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赵达功文集
·我们期待胡锦涛什么?
·江泽民“太上皇”的位子是坐定了
·共产党官员权力的资本化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发愁粮食吃不完怎么办
·不要把台湾逼得太紧
·历史上的中国为什么可以分裂?
·莫非要成立“国土安全委员会”?
·也说林树森、陈开枝“醉酒欢歌、美女相伴”
·江泽民、李鹏为家族腐败而争权
·入党宣誓都是公开说谎——从慕绥新当市长宣誓说起
·颠倒的中国社会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9.14”应该成为国家哀悼日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谁封锁了我的信箱?
·时逢三五便团圆,几家欢乐几家烦?
·爱国主义的“摇头丸”
·党员数量增加意味著共产党在加速走向灭亡
·呼吁十六大期间释放赵紫阳
·打击富豪逃税仍将是虎头蛇尾
·质疑一些海外民运组织为什么支持杨斌?
·江泽民是中国最后一个搞个人崇拜者
·莫斯科玉石俱焚的解救行动
·共产党应向国民党学习
·刘晓庆狱中自杀传闻与中共十六大
·评中共十六大修改后的新党章
·共产党要垄断“为人民服务”——从万延海、周立太看“三个代表”
·香港一国两制还能坚持多久
·十六大与民众无奈的犬儒心态
·民众会一忍再忍吗?
·对世博会的不同期望值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所有民主国家宪法里都有的条文,与民主国家相对立的所有专制国家的宪法,是否将保护私有财产权写入宪法都不会让国民真正感到有财产权,尤其是意识形态决定的共产主义制度更是拒绝私人拥有生产数据的权利。现实中也许我们只能看见北韩仍然具有浓厚共产主义专制制度色彩的国家,其国民当然没有私有财产的权利,其宪法条文中理所当然没有保护私有财产一说。中国实际上已经摈弃共产主义乌托邦,私有经济在中国经济成分中占有越来越大的比重,其发展势头显然是要由资本主义私有制取代社会主义公有制。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社会财富私有化程度不断加大,政治上自然要寻求私人财产法律上的合法化,因此,顺势立宪保护私有财产就成了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情。

私有财产的合法性问题

    大陆学者刘军宁在《财产权:宪政的基石》一文中认为:「保护财产权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对财产权的保护,而且在于对人权的保护。」立宪保护私有财产权利本身没有任何理论问题,但是在中国却有实际问题。刘军宁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说:「……许多人对宪法是否应该保障私有财产和相应的私有财产权却有很大的保留。其中的一个主要顾虑,就是担心普遍保障私有财产会使赃产合法化。这种顾虑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宪法很难对正当来源的财产与来源不当的财产做出明确的区分,况且法律上还有很多漏洞。」一些学者权衡利弊,还是赞同即刻将财产权写入宪法。但是同时也引起议论,许多人并不是反对将财产权写入宪法,而是要澄清私有财产的合法性和写入宪法的时间问题。

    二○○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举行的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中国的第一部民法草案首次提请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顾昂然就草案作了说明。其中人们最关心的就是物权法,对私人财产保护的法案已经很明确,只是等待今年三月份的十届人大通过正式颁布。

    是否立刻或延迟将财产权写入宪法不是本文要讨论的问题,但是关于财产权写入宪法的争论的核心——私有财产的合法性,或者说私人非法所得财产如果转化为合法,是否会引发革命的问题,是本文试图探讨的。

社会呼唤政治体制改革

    「革命」这个词实在令人难以启齿,它给了中国人民太多痛苦的回忆,革命的疤痕深深地留在我们的心灵——农民革命、无产阶级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文化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这些所有的革命都充满暴力,都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创伤。因此,我们坚决反对暴力革命,而主张和平与非暴力社会变革。

