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赵达功文集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林雄在深圳能有所作为吗?
·义和团咋又回来了?
·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
·地震与六四,母亲与人性——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写
·希望也为六四死难者下半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1948年1月30日下午五点十七分,圣雄甘地被印度教极端分子罪恶的子弹刺杀了。倒在血泊中的他双手合十,口里喃喃道:“神啊!”这一天是星期五,正是耶稣受难日,也是圣雄甘地的罹难日。尼赫鲁通过广播电台沉痛的向全国人民宣布这一悲痛的消息:“我们生命中的光辉消失了,整个国家沉浸在黑暗之中。我们敬爱的首领,我们称之为巴布或国父的人离开了我们。我刚才说光明消逝了。不,我说错了,因为照射在这一国土上的光辉并非普通的光芒,千年之后,它将永远放射出耀眼的光芒,世人们将看到这灿烂的光辉,因为它将为所有人带来慰藉,它代表生命与永恒的真理,带我们古老的国家走向自由。”(《甘地传》) 甘地穷毕生精力致力于印度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的斗争,开创了使用非暴力手段争取民族独立斗争的历史,直至其逝世前的一刻,还在通过非暴力手段解决宗教和种族冲突。一想起甘地,我们的脑海里一定会出现一幅图画:一个光秃秃的脑袋上架着大号铁架眼镜,光着脚丫,身上裹着自己亲手纺线织成的白布,弯腰驼背骨瘦如柴的慈祥老人,拄着拐杖向你走来。 甘地非暴力的不合作运动最终迫使老牌英帝国政府屈服,印度人民没有经过武装革命,国家和人民没有陷入战争带来的生灵涂炭、哀鸿遍野。当然遗憾的是,在大英帝国殖民统治下没有发生战争和大规模流血冲突,在独立之后发生了。印度教徒与伊斯兰教徒在一个半月的冲突中,死亡的人数相当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死亡的人数,这是非常可悲的,甘地在天之灵一定会痛心不已。如果甘地活着,这样大规模的冲突,造成如此巨大的伤亡,也许就不会发生,但是发生这种冲突是或迟或早的事情。直到现在问题也没有解决的迹象,印巴冲突和可能引发的战争甚至核战争,都是世界人民所焦虑的。 不管印巴之间的冲突怎样,作为倡导非暴力主义赢得民族独立的圣雄甘地,是全世界争取民族独立和民主自由的一面旗帜。如果说二十世纪由于殖民统治和独裁专制统治形成的暴力革命曾经发挥了重要作用,并且同时产生的非暴力革命方式也同样发挥了重要作用,那么在二十一世纪,相信所有的暴力革命都会消除。对付虽然日益减少但依然存在的民族压迫和独裁专制统治,只有一个有效途径,那就是圣雄甘地倡导的非暴力和平主义。菲律宾刚刚发生的推翻腐败分子艾斯特拉达的人民群众运动,就是通过和平的非暴力的手段推翻一个恶棍统治者,尽管这个恶棍统治者也是民主选举上台的。上个世纪发生的一系列革命,尤其是是在上个世纪后期,许多都是通过非暴力形式成功的。前苏联和东欧的变革,完全是非暴力的;南非政权的更迭,菲律宾推翻马科斯独裁政权的斗争、印度尼西亚推翻苏哈托独裁政权的斗争、南斯拉夫推翻米洛舍维奇的斗争、东帝汶的民族独立运动等等,都是通过和平方式实现。毛泽东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学说已经为世人唾弃,事实也证实武装斗争只是在反抗敌人的武装侵略时才是正确有效的方法。共产党所支持的世界各地的游击战争都失败了,就是苏联集团没有垮台,所进行的共产武装革命也同样会失败。因为世界历史的发展,民主自由是主流,和平主义和非暴力抗争是主流,人民的力量是主流,任何与这种主流相抗拒的独裁专制政权注定要失败。 中国的民主运动与世界民主运动是紧密相连的,一九八九年春夏期间发生在北京的那场民主运动,就是中国人民通过和平的非暴力的手段来影响统治集团政策的一次尝试,尽管被坦克和机关枪镇压下去,但是,那场民主运动却是中国民主革命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她所产生的影响是巨大和深远的。