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
赵达功文集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一般说来,我们十分关注国家的性质,当然不是从种族和宗教信仰的角度看问题,也并非从国家的特殊意识形态来进行判断,而是从国家的民主、自由和人权状况来划分。中国、北朝鲜、缅甸、叙利亚、沙特、利比亚、埃及、伊朗、古巴等国家都是专制国家,但这些国家的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并不是同一的,价值观同样存在较大的差异。我们本来也可以暂时不考虑个别国家的性质,如果从更大的范围抽象观察,可以发现,整个欧洲几乎都是民主自由国家,专制国家却主要分布在亚洲、非洲,尽管亚洲和非洲已经产生众多的民主国家。

    欧洲的民主来源于传统,民主制度最初产生于古希腊,而在近代真正臻于完善。最进步的社会制度来源于欧洲,欧洲的国家社会制度成为欧洲以外国家的楷模,纷纷效仿已经延续了一个多世纪,至今仍然是最先进的社会制度。英国的君主立宪制,法国的共和制,都为人类社会提供了现成的模式,而欧美的工业化和经济力量的强大,更是证明了制度的优越。当然,通过暴力革命形式建立宪政民主制度已经成为历史。

    “全盘西化”在中国体制内是带有贬义的,是被否定的。但“全盘西化”应当理解为政治上的“全盘西化”,而不能理解为连吃饭用筷子的习惯也要西化为用刀叉。亚洲国家日本的崛起,来源于“全盘西化”,来源于向欧美学习,正是“脱亚入欧”导致了日本的明治维新,使得日本100年前就在亚洲一枝独秀,直到现在不仅在亚洲而且在世界都是强国。所谓“西方七国首脑会议”,日本在地理上是东方国家,但却被泛称为西方国家,完全是日本“全盘西化”的原因。而中国清末的洋务运动和戊戌变法,都是看好欧洲的政治制度模式,也是要在政治制度上“全盘西化”,力图“走向共和”,实行宪政民主制度。

    上个世纪开始时,亚洲绝大部分国家都是专制极权国家,但在西方入侵和战争中,西化逐渐成为亚洲国家的浪潮。尤其在上个世纪后期,效仿西方的民主政治成为现实,许多亚洲国家和地区通过改良而非革命的方式转变为民主制度国家。印度脱离英国殖民统治没有以革命暴力形式得到,平稳过渡避免了社会巨大牺牲。另外的模式如韩国和台湾,是非殖民地国家和地区典型的从专制走向民主平稳过渡的模式。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的变革与韩国、台湾相仿,进一步为亚洲其他专制国家提供了证明毫无疑问的正确的改良道路。能够在短期内看到民主改良希望的下一个亚洲国家是缅甸,相信在不久的时间内,缅甸将走向印尼和菲律宾的道路。

    整个亚洲的光明将在中国专制政权倒台后出现,至于北朝鲜、越南还有其他小的专制国家,将会随之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因为中国不仅在政治、经济、军事上是一个大国,而且人口占世界五分之一,其实现民主化将是世界政治上最重要的大事件,它的意义将超过苏东变革,因为中国是世界政治制度一体化最后一道屏障。也许最具难度的政治变革在西亚的伊斯兰教国家,尤其是原教旨主义的泛滥,那里是永无休止的宗教暴力冲突和国际恐怖主义的滋生地和发源地,为专制制度的继续存在提供土壤。

    写于2003年12月 (注:本文是《为什么有欧盟而没有亚盟?》其中一节)

    源自《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