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赵达功文集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亚洲人缺少欧洲人的胸怀
·中共16大是一个装疯卖傻的表演大会
·中国拒绝宗教
·金正日葫芦里卖的什麽药?
·德国的忏悔与日本的靖国神社参拜
·“杀鸡儆猴”还是“挥泪斩马谡”?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现实中资本增殖与市场的意义
·想象中的资本和事实上的资本
·从成克杰被判死刑谈中国的死刑——与陆坚南先生商榷
·高行健获奖冲击波的思考
·没有道德伦理标准的中国社会
·中国人民没有国家主权
·为民间中医和李之焕辩白几句——写给司马南先生
·中国概念称呼之佯谬
·中国引进非洲黑人移民怎么样?
·苏格兰风笛与中国唢呐
·侵略、道歉及其他——回“乱谈”先生
·为“兽性”辩护
·中国人骨子里的专制思想
·偷书的日子
·中国政治女性的悲哀
·悼念成克杰同志
·站着说话不腰痛(1)——就死刑问题与陆坚南、马悲鸣先生商榷
·站着说话不腰痛(2)——就“弹性民主派”与白沙洲先生商榷
·中国人的报仇雪恨
·难道要进行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
·失去斗争对象的困惑
·中国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中国已进入没有伟大领袖的时代
·中国知识分子的臭德行
·闲聊麻将赌博
·永远的以巴冲突
·中国领袖没有认错道歉的习惯——从陈水扁道歉谈起
·自由的中国人民
·与芦大侠聊爱国与“马屁之邦”
·南斯拉夫政治变革与中国政治变革
·中日应该像亲兄弟一样友好相处
·整体论还是还原论?——评林思云先生《“合”的哲学与“分”的哲学》
·从专制走向民主是一个过程
·中国共产党的分裂是现代中国政治革命的开端
·中国政府应该向柬埔寨人民道歉
·上帝不掷骰子?
·从“胡服骑射”典故联想到中国概念
·我的姥姥
·何谓“新中国”?
·独立的工会组织才能维护工人的利益
·中国工人阶级所面临的困境和对策
·提心吊胆的深圳人——深圳故事系列(1)
·嫖娼的优秀工人——深圳故事系列(2)
·与乞丐同席就餐——深圳故事系列(3)
·撂倒美国人——深圳故事系列(4)
·吃人肉的故事——深圳故事系列(5)
·“不小心”赚了一百万——深圳故事系列之(6)
·鸭子掉到水井里,毛都湿了,嘴还硬哩!
·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难以阻挡的“北伐”洪流
·中共真的需要民间网站来监督腐败吗?
·警惕中共用「黑社会手法」威胁不同政见者
·温家宝面临权力效应弱化的困境
·周立太在困境中挣扎
·关注燕赵英雄─蔡陆军
·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让人哭笑不得的判决书——读蔡陆军一审判决书有感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上)——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赵达功:我距离神有多远?(下)——一个无神论者的疑惑
·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无畏的中国经济学家——为悼念杨小凯而作
·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当局挤压吴伟(野渡)先生生存空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尽管有报道说,董建华政府有意隐瞒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非典型肺炎),要对香港SARS蔓延负责。但相对于比邻的深圳来说,香港政府已经够“负责任”了。毕竟香港是自由社会,政府的隐瞒行爲可以有新闻媒体进行监督,而城市紧相连的深圳,是“一国两制”的另一边,在SARS疫情方面,显然与香港不同。香港因SARS死亡人数不断增加,陶大花园已经采取了隔离措施,到处看到市民戴上口罩;而另一边的深圳依然若无其事,依然到处莺歌燕舞,繁华似锦,人们没有通过媒体得到深圳人因SARS死亡的消息,也没有看到政府采取什麽“隔离”等措施,更很少看到深圳人戴口罩。那麽是不是因此就证明深圳人免疫力强,深圳SARS疫情比香港要轻微呢?绝对不是。

    如果说SARS发源于广东,深圳的疫情不会比香港还轻微。两个城市紧相连,而且相互流动性很大,这就意味著相互传染的几率更高,如何香港疫情严重而深圳却轻微呢?我们再看另外的疫情,多少年来,香港的“禽流感”让香港政府头疼,动辄采取“杀鸡行动”,将所有香港的鸡、鸭、鹅等全部销毁,以保障香港人的生命安全。请读者注意,香港的鸡鸭大都来自广东省(包括深圳),且必定都要通过深圳进入香港,当香港发生“禽流感”疫情时,深圳却很平静,似乎深圳从来没有发生过所谓“禽流感”,更不可能“屠杀”鸡鸭,人们依然津津有味于“白切鸡”、“烧鹅”等。是不是深圳真的没有“禽流感”呢?恐怕没有人相信。

    只有一个解释,香港是自由社会且还是半民主社会,政府行爲还是受到舆论和许多党派组织的监督;而深圳毕竟是在共产党统治下,共产党专制统治就是控制舆论,就是爲了政治的原因而“稳定压倒一切”,就是“稳定压倒人命”。只有共产党才草菅人命,这已经被历史证明了的不争的事实,别说“三反、五反、镇反”、“反右”、“整风”等运动,尤其是“三年灾害”时期饿死三千万农民和“文革”迫害及武斗死亡的数百万人,就是近二十多年来,发生了多少矿难、爆炸、中毒事件?又有多少人命丧黄泉?没有数位,就是有数位谁能相信?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加强专制统治的手段,就是SARS疫情也是在爆发几个月后,在国际压力下,共产党才不得不承认疫情的存在。

    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尽管都是中国人,如果说还有“一国两制”,从SARS上确实也可以证明。但愿香港永远是自由社会,但愿香港成爲真正的民主社会,否则,如果共产党“政治SARS”完全传染给香港,香港人也会像深圳人那样命不值钱。

    2003年4月9日 (原载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