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赵达功文集
·何惧共产主义恐怖?——评布什的“邪恶轴心”说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
·从诺贝尔奖看伊斯兰世界的衰落
·胡锦涛上台后定将讨伐前朝权贵
·“母亲”出卖了儿子
·中国工人阶级与知识份子
·工潮将导致政治改革和共产党分裂
·布什的口无遮拦和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
·恐怖主义还是人民战争?
·杜绝政治上的“吹牛”才能杜绝经济数位上的“吹牛”
·相对论与社会平等的意义
·虚心假意的民主政治改革——评广东省票决市委书记
·赵达功:请海外个别“中国工运组织”不要煽动共产党镇压工潮
·赞杨建利博士“献身的精神”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爲中国新闻自由呐喊──写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
·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工人权益——给C女士的一封回信
·北方工潮与南方工潮性质不同
·刘晓波拒绝出国与杨建利偷著回国
·毒妇人、黄蜂、肉弹及其他
·对本国人民进行恐怖统治是最大的邪恶
·意识形态依然决定世界格局
·裹脚、美容与形象工程
·六四是永恒的话题──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中国领导人敢效仿金大中吗?
·民运人物永远是“人物”
·将来还是要恢复中华民国国号
·看胡锦涛如何擦屁股?
·中国工人阶级的出路在哪里?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毛泽东拒绝西方文化和江泽民炫耀西方文化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盗版的臭豆腐和盗版的香饽饽
·中国科盲作家从“不学有术”走向“不学无术”
·井冈山上黄旗飘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看朱熔基那张脸,经常面无表情,如同黑脸包公一样,像个铁面御史,清官的脸谱大概也就是这样的。现在中国电影、电视剧中的清官形象,也几乎都是出自朱熔基,朱熔基这张脸是清官的形象脸谱。不信你看看《生死抉择》里的李高成,《天下粮仓》里的刘统勋,演员王庆祥那张脸与朱熔基很像,不得不佩服导演的眼力,清官形象的脸谱化,是和人的个性分不开的。我曾经写过一篇《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的文章,那是中国人传统的清官情结所致。在与封建专制统治没有本质区别的共产党专制统治下,人们期待公正、公平,有苦可以倾诉,有冤可以伸冤。是否可以期待专制下的法律制度呢?不能。正是因为不能,才会有包青天的故事,中国老百姓才需要朱熔基。能够为民请愿、为民伸冤的不是法律制度,而是人,这个人是当官的人,而且是个人民信赖的清官。自古以来,中国都是人治社会,而不是法治社会。那是因为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也有“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何况“网开一面”,“将功补过”,“戴罪立功”等,也都是当官的逃避法律制裁经常使用的开脱借口。过去这种逃避法律制裁经常是公开的,并不都是暗箱操作。皇帝的金口玉言,可以酌情免你的罪或者减轻处罚;也可以在大殿上有人为你说情,使你免受刑罚。现在的中国,区别于封建社会的是犯罪官僚一定要隐瞒事实,在犯罪事实已经公之于众时,总书记、主席、总理、委员长等也不能给你将功赎罪或戴罪立功的机会。隐瞒事实真相就成了贪官恶吏的唯一手段,怎样才能隐瞒呢?那要看你有没有后台。过去说的“朝中有人好做官”以及“背靠大树好乘凉”就是这个意思。中国的法律是根据当权者嘴巴所说,他可以这样说,也可以那样说,完全是个人决定的事情。法律只不过是当权者愚弄人民、压迫人民、统治人民的工具,法律是对付刁民百姓的,主要目的是让百姓顺从封建统治秩序,老百姓在法律面前怎敢说话?“衙门大门朝南开,有理无钱别进来”,这不仅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写照,也是共产党专制统治下的写照。所以贫苦的百姓只能冀望于严格执行法律,敢于为民请命的清官。贪官多如牛毛,清官可是凤毛麟角,那包青天的故事也只是传说,但老百姓还是幻想着清官大老爷,指望着青天大老爷关心他们的疾苦,为他们说句公道话,能为他们请命伸冤。每当豺狼当道,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时,与老百姓呼唤清官这种渴望的同时,清官大老爷也就会应运而生。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经济得到发展,给了中国人民休养生息的契机。但是随之而来权力腐败,财富分配不公,又造成社会迅速两极分化,社会矛盾日益加剧。一九八九年春夏那场被当局称为“反革命暴乱”或“动乱”的运动,就是社会矛盾激化的必然结果。学生和民众反腐败呼声动摇了共产党政权,共产党也从中得到了教训。民意不可违,“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个封建皇帝都懂得的道理,共产党当然也懂得。在这个节骨眼上,民众呼唤清官,清官也就应运而生。朱熔基也就在这时候被邓小平指定为候任总理。一九八八年三月,朱熔基宣布:“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义无反顾,一往直前,为人民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句话感动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中国人就指望“朱青天”了。