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赵达功文集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中共十六大还没有召开,媒体就开始鼓吹说十六大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成了中共代表大会的标志性语言。我查了一下资料,“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来自于中共七大,来自于毛泽东在七大会议上所作的闭幕词《愚公移山》。毛泽东在这篇文章中说:“我们开了一个胜利的大会,一个团结的大会。代表们对三个报告发表了很好的意见。许多同志作了自我批评,从团结的目标出发,经过自我批评,达到了团结。这次大会是团结的模范,是自我批评的模范,又是党内民主的模范。”     历史地看,中共七大可以堪称为“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所谓“团结的大会”,正如毛泽东说的,“许多同志作了自我批评,从团结的目标出发,经过自我批评,达到了团结。”尤其是毛泽东把自己党内的“敌人”王明、博古(秦邦宪)也安排成了中央委员,没有出现反党集团或者把高层领导人开除出党之类的事情,也没有出现争权夺利的斗争,展示了共产党的团结,体现了毛泽东自己经常倡导的“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团结方针,显示了毛泽东领袖气度。从旁观者看来,无论是共产党内还是中国的其他党派,都为之感动。所谓“胜利的大会”,就是指抗日战争的胜利,其实也暗指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发展壮大了。

    毛泽东在建国后,开始看,还能容忍王明这样的党内敌人。任命他为法律委员会主任、政协委员。直到1956年中共第八届会议上,继续让他当选为中央委员。在中共八大以前,已经出现了高饶反党集团,1954年在中共七届四中全会上高岗被揭露批判,1955年3月中共全国代表会议通过《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决议》,决定开除高岗的党籍,撤销其党内外的职务。 这是毛泽东实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独裁统治和个人迷信升温的前奏曲,可以说是中共党内高层权力斗争建国后的第一次较量。 (博讯boxun.com)

    毛泽东的确是韬光养晦的高手。抗日战争胜利后,之所以继续使用和安抚党内的敌人,并不是因为毛泽东真的有气度,而是为了争取民心,争取中国其他党派的支持,巩固自己在全党的最高权力,是被迫采取的策略。建国后,继续使用王明,是为了“团结国内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巩固到手的政权。历史已经证明,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上最没有气度的暴君。

    虽然“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来源于中共七大,但1956年的八大并没有吹嘘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资料没有显示当年的会议文件和报刊社论有“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字眼,或许与粉碎“高饶反党集团”有关。从八大到时隔13年的1969年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却重新拣起七大的提法,大肆鼓吹九大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九大报告中说:“这样多的代表,从五湖四海来到北京,来到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身边,共同商量和决定党和国家的大事,这就标志着我们的代表大会,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大会,是一个团结的大会,是一个胜利的大会。”

    我们知道,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表面上看,目的是反修防修,揭露党内“走资派”,打倒党内的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其实是毛泽东清除异己,为大搞个人崇拜,夺回失去的个人权力,而进行的一场党内清洗运动。九大确定刘少奇反党集团,将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其过程是共产党高层争权夺利的过程。八大以后,共产党内就又出现了两个“反党集团”,即“彭德怀反党集团”和“刘少奇反党集团”,加上原来的“高饶反党集团”,一共是三个反党集团。这样的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共产党内反党集团,怎么可以厚颜无耻地鼓吹党代会是“团结的大会”呢?“胜利的大会”大概是指两个胜利,即毛泽东清党的胜利,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胜利。这后一个胜利更是厚颜无耻,鼓吹工业产值年年增长,粮食年年大丰收,可是大跃进造成饿死3000万的惨况,以后的粮食定量供应,日常用品凭票供应,生产和生活物资极度匮乏,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如何称是“胜利”?

    在毛泽东去世前,还粉碎了“陈伯达反党集团”,并开展“批陈整风”运动;粉碎了“林彪反党集团”,并开展了“批林批孔”运动;针对周恩来开展了“评法批儒”、“评《水浒》、批宋江”运动;毛泽东临去世前还亲自发动了“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共产党内的所谓路线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从建国开始到毛泽东去世前(1949年——1976年)的二十七年间,党内反党集团就达五个之多,这还不包括“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党内整风运动就从来没有间断过,共产党在自己内部进行恐怖主义活动,对全国人民更是实行严酷的红色恐怖统治。

    九大到十一大都无一例外被称为“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而这个时期是共产党党内斗争白热化的时期。1973年8月召开中共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是在粉碎林彪、陈伯达反党集团后召开的,这次会议被鼓吹为“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朝气蓬勃的大会”;1977年8月举行的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是在粉碎“四人帮”反党集团后召开的,实际上是邓小平夺取全国最高领导权的斗争,从这次会议开始,逐步剥夺了华国锋、汪东兴、纪登奎、吴德、陈锡联等的领导地位。邓小平在致闭幕词中说:“我们这次代表大会,是坚持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大会,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团结、坚持光明正大的大会。这次大会,真正体现了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充分发扬了民主,大家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真正开成了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从上面罗列的事实分析,可以得出一个规律:凡是共产党内部争权夺利斗争激烈的时候,所召开的大会都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凡是没有鼓吹“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的中共全国代表大会,就意味着党内斗争没有激烈的对抗。八大、十二大、十三大都没有鼓吹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党内斗争没有达到白热化程度。十二大、十三大甚至以改革的大会,民主的大会来宣传,这两次代表大会是确定胡耀邦、赵紫阳在党内的领导地位,而比较来说,他们是共产党开明的领袖。十五大邓小平扶持江泽民成为中国党、政、军最高领袖,那次大会就被鼓吹成“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前任总书记赵紫阳被软禁起来,清理了一大批党内民主改革力量,就差一点没有将赵紫阳打成反党集团。这叫什么“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呢?

[下一页]

©2000-2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