    为什么我们始终不渝地强烈要求共产党进行政治改革?为什么我们一直期望中国出现戈尔巴乔夫?为什么我们还在怀念前共产党领袖胡耀邦、赵紫阳?为什么会发生八九年春夏那场民主运动?这些提问人们往往可以直接回答,共产党官员腐败遇到了中国人民强烈的愤慨和不满。但可能忽略其中的时间观念,时间是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政治改革在什么时间内进行,决定了改革所付出社会代价的大小,甚至决定是否发生社会动乱及革命问题。如果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么当中国实行经济改革后,社会生产力快速发展,使得社会经济结构也发生重大变化,这种状况直接要求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与之相适应,也就是说经济改革必须伴随政治改革同时进行。或者也应该这样说,经济改革必定使社会经济结构、经济体制发生合理性变化,因而呼唤政治体制与之相适应。而政治体制改革不仅是被动地与发展的生产力相适应,其积极意义还在于促进社会经济健康发展和促进社会经济结构的合理化,从而有利于社会长期稳定。中国的情况是,经济改革了,生产力发展了,与之相适应的应该是政治上实行宪政民主,其目的就是避免由于经济体制变化带来的社会矛盾加大。

    但是政治改革和民主化的迟来却是在积累社会矛盾,随着时间的流失,社会矛盾在加深。因为在专制制度下,权力腐败不会自动停止,只会愈演愈烈。一九八九年以来的十多年,共产党进行的所谓反腐败斗争,不仅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反而腐败现象在量上和质上都已经形成制度性的腐败,腐败成了整个社会普遍现象。

不应保护非法所得私有财产

    依靠权力攫取国家财富,剥夺农民、工人的劳动成果,这样所积累的个人财产是非法的。非法私有财产究竟在社会私人财富中占有多大比重,没有人统计这样的数字,但人们看到非法私有财产尤其是权力资本的膨胀和毫无节制,怎能不为之愤怒!保护私有财产不应该保护非法所得,而必须将非法所得收回。但是这样做谈何容易!首先就遇到共产党自身权力的挑战。在某种意义上,反腐败就是反对共产党。搞腐败的是权力拥有者,权力拥有者都是共产党,共产党反对共产党不合逻辑。由于共产党是腐败的制造者,当然也是腐败的维护者。共产党反腐败,其程度和界限在于不危及共产党政权和专制制度,在这个限度以内,共产党也谈反腐败,在这个限度以外,共产党就是维护腐败既得利益的集团。腐败的积累致使社会财富向权力倾斜,企图使非法私有财产合法化,就成了社会矛盾的焦点。

    其次,权力腐败所得财产通过各种手段的转移,法律无法进行有效清理,如转移到国外的非法腐败资产在程序上很难收回;再如,通过子女亲属甚至情妇之类所聚集的财富,更是难以清理。

    再次,非法所得转化为生产或流通资本,赃款以合法生产经营形式出现,甚至将其变换成海外资本,以中外合资或独资形式进入中国市场,使赃款合法化成为既定事实。

    最后,赃款的甄别是一项庞大而繁杂的工作,所耗人力物力之大,难以想象。这时候,「法不责众」成为遵循的原则,追究非法所得就不了了之。

中国会否爆发穷人革命?

    这些都告诉我们一个可能的事实,共产党既得利益者虽然主观上要维护个人非法所得,在客观上绝大部分非法所得也自然合法化。这正是人们所不愿看到的情景,但也是无法阻止的既定事实。如果问题到此为止也就罢了,但腐化如同癌细胞一样在滋生新的病变,只要共产党专制制度存在,腐败不仅永远不会停止,还会因为癌细胞的迅速扩散,毒瘤越长越大,导致社会整体病入膏肓。于是,社会在积累人民对共产党的不满,在积累穷人对富人的仇恨,所有的积累过程就像埋藏在地底下炽热的岩浆,社会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火山就爆发了。要求社会财富的重新合理分配成了社会革命的理由,处于贫困状态的大多数民众像堆积的干柴,一点火星就可能引爆社会危机。

    虽然资本主义国家都将私人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列入宪法,但同时又以法律形式毫不客气地「侵犯」私有财产,确定私有财产的相对性和限制性,如反垄断法、累进税法、遗产税法等,抑制财富向少数人集中是社会公正、公平的必要手段。因此,社会必须避免财富向少数人集中,在保护私有财产的同时,也必须保护穷人的利益。

    可以预料,中国的经济体系一旦被撕裂一道口子,如金融体系崩溃,整个国民经济就将引起崩溃。中国经济的崩溃不可能像阿根廷那样,仅仅发生街头骚乱,中国有可能爆发革命,那将是一场清理贪官和富人非法所得的穷人革命。 (原载香港<争鸣>2003年2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