他的诚恳使我很感动。说实话,我对远志明先生是尊重的,“可怜的”三个字的确会叫人误会是对远志明先生的嘲弄。我写那篇文章的本意是可惜远志明先生,从一个致力于中国政治改革事业的人物,突然在失败之后,到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发现了解开心灵的钥匙,重新寻找到精神寄托,那就是基督教。甚至远志明先生异想天开,劝我们敬爱的江总书记入基督教。远志明先生的心情我是理解的,但我个人认为太可惜了,借助于宗教力量在中国实现民主自由,那是不可能的。我从来还没有看到哪一个西方民主国家或哲学家,提出中国的民主自由之路必须通过基督教的广泛传播来实现。 的确,现在世界上大多数民主国家的人民主要是信奉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下同),并且,民主自由理念发源于信奉上帝的国家,但不能因此就可以证明是上帝给予了民主自由,“天赋人权”的“天”,也许有人理解为就是上帝,但由于世界上不同宗教的存在,每个宗教都有自己的神,因此这个“天”决不能理解为上帝,何况还有众多的无神论者。那么,我们可以认定,民主自由不能与宗教联系在一起。信奉印度教的印度是民主国家,信奉伊斯兰教的土尔其、印尼、马耳他、阿尔巴尼亚等是民主国家,信奉佛教的泰国、柬埔寨是民主国家,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家或地区(指的是整体民族)如日本、韩国、台湾等,也是民主体制的国家或地区。民主国家都是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国家尊重每一个公民的信仰自由。当宗教成为个人事情的时候,宗教的多样化是民主自由体制的象征。不同宗教的包容、共存,是体现民主理念的最好证明。政教合一的国家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国家,由于宗教在政治上常常体现为宗教的排他性,并且宗教意义是政治意义,维持单一宗教统治的制度必须是专制制度。 一提到宗教的历史,我们首先想到的是西方的历史,最多加上亚洲印度、巴基斯坦的历史,而东亚国家,尤其是中国,中国的历史决不是宗教的历史,如果涉及宗教,中国的历史似乎可以说成是反宗教的历史,尤其是反对基督教(天主教)的历史。至于道教,大多数中国人不承认是宗教,和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印度教等相比较,道教哪里有宗教的味道?装神弄鬼,玩玩炼丹术、房中术,怎样延年益寿、固本存精之类的,倒是道教的拿手绝活儿,跟宗教有什么关系?所以去年召开的世界宗教大会,中国代表团竟然将道教也列入其中,我是觉得很可笑。中国人不信教,这是我曾经的观点,当然指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就是许多所谓信教的群体中,大部分是将信将疑或半信半疑,在中国传播宗教,以为宗教可以教化中国人民,那是不了解中国的国情,也可以说是不了解中国民族(汉族)的文化特征。 宗教的神圣性我们是理解的,当美国总统宣誓就任时,当婚丧嫁娶时,当在法庭上作证时,手抚一本《圣经》,那是很庄严的。由于宗教徒对神的敬畏,使西方国家在社会伦理道德方面的确先进于中国这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家。中国人民也正是因为没有宗教信仰,没有对神的敬畏心理,所以在社会公德方面缺少自觉性,也就是许多西方人甚至包括日本人认为中国人缺少教养。说没有教养也合适,中国人不信教,哪里来得“教养”。中国人虽不信教,但却信人,信皇帝、伟大领袖、父母官、信哥们义气等,就是信神,也是同时信一大把神,而且许多神都是现实中的人。神信的种类多了,神的力量也就没有了。许多神中国人是根据实用来的,如伟大领袖当年中国人都把他当作神,天天喊万岁。现在他老人家的画像依然挂在天安门城楼上,他的尸体还完好保存在纪念堂里,可是大多数人已经不信了,变化也快得很。 中国人几千年来,靠的是“孔孟之道”来维持社会伦理道德秩序,但由于缺乏神圣性,也就是宗教的神圣性,人们不存在敬畏心理,所以必须以专制统治方式来治理,孔孟之道加上严酷的法律制裁来维持社会正常运转。到了共产党政权用共产主义理念(孔孟之道都要废除)加上严酷的专制镇压,社会也能在道德的似是而非中运转。“教养”一般用于有文化的书香门第,历史上的绝大多数中国人没有文化,也就没有了教养。文化高的有高的教养,文化低的有低的教养,没文化的就没有教养。城里人经常说农民没有教养,其实指的是文化差距,尽管也存在习俗民风问题。 宗教尤其是基督教,从西方的发展看,的确是个好东西,直到现在西方的文明重要的是宗教文明。自以为儒家学说高于一切学说的中国人,当然鄙视蛮夷文化,基督教更是神鬼学说,而“敬鬼神而远之”的文明中国人如何接受宗教学说。所以基督教在中国进行传播时,不仅统治集团不能接受,就是老百姓也不能接受。 