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赵达功文集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赵达功: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4月11日《多维新闻》发表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的文章,极力为国际恐怖主义罪行开脱,将恐怖主义定义为“……主要是弱者对抗强者、穷人对付富人的手段。”洗岩先生将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相提并论,并引用李寒秋先生的话,说“霸权主义和恐怖主义是孪生兄弟”。洗岩先生笔锋一转,认为霸权主义和恐怖主义二者的差异在于“它们先天上是孪生兄弟,后天境遇也天差地别;一个是王子,一个是贫儿。” 洗岩先生显然没有搞清楚事实,或者说就是睁眼说瞎话。国际恐怖主义是否与贫富有关?世界上最贫穷的地区和国家在哪里?我们必须承认这样的事实,非洲最贫穷,除去非洲,最贫穷的国家还有很多,尤其是亚洲众多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北朝鲜、印尼等国家,但是这些贫穷地区和贫穷国家并没有在国际上发动对富有国家的恐怖主义袭击,就是从上个世纪东西方冷战对峙时期,也没有发生针对平民的国际恐怖主义袭击。尽管共产主义阵营在世界各地支持共产党游击队的武装颠覆战争,但没有人说那是恐怖主义行经。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很穷,上个世纪60年代竟然还饿死3000万人,但中国没有发生对西方富裕国家的肉弹或针对平民的爆炸事件。如今,非洲国家依然很穷,最穷的国家也没有发生对富裕国家恐怖主义袭击。最穷的国家如北朝鲜,虽然扬言发展核武器,虽然进行长程导弹试射威胁美国和日本等国家,但还没有发现北朝鲜对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进行了恐怖主义袭击。恐怖主义与贫穷有什么本质联系? 9.11事件是穷人对富裕的美国进行的恐怖主义袭击吗?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9.11事件是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所为。构成基地组织的人员首先来自富裕的阿拉伯国家,拉登本人也是亿万富翁。沙特、埃及等中东产油国家才是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其次,国际恐怖主义组织的力量来自于极端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他们是打着真主和古兰经的旗号。美国和欧洲惧怕的是阿拉伯人,惧怕的是伊斯兰世界,从来也没有惧怕过共产主义世界。所公布的邪恶国家,除了北朝鲜和古巴,其他诸如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利比亚都是典型的伊斯兰教国家,而且都集中在中东和海湾地区。古巴就在美国后院,如果古巴搞了恐怖主义活动,尤其在冷战后失去前苏联坚强后盾的形势下,美国早就毫无顾虑地向古巴开刀了。显然,国际恐怖主义的形成和存在直接与宗教文化相关联,而与贫穷没有本质的必然联系。 洗岩先生还讲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说“富人对富人,穷人对穷人,用恐怖主义谁也占不到便宜,无非两败俱伤,一般也犯不着如此。只有当弱者面对强者,面对权势者时,手无寸铁,力不如人,只有烂命一条;唯有拼着粉身碎骨,也要在权势者身上啃个牙痕,这种所谓的‘不对称攻击’,就是恐怖主义了。有些专家学者孜孜不倦地论证什么‘恐怖主义是当前世界最大威胁,是全人类公敌’,这在抽象上说得通,但放到当今现实背景下,就难免似是而非。因此,这些人要不是权贵的帮闲;要不就是昧于时务,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了。”不知道洗岩先生的这番话是要表达什么意思?洗岩先生所说的所谓“弱者”应该都是专制独裁暴政国家吧,民主国家尽管有些很贫穷和很弱小,但不可能走向恐怖主义!弱小的民主国家不仅不可能对富裕的民主国家进行恐怖主义袭击,更不可能对专制独裁暴政国家进行恐怖主义袭击。因此,我可以下结论,专制独裁暴政国家其邪恶政权对本国人民实行残酷统治,表现了“强者”的一面,实际上还是外强中干。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政权以及阿富汗的塔里班政权覆灭的事实,说明他们根本没有民众基础。他们的“强者”面目是靠刺刀和暴政,但面对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时,他们简直不堪一击。 “民主国家无战争”。当今世界所发生的战争是民主国家对专制国家的战争,其战争的根本目的是消除专制制度和暴力政权,是为了世界和平和普世的人权价值观的实现,是为了建立良好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洗岩先生非常同情伊拉克的萨达姆邪恶政权,用“防盗门窗”说来为它辩解:“从技术上看,恐怖主义者趁着那些富婆富翁们没有防备之机,还能冷不丁凑上去打人家一拳;现在人家防盗门防盗窗都安装好了,再想下手,可就没那么容易。反之,穷人们对富人家放出的霸权主义恶狗却毫无办法,简直是束手无策。不但防盗门窗没什么作用(况且,他们也装不起),国际规则、民主程序也无济于事,他们真是喊天不应,求告无门,就象现在的伊拉克。”伊拉克在世界上也不是穷国家,洗岩先生硬是将伊拉克拉进贫穷阵营国家,以证明战争是富人对穷人的战争,太牵强了吧!洗岩先生的文章避开恐怖主义与“专制”、“暴政”的同一性,闭开“人权”、“民主”、“自由”这样的根本问题,大谈“霸权主义”,甚至认为霸权主义比恐怖主义杀人更多。洗岩先生说:“无论从性质的恶劣程度,还是从可能造成的危害大小看,霸权主义都远甚于恐怖主义。霸权主义动辄可以血流成河,杀人灭国如割草;恐怖主义与之相比,不可同日而语。”这更是胡说八道。美英联军推翻萨达姆政权的战争,其导弹、激光制导炸弹的准确性,尽量避免和减少了平民的伤亡,可谓是“仁义之师”。至于说对敢于抵抗伊拉克军队进行的“杀人灭国如割草”和“血流成河”,那是战争行为,决不是恐怖主义。恐怖主义是对平民的武装袭击行为,而战争是军队对军队,洗岩先生自己混淆概念,无非是要混淆视听,引导读者走向歧途。洗岩先生应该清楚,萨达姆对本国人民的屠杀才是“杀人如割草”,甚至对库尔德族人使用化学武器,那些诸如割鼻耳等酷刑,更是令人毛骨悚然。为什么洗岩先生不去评论萨达姆政权的邪恶呢? 最糟糕的是,直到现在洗岩先生还在为9.11恐怖主义袭击辩护,“如果恐怖主义者也有精确制导炸弹,他们还会使用人肉炸弹吗?如果他们有把握炸掉白宫,他们还会选择世贸中心下手吗?”9.11袭击是两架飞机袭击了世贸中心,一架袭击了五角大楼,另一架是因为机组人员(还是乘客)与恐怖分子搏斗,恐怖袭击阴谋没有得逞,如果得逞,袭击的目标就是白宫。洗岩先生简直到了胡言乱语的地步,忘记了对五角大楼的袭击,也忘记了可能对白宫的袭击。9.11恐怖主义袭击并非因为没有把握炸掉白宫而去炸世贸中心的,那是同时进行的恐怖主义袭击。 2003年4月1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