不错,随后朱熔基的确在反腐败斗争中站在了前沿,并且杀了一些贪官,特别是在江西抗洪前线含泪痛斥“豆腐渣工程”,赢得了中国老百姓的信任,从此,“豆腐渣工程”也成了中国语言的专用成语。但是贪官越反越多,豆腐渣工程层出不穷,比比皆是。虽然有清官朱熔基做当朝宰相,只反贪官,不触动根本所在,腐败之风不仅不能刹住,反而“春风吹又生”。对于中国的官僚阶层,腐败之风来源于专制制度。诺大的一个中国,仅凭清官来治理,那只能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朱熔基爱憎分明,疾恶如仇,让所有贪官都胆战心惊。但朱熔基是人,不是神,也不是小说故事和传说中的尽善尽美的“包青天”。刚愎自用,独断专行也是朱熔基的个性。由于个性的原因,他经常会犯一些意料中的错误,倒是可以看成枝节问题。我有个朋友,也是同事,叫许国锋,曾经任河北省人民银行行长。说是同事,因为我们在一起工作了十几年;说是朋友,因为我们之间无话不谈,尤其在银行工作认识上经常一致。他现在已经退休,如果没有什么疑问的话,他应该是在河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当年朱熔基任副总理兼人民银行行长时,听人汇报(打小报告),发现河北省人民银行有问题,于是对行长许国锋做出行政降级处理。之后春节期间,我去石家庄到许国锋家里看望了他。当时他向我讲述了整个过程,他认为是冤枉的,被降职的具体原因在这里也就不说了。但是有一点,就是朱熔基不允许他解释。由于是降级处理,而不是摘去顶带花翎,当时的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安排他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去年的一天,有个银行界的朋友跟我聊天,提到许国锋,又回忆起当年的事情。他告诉我,许国锋在任河北省政府副秘书长时,有一次去北京开会,又让朱熔基碰见了。朱熔基指着许国锋问旁边的人:“这是谁?好像在哪儿见过。”有人告诉他,是原来的河北省人民银行行长。朱熔基想起来了,说“这个人怎么也能来参加会议?”通过对许国锋的处理,可以看出朱熔基刚愎自用,独断专行的个性。有两点说明了问题,第一,他不给许国锋本人自辩的机会。其实当时河北省人民银行的问题是全国各地人民银行普遍存在的问题,而且河北省的问题并不严重。处理的偏重也不算得什么,哪里能完全恰倒好处。对于降级处理也无所谓,问题是应该允许别人自辩;第二,以后再次碰到许国锋,竟然“记仇”,还不允许人家参加金融会议,这就太小肚鸡肠了。反过来,许国锋倒是大度,对我说,“他做个总理已经很累了,不容易啊!”其实许国锋是一个大大的清官,可惜这样的清官让比他大的清官赶下台。我不是心理学专家,同性相排斥,同样个性的人是否也同样相排斥?也许冥冥之中就是这样的定数?许国锋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好像是地主成分),始终得不到单位重用。文化革命时,见人矮三分,默默地夹着尾巴做人。但是由于勤奋,知识渊博,业务熟练,领导经常用他的才,但不提拔他,更不准许他入党。生活上他很俭朴,工资不高,还养活两个孩子和四个老人。我记得很清楚,冬天办公室生炉火,中午大家都到饭堂吃饭,只有许国锋一个人留在办公室,用一个沙锅煮一锅高粱面粥,放上几个菜叶,撒一点盐,这就是一顿午饭。他没有吸烟喝酒的嗜好,也真是穷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从一个科员,升到科长,市行长,省人民银行行长,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上去的。而且完全是靠自己的工作能力,从来不懂得行贿受贿,更没有背景。没有背景,又不懂得拍马屁,不会受贿,当然更不行贿,这样的官是当不长的。有一年,我去石家庄看望他,他当时已经是省人民银行行长,我还以为他会招待我去什么大酒店吃饭。谁知道约好了见面地点,他竟然踩着自行车来见我,然后把我领到他家里。一看,住房面积不超过70平方米。他太太做饭,我们俩聊天。吃饭时就上了两个素菜,另外还有一个袋装扒鸡,是专门为我准备的。刚吃了两口,他突然站起来,在床下拿出半瓶丛台酒来,对我说:“忘了你是喝酒的。”说着,把酒倒在一个茶杯里,递给我。他被降职后,我到他家,看到他新买的沙发,很好笑。那人造革沙发大概值200块钱。他告诉我,这些天很多人来家里看望他,总得有地方坐。如果没有被降职,他连沙发都没有。像他这样的官员,除了报纸上宣传的焦裕录、孔繁森之外,现实生活中我只见过许国锋一个人。并非是因为许国锋被降级我对朱熔基耿耿于怀,十年过去了,我才想起当年的这段故事。朱熔基刚愎自用的个性更多的反映在他的经济和金融政策方面,甚至有时候我怀疑是不是真的?农村费改税,国营企业三年脱困,都是夸夸其谈,根本不现实和不是事实。江西一所小学发生爆炸案,造成42人死亡,朱熔基竟然也相信是一名精神不正常的自杀爆炸者引爆的。并且不顾事实,一口否认这所学校的孩子们在过去4年里被迫在教室里生产鞭炮。在处理汕头骗税大案上,也畏首畏尾,停滞不前。棱角真的被磨平了?这不由使我想起了那句话:“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闻不知其香;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闻不知其臭。”做了多年的总理,经常与贪官小人在一起厮混,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锐气大不如从前。是的,他也太累了,像他这样的勤奋的清官有几个?

   2002年2月1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