中国人之所以抵制基督教,首先是因为传教者的长相不顺眼,一看就是蛮夷洋鬼子,人高马大、肤色白皙、金发碧眼、胡子邋遢,简直就是怪兽,就是未开化的野蛮人,与我们中国人习惯描写的鬼魅差不了多远。第二,耶酥作为上帝的化身,那长相没有一点中国人的样子,中国人怎么会相信那样的神。第三,那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赤身裸体的人(耶酥)血流满面,也的确让中国人感到惊骇和不可理喻。别说是中国皇朝抵制西方宗教,就是封闭中的中国老百姓也自觉抵制基督教。1563年开始,传教士利玛窦在广东肇庆曾经逗留七年进行艰苦传教,但经常遭到当地民众的攻击,上帝的福音没有被中国人接受。利玛窦后来北上,到京城传教,一开始就被抓了起来。要不是用钟表这洋玩意上贡,迷惑了皇帝,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基督教传教不能仅靠《圣经》,传教士往往带来西方的科学。如果说西方有什么可以吸引中国、日本的东西,那唯一的就是科学。虽然开始对西方的一些科学也拒绝或持怀疑态度,如珈利略、哥白尼学说,但只要能够证明实用和有用,中国人还是立即接受的,如望远镜、钟表、天文历法等。中国、日本等东方国家接受了科学但并不同时接受神学。尽管现在东西方科学差距已经大大缩小,但基督教始终没有在东方占据重要位置。世界人口中十几亿信奉基督教(天主教)的教徒,主要分布在西方(欧美),而人口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中国,依然是罗马教皇梦想的上帝福音未开垦的处女地。当年利玛窦等传教士运用西方科学发明来影响中国,的确是聪明之举,遗憾的是,科学甚至火与血的战争征服,可以唤醒中国人民,宗教力量始终不被中国人接受。蒋介石先生可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当然他夹杂中国传统文化),但是他作为中国最高统帅,决不敢号召中国人民跟从他的信仰,反而那位“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无神论者毛泽东,却能率领中国农民进行成功的革命。那洋教是中国人始终抵制的歪理邪说,中国的领导人即便接受西方宗教也不敢与人民对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中国人传统上对外来民族是抵制的,对外来民族的文化更是抵制,何况宗教呢!佛教被融入了中国文化,但也仅仅是融入,佛教仅仅为中国统治者和中国老百姓所利用,或作为中国文化的补充,始终没有象泰国(甚至不能象日本、韩国)、柬埔寨、蒙古和中国封闭的西藏地区那样,成为民族文化的主流;伊斯兰教一直在汉族人边缘上徘徊,更没有被汉族人接受,连渗透都困难。中国人固执自己的传统文化是根深蒂固的难以改变的,整个民族自觉不自觉的抵制任何宗教,我甚至愿意相信,未来时代,随著科学的进一步发展和世界不安定因素作为宗教冲突表现形式,中国人是不可能成为宗教国家,尤其是不可能成为基督教的乐园。 我认为,中国现在炒得沸沸扬扬的法轮功也是一种宗教性质的组织,是一种隐性的宗教。在我所认识的周围圈子里的中国人,没有一个是法轮功信徒,不管在中国南方还是北方,它的力量的确很薄弱,它对社会乃至共产党统治的危害微乎其微,共产党之所以对法轮功镇压,其根本原因决不是因为它动摇共产党的统治,恰恰相反,是利用镇压法轮功(这是中国人民普遍可以接受的)来转移共产党统治危机真正原因的视线,关于这一点,我会在另一篇文章中详细阐述我的观点。 我这次春节期间到北方,发现一个隐患,就是中国天主教(基督教)的腐败现象同共产党腐败体制一样蔓延。我想提醒罗马天主教皇或世界基督教组织,如果宗教腐败在中国蔓延,将会对天主教(基督教)在中国的宗教事业一个毁灭性打击,到时候可不是发生类似马丁路德金的宗教革命,而是中国人民对宗教的长期整体抵制和对抗。关于中国宗教腐败现象,不光是基督教(天主教),包括长期腐败中的佛教。或许这几天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就宗教腐败问题写一篇东西。 宗教在人类文明史上的进步意义是不可否定的,但中国人虽然没有宗教文明的辉煌历史,也不必补课,就象世界上有些原始部落或奴隶制社会,也不必非要经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民族走过的道路。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之路与宗教无关,宗教救国论已经不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接受,上帝的福音不需要在中国降临。2001年2月15日2/16/2001 3:29:00 P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