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赵达功文集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 趙達功

   ● 在西醫科學產生之前,人類在瘟疫爆發和許多致命絕症面前,都是束手無策。中醫為人類健康有過貢獻,但它畢竟不是科學,不能靠它戰勝一場大瘟疫。

     中國官方已經推出中醫藥防治薩斯的方案,指導全國抗擊薩斯病毒的蔓延,中國媒體則極力誇大中醫藥防治薩斯的「神效」。大力推崇中醫藥防治薩斯,香港也有人將中醫藥與愛國主義、民族主義聯繫起來,抨擊在殖民統治下香港中醫藥界倍受歧視云云,將香港的回歸與中醫藥的回歸相提並論,筆者實在不敢苟同。

     中藥材防治薩斯的作用,只是用「清熱」、「解毒」、「化濕」、「透邪」等抽象神秘語言來解釋,而這些語言根本不是科學語言。據《經濟參考報》報導,四月二十六日,中醫藥防治「非典」學術交流會在北京藏醫院召開。這次會議大力提倡用中醫防治薩斯,許多中醫專家教授的言論大有蔑視西醫,蔑視科學,褒中醫貶西醫的味道。如賈謙教授問鄧鐵濤老人,現在沒有找到「非典」病因,也沒有確定是哪種病毒,如何採取針對性措施?鄧鐵濤答:「中醫看病,不必去搞清敵人是誰。」「不必去搞清敵人是誰」,恰好說明中醫是抵制科學的。

   中醫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科學   自從西醫進入中國以來,傳統中醫作為中國主流的醫學已經逐漸讓位於西方醫學。現今中國,從城市到鄉村,中醫越來越不吃香,而西醫卻被人們當成是治療疾病的最主要手段。雖然還有許多人看中醫,尤其在治療疑、難、絕、頑症上。但在我看來,往往都是些西醫已經無法醫治轉而再讓中醫試試而已,正如俗語所說「死馬當作活馬醫」。如果那些所謂疑、難、絕、頑症一旦被偶然醫好,於是便大吹大擂,稱為神醫,被冠以「妙手回春」、「華佗再世」、「逢凶化吉」等美名。「報喜不報憂」不光是中國自古以來專制制度一貫的傳統,在中醫治病救人方面也一貫如此。病人很多情況是被「醫」死的,但病人死了被認為很正常,很少有人追究中醫的責任。而醫療事故是現代術語,赵\、錯誤用藥導致病人死亡的,大都要追究醫院和醫生的責任。西醫的好處就在於是科學,是可以評判的。而中醫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對病人在診斷上,治療方法上不能統一,沒有甚麼檢驗標準,就是拿出幾百年上千年的《黃帝內經》、《本草綱目》、《傷寒雜病論》、《金匱要略》、《千金方》等中醫經典來對照,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現在中國抗薩大有中醫想與西醫決一雌雄的樣子,但畢竟政府和平民百姓都不把中醫看在眼裏,中醫理論實在也不是甚麼科學,只有守舊的學者為中醫貼上「辯證法科學」的標簽。有人說「中醫是經驗的科學,西醫是實驗的科學」,這是在混淆「科學」概念。中醫只能與十七世紀以前的西方醫學相提並論,不是嚴格意義的「科學」,它缺少邏輯推理、數學描述和實驗驗證,而科學必須以此來檢驗。

   一大堆壯陽鞭藥比不上一顆偉哥  在國際體育比賽中,運動員往往要進行藥檢,以確定運動員是否服用違禁藥物。不乏中國運動員被檢驗出呈「陽性」,被國際體育組織懲罰。但許多運動員喊冤,說沒有服用國際組織公佈的違禁藥物,但服用了中藥,那些中藥材裏含有興奮劑之類的成分。可見,中藥雖具有神秘性,但逃避不了西醫的科學驗證,而中醫自己卻搞不清中藥究竟是甚麼東西。中醫所說的「以形補形」也讓西方人大惑不解,牛鞭、狗鞭、虎鞭等都是中醫壯陽補腎的特效藥,吃了這些可以讓男人雄風凜凜,是否真的如此,沒有任何實證的調查。但西方人發明的「偉哥」卻肯定能起到「鞭補」的作用,否則為甚麼「偉哥」一進入中國市場就成了搶手貨,將中醫那些壯陽藥通通壓得雄風不再。

