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胡万林事件与中医]
赵达功文集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万林事件与中医

本来我对胡万林事件是不关心的,因为我对庸医治死人非常愤慨,但后来我却同情胡万林。    对中医我是外行,但也多少知道一些,因为文革时,中国医学界里中西医结合治疗疾病是医学革命,比如动手术时用针灸麻醉,就是中西医结合的典范。当然,那时侯说“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尽管如此,没有哪一个伟大的中医学家获得诺贝尔医学奖,这也不怪颁奖组织,现在看来,如果华佗和李时珍年代有颁奖这回事,那华佗和李时珍、张仲景一定当之无愧;如果再说到更早的扁鹊和《黄帝内经》的作者(托名“黄帝”),那中国医学水平在当时可能是世界的顶峰,什么诺贝尔医学大奖都应该颁发给中国人。不过话说回来,那是历史,当时的伟大中医学也没有传到西方,有记载的只是在朝鲜半岛、日本、东南亚等临近的国家和地区广泛应用,也没有颁发什么医学奖的,连中国人自己也从没有发过奖。中医过去没有医学院,没有研究机构,没有统一的标准,尤其一些祖传秘方,它能治好病,但往往是家传,不会收学生、徒弟,许多家传也是传男不传女,如果家里没有男孩,珍贵的秘方还会失传。

   文革时中国对中医十分重视,赤脚医生盛行,确也解决了不少农村缺医少药的问题,但赤脚医生主要还是靠西医来治疗疾病,中医最红火的要属针灸术。当年母亲很好奇,她自己闲置无聊学习针灸,同时还叫我也学习针灸术,那时侯,我们没有师傅,没有老师,更不是在医学院学习,完全凭着革命热情,找几本赤脚医生手册之类的浅薄的小册子,照着上面的绘图,自己在自己身上练习针灸,扎了很多穴位,酸痛麻胀的感受也真解决了一些问题。有一位中学同学的母亲得了风湿性关节炎,正规医院就是看不好,老太太听说我学针灸,就非要让我给她看,我是出生牛犊不怕虎,真的每天跑到她家,给她针灸并施以拔罐,完全是二把刀。她后来渐渐病情有好转,记得她还曾经送我一蓝鸡蛋。那时侯生活困难,买鸡蛋要鸡蛋票,也说明我也有了一点“医术”,自己也沾沾自喜。现在从胡万林案件看来,我也是无照行医,是违法行为,如果要翻旧帐的话,可能也会受到起诉。还是侥幸,我没有治死一个病人,大概是因为我一共才有治疗十几个病人的历史。

   我自己很少得病,偶然得病也看过中医,就是不看中医,有时也吃点中成药,最常用的是牛黄解毒片等,但主要还是看西医。

   我从来不信神鬼,从来不相信神秘的“气功”,更不相信宗教那一套,从这一点上说我是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因为在那个年代,人的思想是没有自由的,你在学校里只能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还有毛泽东思想,你每天要讲的是阶级斗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还要其乐无穷;你所能接触到的书籍,也是经过严格政治检查筛选过的,各种媒体全是一个声音。在这种环境下熏陶,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是思想的奴隶。现在比那时开放多了,有长辈老人劝我信教,我尝试但不行,我的无神论思想已经根深蒂固。

   的确,唯物主义把世界看的太透彻,太冷酷无情,不象唯心主义那么虚无缥缈,那么浪漫多彩,使人沉湎于对另外一个世界的幻想之中。对现在炒的红红火火的法轮功我是嗤之以鼻,过去从未听说过,党中央一抓法轮功,现在它就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对它的批判和把法轮功组织定为邪教组织,使得法轮功在国内外声名大噪,法轮功已不是一个强身健体的功法,也不是什么宗教问题,而成了一个政治问题,一个党和国家兴亡的问题了。小小的法轮功让江泽民大伤脑筋,我看不值得。开始总以为批判法轮功是小题大做,不以为然,把法轮功上升为邪教,也抬得太高了。法轮功或其他什么功法,如果没有什么政治目的,何必大惊小怪。人们已经不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了,又没有什么新的主义、思想让人民接受,他要去信教练功,总比去参加民运要好,对共产党政权我看不出有什么威胁。是不是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一个偶然,在网上看了对胡万林事件的报道,胡万林事件还牵涉到柯云路,那有什么关系?柯云路是做学问的,他的学问观点如何,跟所谓胡万林案件有什么关系?中国还没有思想犯,人们有权利发表自己的看法,何况中国已经加入了公民权利国际公约,共产党总不能不留一点遮羞布。胡万林事件应该给学术界、理论界去辩论,不是总说“理不辩不明”吗?胡万林事件总是和一些社会气候联系在一起,比如伪气功学、法轮功等,其实胡万林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只是政治的需要罢了。而那个叫司马南的人满嘴胡说八道,你真的懂科学吗?随意给柯云路发了一个邮件,意思是只要是坚持科学,实事求是,我支持你。其实,柯云路的书我买了不少,还有朋友送的,有一套书上还有柯云路的亲笔签名,但我从来没有完整读过,讲老实话,我不感兴趣,因为我不相信他会用现代科学发现来解释他的观点,尽管可能他的观点很可能是正确的,但能否科学论证和严密的逻辑论证?这样说可能对他不敬,希望原谅。他写过一本《柯云录新疾病学》,我没有认真读,只是随便翻了翻,但我却读了一本和他书名相同的书,就是中国发行的《第一推动丛书》中的《我们为什么生病》,作者是美国的R.M.尼斯和C.C.威廉斯。这本书是从达尔文进化论的角度来研究人为什么生病,是让人心服口服的科学著作,写的活泼生动,通俗易懂,很有折服人的魅力。当然作者本身就是科学家,柯云路先生无法与其相比。如果柯云路先生未读过的话,建议找来读一读。后来接到“思想者”发来一些有关胡万林事件的文章,尤其是律师的辩护词,感觉很有道理,但还不够深刻,引发了我这个本来对此不感兴趣的人的好奇,也胡乱写一些东西。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