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赵达功文集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从强盗辈出看中国人的劣根性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一)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二)
·妇女的贞洁、贞操权和商品(三)
·井冈山上野味香
·中国领袖没有母亲
·爱国与爱政府是两回事——看欧锦赛有感
·人权永远高于主权
·人与人的平等是社会公正的基础
·民族团结应该建立在法律基础上
·民族问题要尊重历史承认现实——与漠宁先生讨论
·放弃新疆独立主张 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中国人民的梦——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有感
·圣雄甘地是一面旗帜——写在圣雄甘地遇刺纪念日到来之际
·商品价值的幽灵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向强权说真话从开展“不合作运动”开始——读刘晓波《向强权说真话》有感
·“韩寒现象”与毛泽东的“不学有术”
·隐瞒事实真相一直是共产党的特性之一
·民主运动要积极利用中共内部斗争
·资产阶级现在就在共产党内——一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才能领导资产阶级——二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新兴资产阶级——三评林炎志秘密报告《共产党如何‘领导’资产阶级》
·摧毁专制不用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评社科院对中国群体的阶层划分
·“以德治国”还是“以法治国”?
·千呼万唤清官来!?
·朱熔基刚正不阿的品德和刚愎自用的个性
·是共产党倡导不讲诚信——从河南人诚信谈起
·独裁者的寿命决定着中国的政治命运
·是让资本家入党还是让贪官、不法分子合法化?
·不是十字军东侵的“十字军东侵”
·身为中国人真的无地自容
·布什政府不要煽动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永远的以巴冲突
·毛泽东思想贻害民主尼泊尔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愚不可及的马哈蒂尔
·牺牲中国人权?美国的战略利益?
·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大陆台资企业成立共产党支部是一场闹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赞誉是民族的悲哀

许多人为胡文海连杀十四人叫好,甚至还有海外组织授予他"人民英雄"称号,这真令人悲伤。如果说愚昧的榆次乌金山镇大峪口村农民拍手叫好,还多少让人可以理解,个别知识精英和主张民主自由的民运也同样为杀人叫好,就叫人费解了。按照中国株连的传统,杀贪官以及连带杀其家眷、仆人,都是应该的,都是英雄所为。胡文海杀人是典型的草莽英雄行为,其壮烈慷慨,其坦然自若、其视死如归,都可以编成民间故事流传。但我们毕竟处在现代社会,依然存有强烈的传统封建社会心态,与现实格格不入。我们中国人至今还没有成熟?我们还在向世界宣示我们传统的丑陋?     就像共产党制造出雷锋、王杰、王进喜、张铁生、黄帅等许多扭曲的英雄人物一样,胡文海也是共产党制造出来的"英雄人物"。只不过前者的制造为了维护专制制度而树立奴役人民的榜样;后者的制造是被迫暴露专制制度带来的深刻社会问题。

    我们无法证实胡文海杀的都是贪官,事实上还有滥杀殃及无辜。假定杀的都是贪官,胡文海也是无视法律,无视生命,是罪大恶极的狂妄之徒。对胡文海要从时间分段来认识,在他杀人之前,他所进行的举报揭发的行动无疑是正确的;从开始杀人一刻起,他就是违法犯罪嫌疑分子。

    贪官就是共产党专制制度的必然产物,贪官损害老百姓切身利益,自然老百姓就会反贪官,对贪官深恶痛绝。尽管如此,国家对贪官也有惩治渠道,老百姓可以通过法律途径,也可以向共产党纪律检查部门告状。但是问题就出在这些渠道是堵塞不通的,老百姓不能通过国家机器伸张正义,维护他们的权益。不仅如此,检举揭发贪官的人面临迫害甚至生命危险,国家权力部门和法律机构对损害群众利益,对贪官的恶行,熟视无睹,甚至包庇纵容,因此就酿成胡文海最后杀人的悲剧。

    许多官方报道都指出,胡文海自2001年3月16日起,将搜集的贪官证据材料,征得村里121名党员、干部、群众签名,开始艰苦告状的过程。从镇、区、市一直到省,循着公安、纪检两条路径,时间长达8个月。但是各级当权者只是大笔一挥,按原路批回给当地镇有关部门。当地权贵是腐败受益者,当然压下,不予理睬。这期间,胡文海也曾遭受铁锹袭击头部,险些丧命,据有关报道说是村党支书所指使,欲杀人灭口。于是胡文海忍无可忍,用猎枪、斧头等凶器,对村干部极其家属进行惨无人道的血腥屠杀,其中儿童、妇女尽在屠戮之内。

    封建社会和封建思想离我们并不遥远,中国除了没有皇帝和科举制度以外,与100多年以前的封建王朝十分相似,中央集权,专制制度以及带来的腐败。

    当国家的法律秩序遭到破坏时,官逼民反就会制造暴力事件。问题不在百姓,就在于社会官僚腐败。专制必然产生腐败,腐败会破坏法律制度,法律制度的破坏直接危害百姓利益。正如英国的阿尔顿勋爵在《自由史论》中所说:"权力会产生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句话出自19世纪的西方人,而中国的19世纪依然是封建制度最昌盛的时期。中国直到现在还在迷恋绝对权力,不仅是共产党、领袖和政府,就是普通百姓也迷恋绝对权力。尽管人们反对贪官恶吏,但是却幻想清官,幻想清官的绝对权力。认为,只要绝对权力掌握在清官手里,就会为人民的福气。所以,"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只反腐败,而不反导致腐败的专制制度。历史上的农民起义,改朝换代,从来不触动根本的专制制度,结果社会没有真正变革,绝对权力依然是绝对权力。

    绝对权力发展到极端所导致的社会反抗,常常以暴力抗争表现。历史上的每一个朝代,在开始时腐败并不严重,但是越往后就越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的社会腐败必然导致社会法律秩序混乱,因为在专制社会中,权力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法律成了权力可操纵的工具。最后,贫民百姓便成了权力腐败的牺牲品。于是,人民起来反抗,形式从滥用暴力到聚众起义,旧王朝就会灭亡。但是新建立的政权依然不能逃脱专制制度和绝对权力的怪圈。《水浒传》里的故事,大都是描写官逼民反,被逼上梁山的故事。林冲、武松等人造反,就是因为他们无处伸冤,衙门不代表社会公正和正义,法律被权力操纵。那些反抗的英雄们,既杀贪官,也杀平民,就是不反皇帝,就是没有反对专制制度。我们看到,武松血洗鸳鸯楼,不仅杀死仇人蒋门神和张督监,而且还顺手将无辜的丫鬟、仆人一并杀掉。草莽英雄胡文海的行为,如果放在封建社会,老百姓一定会将他奉为英雄;但是胡文海的行为不是发生在封建社会,而是21世纪的今天,老百姓还是把他当成英雄,那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悲哀。这说明老百姓的道德伦理观念还停留在封建社会,说明人们不是用现代法律观念判断是非,是继续沿袭了传统道德伦理标准。

    胡文海杀人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它是一种社会现象。湖北咸宁一个工人持刀杀死厂长,恐怕也有百姓为其叫好。这类事件其实很多。根本的问题是专制制度,是专制制度带来社会贫富悬殊,带来严重的社会不平等,带来饥饿、失业、贫困。用暴力对抗权力腐败,只是社会矛盾激化的表现形式之一。

    从胡文海事件中,我们看到了共产党专制制度的黑暗,从对胡文海的赞誉声中,我们也看到了传统封建观念在我们的民族中多么根深蒂固。

    2002年7月6日

[下一页]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