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井冈山上黄旗飘 ]
赵达功文集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伟大的沉默
·周立太帮助了工人,得罪了政府
·可笑的《〈宇宙发展史概论〉评介》
·月饼的学问
·向余杰致敬!
·任仲夷所讲的"政治利益、政治权利"是什么含义
·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胡温是否继续“亲民形象”作秀?
·撤消二十三条立法是香港市民的胜利
·不要为恐怖主义涂脂抹粉——评洗岩先生《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的两极境域》
·中醫藥防治薩斯真有神效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冈山上黄旗飘

去年五一节,单位组织中层以上领导到井冈山旅游。不过名义上可不是去旅游!而是去革命圣地缅怀革命先烈,深刻领会「三个代表」的精神实质,目的是接受革命教育,实践「三个代表」。但是大家都知道实际上就是旅游。单位出钱游山玩水,大家何乐而不为呢。井冈山上四五天时间,有点感受,写出来让读者与我共同体会。

思想解放的标志就是性解放

    井冈山位于湘赣边界罗霄山脉中段,方圆五百华里。人民币一百元钞票背面的图案就是井冈山的五指峰,海拔都在一千米以上。这里山高林密,地势险峻,在毛泽东一九二七年率领的红军上山之前,就有土匪在这里出没。井冈山是中国共产党建立的第一个红色根据地!星星之火最后燎原为熊熊革命烈火,革命红旗插遍了祖国大地。不过现在既看不到昔日红军的影子,也看不到红旗飘飘。旅游巴士载着我们一行十五人轰呜在蜿蜒的盘山路上,不时看到三三两两的黄牛用着尾巴旁若无人地在公路上悠闲散步。透过窗外,遥望被山林遮盖的青翠山峦!不时听到泉水在山涧中流淌的歌声。

    那车子太破了,吱吱的马达声让人感觉像一头病牛,在蜿蜒的山路上缓慢地爬行。空调吹着微弱的凉风,拥挤的车厢里空气闷热。我们都有点疲惫的感觉,许多人开始昏昏欲睡。这时,导游刘小姐为了赶走我们的瞌睡虫,举起喇叭开始「播音」。中国人的幽默很多,在公众场合能够吸引人的却大都是黄色笑话,不管是生龙活虎的小夥子还是云英未嫁的姑娘,都没有害羞感。改革开放已经让中国人民在性开放走在了前列,就是西部开发,也是妓女先行,性话题是茶馆饭肆、酒吧舞厅等公共场所公开谈论的主题。中国从一个保守的社会一下子开放到让自己和全世界都瞠目结舌,性生活真是中国最早赶上并超过世界发达国家的项目。看来思想解放的标志就是性解放,谁让中国有「繁荣娼盛」这样的语言呢。

    傍晚时分,我们终于爬到了山顶。司机老王指着前面不远的山岗说.「绕过那个山包就是井冈山市了。」大家翘首望着窗外,这条坑坑□□的柏油路的前面出现了楼房。哦,终于到了──一座翠绿环抱的小山城终于跃进我们的眼帘。

    按照旅行社宣传广告上标明的住房标准,最少是三星级或相当于三星级酒店,但都是吹牛。井冈山市人口只有几万人,其余的都是外来流动人口,经济来源主要靠旅游收入,所以建了许多宾馆或者接待处、招待所之类的建筑,大都是三到五层,很少有电梯的。这些都是导游小姐聊天时告诉我们的。我们的住处也没有空调,夜晚蚊子很多。不过深圳人都是夜猫子,后夜两、三点钟睡觉也是正常。深圳人组团出门的一大特点是晚上打麻将,一般酒店宾馆都有麻将供应,收费就是了。

    吃完晚饭后,许多人都去逛街。井冈山市建在山顶凹处一小块平地上,很小,横竖有五六条街,旅馆、餐馆、歌舞厅、发廊参差不齐拥挤在街道两旁,这一切大概只有深圳一个小镇的三分之一。来到这里,大家都感到新鲜,兴致勃勃到处逛悠。

学习、嫖娼两不误

    色情场所和色情服务是旅游城市不可缺少的。井冈山市可比深圳要开放得多。在深圳,色情场所时不时被公安检查,尤其是任务下来,公安局非要有所收获不可,实际上是装装样子,应付一下上级。共产党扫黄扫了二十多年,可是色情场所越来越多,妓女数量的增长速度超过GDP增长速度。色情服务的对象还不就是老板、企业家、政府官员,最少也是白领阶层的,尤其是公安执法人员,是最凶恶的嫖娼群体。不过,井冈山市所以更开放,是因为色情业几乎是公开和受到政府保护的。也难怪,如果不保护色情业,对井冈山市的经济影响就太大了。自从学习「三个代表」以来,各地官员都涌到井冈山来,一边参观学习,一边游山玩水,灯红酒绿,革命、嫖娼两不误,乐哉!悠哉!共产党真是既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三个代表」思想学到家

    司机老王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皱纹,看上去有五十多了,后来知道他的实际年龄才四十出头。他迎来送往的旅游团队很多,是见过世面的人。他私下给我们讲述了一个故事:「有一次,接待某个城市的粮食局组成的旅游团,一色十九人全是男的。到了晚上,粮食局长找我,问哪里可以一次找到十九个小姐。我说没问题,什么时候要。局长说现在就要,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五张一百元钞票,塞在我手里。我说:『放心,包在我身上,都是十六七岁不超过二十。』不过我真服气,找小姐一般都是单枪匹马,或者最多就是两三个要好的朋友,这家伙一次就要十九个。心里佩服局长与手下的关系,连这事都不回避,真像是一家人。」

    老王点燃一支烟,狠狠地抽了一口,在烟雾缭绕中接着说:「嘿嘿,你们猜怎么样!我开着车拉着局长到了井冈山市最豪华的歌舞厅,老板有钱,装修很豪华,小姐也都年轻漂亮。那局长也没有怎么挑选,随便拨拉十九个小姐,赶到我的大面包车里。送到驻地,局长亲自分配,每人一个,不许挑选,不许拒绝。」说到这儿时,老王和我们都不禁哈哈大笑,这主观武断的官僚主义作风都带到嫖娼上来了。不过,这局长也真可爱,真正密切联系群众,关心群众生活,好事不独吞,与群众同甘共苦。看来,「三个代表」思想真是学到家了!

    其实老王讲这个故事也有他的目的,想带我们几个人出去找小姐乐和乐和,大概想捞点外快吧。讲完故事,老王还刻意问我们想不想去玩玩。我们大家都摇头,他也就无可奈何了。 香港《动向》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