因为通过那场运动,使共产党专制统治者开始认识到人民群众的力量,也迫使共产党政权在制订政策和重视人民愿望方面有所顾虑,尽管在政治改革方面,当权者依然相当保守,羞羞答答和蹑手蹑脚,但还是多少有了一点进展。不要认为这微不足道的进展是共产党的恩赐,那恰恰是那场运动影响的结果。同时,那场运动还唤醒了中国人民的觉悟。现在的中国人不再对共产党存有幻想,虽然在此之后并没有发生像一九八九年春夏那样的运动,但是中国人实际上正在悄悄等待黎明的曙光。民心所向是期望共产党内部出现变革,从而引发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街头巷尾,茶余饭后,人们都在嘲笑共产党,都在鄙视共产党官员,顺口溜、民谣等在民众中广为传播,无声胜似有声,“于无声处听惊雷”,时代的变革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 中国的历史不同于印度的历史,中国的国情不同于印度的国情,中国的宗教情结(实际上中国不存在宗教情结)也不同于印度(包括巴基斯坦)。如,中国自清末以来不断遭受西方列强的侵略,尤其是日本的对华侵略战争,但是中国始终没有完全成为某个帝国的殖民地,更没有像印度那样长期在大英帝国统治之下;中国的文化传统虽然在西方列强文化入侵下,特别经过五四运动,确实在文化教育界受到冲击,但总的说来,大多数中国人依然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作为标准的。代表西方文化和道德伦理观的基督教,并没有为中国广大老百姓所推崇接受,西方的文化价值观受到中国传统文化价值观的强大阻力。中国传统上都是以暴力形式推翻一个政权,暴力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在台湾问题上,中国大陆始终没有放弃使用武力手段,这就意味着和平手段依然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唯一手段,战争和暴力是共产党维持统治的手段;在对待国内持不同政见者方面,虽然比毛泽东时代开明,但还是没有放弃武力镇压,包括对个人的肉体迫害。 当年大英帝国对印度实行殖民统治时,还是基本上使用了英国的法制制度。之所以圣雄甘地可以进行非暴力的“不合作运动”,是因为英国殖民者必须遵守英国的法律,就像中国的香港一样,英国人还是用法律手段来治理的。如果当年英国人在印度使用坦克机关枪来镇压和平抗议者,相信印度一样会发生武装起义。甘地使用最多的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绝食。在南非时如此,回到印度也是如此,甚至对付宗教冲突他也使用绝食。绝食斗争就是以自己的死来威胁统治者,使统治者接受绝食者所提出的要求。但是,在中国,尽管一九八九年春夏期间,学生也进行绝食斗争,曾经也震动了共产党高层,赵紫阳最后在天安门广场对绝食学生的问候,说明绝食斗争的确行之有效。但保守的中国统治者依然使用了武力,哪怕是圣雄甘地复活,在天安门广场一样会被枪杀。中国没有产生像圣雄甘地一样的人物,是因为中国的统治者从来都是专制独裁者,对人的生命从来就是视为草芥,就象毛泽东当年吹嘘不怕核战争,说中国死了几亿还剩下几亿。人命关天是西方民主制度的产物,独裁专制政权什么时候重视过人的性命?!所以甘地可以进行绝食斗争,并且屡屡成功。中国无法和当年民主的尽管是帝国的英国相比较。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是因为他所倡导的非暴力和平主义运动是世界上争取民族独立、民主自由的普遍方式,尤其在专制统治下的中国,实现民主政治改革的道路,不可能诉诸暴力方式,只有高举圣雄甘地的和平主义旗帜,才能在根本上动摇专制制度。 不必诅咒中国黑暗,应该点燃一支蜡烛,来照亮中国。不必漫骂中共专制,应该高举非暴力和平主义旗帜,来引导中国走向民主自由之路;不必埋怨中国人愚昧,应该唤醒中国人民的觉悟。

   2001年1月2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