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蓖麻籽好香,好吃!”]
赵达功文集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中共领袖的工资能做什么?
·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中共16届4中全会要避开腐败话题吗?
·欧洲的国家、民族与亚洲的国家、民族
·为中国舆论监督网叫好!
·受迫害的工人只有反抗一条路
·赵紫阳!赵紫阳!
·孙大午的要害
·谈谈东莞兴昂鞋厂工人“暴乱”事件
·趙達功、張裕:中國關押作家世界之冠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知识分子与维护劳动者权利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蓖麻籽好香,好吃!”
   1960年,中国的大饥荒年代,那时我年龄很小,但已经记事了。我兄弟比较多,据说是为了响应做“英雄母亲”的号召,母亲多生了几个孩子,好象在1955年以前,国家有政策,生一个孩子,国家给予相当的补贴。之后取消了这项补贴,母亲有时喃喃地说,“早知政策有变化,就不会生这么多。”

   父母亲两个人的工资要养活老人小孩,实在是困难,尤其是在这饥荒年代。我的爷爷奶奶在农村,长得什么样,已经记忆模糊。知道是在这一年,爷爷死了,我因为小,父亲没有带我回去参加葬礼。后来知道,爷爷是饿死的。1961年,奶奶也死了。记得这一年父亲带我回乡下看奶奶,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小包粉芡,作成粥,用小勺一口一口喂我那病倒在(应该说是饿倒)炕上的奶奶,模糊的印象中,奶奶的脸上全是皱纹,哪里有肉,那是皮包骨头的人。奶奶实际上已经快不行了,记得她气嘘喘喘地还对父亲说,“哪里能弄点点心,临死能吃一块就行了。”父亲说,“回到城里我一定想办法找。”至于后来是否找到,了却奶奶的心愿,我就不知道了。

   那一年,我经常吃的东西是草根、树叶、树皮,尤其是榆树皮,到处都可以见到剥光了皮的榆树,榆树叶早已吃光,那可真是光秃秃的树。槐花很好吃,因为它很甜,但吃多了就会中毒,长痄腮。有一天,我同兄弟和几个邻居小孩一起玩耍,也实在是饥饿,几个人在政府的大院里转来转去,采摘了一些扶桑花吃,这时我发现了蓖麻,不知道蓖麻籽能否吃,几个孩子谁都不知道,我胆子大,剥开一粒放到嘴里,一嚼,感觉很香,于是我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几个小伙伴看我吃得开心,也都纷纷吃,边吃边说,“蓖麻籽好香,好吃!”吃是吃饱了,过后不久,几个人全中毒了,拼命呕吐。记得我有个邻居的小孩的父亲是医院里的医生,大概他的家庭条件比我的好,所以他能住进医院打针、吃药。记得我们兄弟几个什么药都没有吃,硬是挺了过来。小孩不懂事,有病了并不是想到身体赶快好,而是想到大人应该给一点好吃的东西,可是那里有吃的?一回忆起吃蓖麻籽的日子,就感觉恶心、头晕,这也是条件反射的原因吧。

   三年大饥荒究竟死了多少人,共产党从来没有作过统计,就算把责任推倒前苏联的头上,也应该让老百姓知道究竟让苏修逼死了多少中国人。当然现在我们知道,大饥荒是毛泽东的大跃进政策造成的,与苏联逼债有何关系?有人推算那三年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达到3000万,不可能准确,但也差距不大。最好的统计是将那三年死亡的名单公布出来,别象南京大屠杀,我们只有一个“三十万”,没有具体的人名单,数字的可靠性始终是历史上永远争议的。随着岁月的流失,共产党试图让人民逐渐忘记,同时忘记毛泽东和共产党统治下的罪恶。文化大革命究竟死了多少人,是二百万还是五百万?共产党也不作统计,实际上也是要模糊人们的记忆,让人们淡忘并不遥远的历史,继续愚弄人民。是啊,现在的年轻人,根本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莫非那罪恶就在这一代中忘却?

   (2000年6月13日)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