     筆者並非認為中醫不能治病,只是覺得真正的傳統中醫是瞎治病,「瞎貓碰著死耗子」的事情居多。按照中醫學的方法,不可能會發現疫苗,不可能會發明抗生素,不可能減少人類死亡率,提高人類的壽命。中醫治療疾病沒有普遍性,其普適性局限於中藥材,其治療卻極具個別性,甚至具有神秘性。對於一個病人,一百個中醫通過望、聞、問、切可以有多種診斷,能開出一百個不同的中藥方。這就可以解釋為甚麼中醫在民間有那麼多的單方、偏方、驗方、祖傳秘方(最近抗薩連百年前義和團揭貼傳單上的所謂防洋人下毒的解藥也出現了。)而西醫對於病人,如通過化驗等手段對疾病進行考查,檢測到病人炎症所在,對症下藥使用抗生素,一百個西醫開出的處方和藥劑量大致應該是相同的,沒有任何神秘性,是甚麼就是甚麼,有辦法治療就是有辦法治療,沒有辦法就老老實實講沒有辦法。但任何疾病對於中醫來說是沒有不可治的,這完全是開玩笑,對病人的好處僅僅是精神上的安慰。

   誇大中醫貶低西醫是一種愚昧  西方醫學的起源與中醫學十分相似,都是從巫術和巫醫開始。但是醫學成為科學是西方人對人類的貢獻。西方醫學起源於古希臘醫學,《康橋醫學史》對古希臘醫學的一個定義描述:「它是一種整體醫學,強調心與身、人體與自然的相互聯繫;它非常重視保持健康,認為健康主要取決於生活方式、心理和情緒狀態、環境、飲食、鍛煉、心態平和以及意志力等因素的影響。在這個傳統中,要求醫生應當特別重視研究每個病人個體健康的特殊性和獨特性。它關注的是病人而不是疾病,強調的是病人和醫生之間的主動合作。」這種描述大可適用於中醫學,幾乎可以說就是對中醫學的描述。我相信古希臘醫學和中醫學都是非常有用的醫學,都曾經為人類的健康做出重要貢獻,就如同中醫仍在為抵抗薩斯方面依然做出有效貢獻一樣。但古希臘醫學和中醫學畢竟都不是科學,不可能依靠其來戰勝一場大瘟疫。歷史證明,在西醫科學產生前,人類對瘟疫的爆發和許多致命絕症完全束手無策。

     除了誇大中醫防治薩斯的「神效」,電視熒屏上也不斷看到一些神化中醫的電視劇,《神醫喜來樂》、《皇朝太醫》在弘揚中華國粹時,極力貶低西醫,而將中醫神化到能醫治百病的地步,令人悲歎。《神醫喜來樂》這樣一組鏡頭:有一個上吊自縊婦女被送來搶救,洋醫生一看,急得上前欲進行口對口人工呼吸,由於中國「男女授受不親」傳統不允許洋人進行人工呼吸。這時,神醫喜來樂使用了自己拿手秘技,用棵大蔥就將自縊垂死的人救活,讓洋醫生嘖嘖稱奇,自歎不如。此法源自《本草綱目》,現在的中國人對於垂死的人還是都使用人工呼吸方法,大蔥刺耳顯然是邪門歪道,怎能救治人命?

     「科學是戰勝非典的有力武器」,這是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五月十七日開始的科技活動周致信中明確指出的。他認為,戰勝非典最終要靠科學,靠在疾病診斷、治療、預防等科學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消除人們的恐慌心理要靠科學。科學思想和科學態度,能使人們獲得信心和勇氣。破除封建迷信和愚昧思想要靠科學。對非科學的中醫,西醫可以參考研究,但與之結合就太自貶身價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