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赵达功文集]->[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赵达功文集
·是警察还是黑社会?——张林遭遇有感
·炒作外企建立工会?中共是在开国际玩笑!
·网络保卫战已经打响
·矿工用生命在呼唤独立工会
·红色恐怖已经再次来临
·公民维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
·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想念江泽民
·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中共的“官”是“跑”来的
·《北京青年报》道破专制社会不文明
·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什么人代会?明明就是官商会!
·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中国的“革命”从网络大选开始
·赵达功:新唐人事件与西方的绥靖主义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连战访大陆可别忘了谈人权
·我们需要战斗歌曲
·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赵达功:关注黄琦(难博)出狱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
·当局提前对民间反腐败维权网站下手
·孩子们成了“和谐社会”的牺牲品
·声援张林也是声援我们自己
·师涛的“泄密”是暴露了中共丑恶的嘴脸
·当局今天再次封杀中国舆论监督网
·相声的衰落
·在香港获得人权新闻奖意味着什么?
·民间维权反腐败网站面临困境
·李建平的诽谤罪名太荒唐了
·中共历来都把人命当儿戏
·当局要用《刑法》一百零六条重判郑贻春
·“大宋提刑官”能救中国吗?
·朱成虎将军的核武言论由来已久
·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中共逼迫人民走向“暴力革命”维权?
·担心张林在狱中受到肉体摧残
·黄金高被起诉是基于政治迫害
·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黄金高事件与中共的魔术表演
·马亚莲女士出狱
·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中国农民是四等公民
·“秀才造反”与农民革命──农民还是中国的革命主力吗?
·上海是个什么鬼地方!
·各地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农民革命的必然性和坚定性
·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从艾晓明教授等遭遇看中共加速黑社会化
·中国律师的良心何在?
·反污染如何变成反政府?
·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太石村的恶霸是谁?
·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周立太又回来了!
·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赵达功:中共使用黑社会手段肆无忌惮
·用“说真话”来对付中共谎言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高智晟、陈光诚等让中共坐卧不宁
·上海公安肆无忌惮侵犯公民通讯自由权
·社会主义好,就是都往香港跑——香港回归十年感慨
·从厦门事件看公民意识觉醒的力量
·中医药害了林妹妹也害死了黄菊同志
·要奥运更要人权
·从“双胞胎”“习李体制”观察中共
·维权运动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推动力量——十七大后维权运动前景分析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先生逝世,追悼会让当局草木皆兵
·包遵信追悼会让当局惊恐万分
·林雄在深圳能有所作为吗?
·义和团咋又回来了?
·大地震校舍普遍垮塌窥见中共腐败体制
·地震与六四,母亲与人性——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写
·希望也为六四死难者下半旗
·新闻开放是昙花一现,中共终于露出狰狞面目
·北京奥运正在导致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
·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既封杀温家宝又封杀刘晓波的背后逻辑
·爱国主义与抵制中国货、中国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一国际劳动节——呼吁关心中国乞丐的人权!
   今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是全世界劳动者庆祝的节日。乞丐不是劳动者,是乞讨者。但是我们应该认识到,中国的乞丐不是天生的懒汉,天生就不会劳动,乞丐是社会制度的产物,是社会剥夺了他们劳动的权利。而且当我们发现中国的乞丐群体是呈上升趋势时,我们不能把他们看成是个别现象,而是普遍现象。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不要把乞丐群体忘记,他们曾经是劳动者,他们也有权利成为劳动者,他们也有庆祝的权利,——因为他们渴望获得劳动的自由!

   在中国社会弱势群体中,不仅工人、农民、失业者是其中的组成部分,还可以分出更弱势的群体,——那就是乞丐群体。

   历史上的共产党,进行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都把乞丐作为革命队伍中觉悟最高,革命立场最坚定的可靠的骨干力量。过去共产党组织的“忆苦思甜”大会,哪一个诉苦者没有逃荒要饭的经历?!只有要过饭,也就是做过乞丐的人,才是苦大仇深革命者。还是中国这片土地,还是那个共产党统治,曾经消失的乞丐群体,现在又产生了;不仅产生了,而且在数量上没有任何一个历史时期能与之相比。

   当今中国的弱势群体就是无产者,政府、媒体、公众舆论在社会矛盾激化压力下,有时不得不关心失业工人、贫苦农民的合法权益,但是谁来关心社会更弱势群体的权益?

   在无产者队伍中,有两个群体的存在是不争的事实,这就是妓女群体和乞丐群体。前者由于社会打压、扫黄打非,没有政治权利,但是她们的物质生活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由于她们的存在主要是基于资本家、共产党官僚的需要,她们的性服务是得到有钱人、有权人社会默认的,在迎来送往中,她们还会有自己的天地;后者就大大不同。中国传统的观念是“笑贫不笑娼”,乞丐是被整个社会抛弃的群体,不仅政府、有钱人讨厌他们,就是穷人阶层也讨厌他们。他们不仅没有社会政治地位,而且更没有生活保障,最重要的是还没有生命安全保障。

   今天引申的话题是从警方抓获杀害二十九名乞丐罪犯的故事谈起。

   据四月十六日新闻社援引中新社报道说,在安徽、江苏、上海等地疯狂作案三十起,杀害二十九名乞丐的凶嫌刘明武最近在安徽六安市落网。这个刘明武本人也是个乞丐,是由于杀人犯罪化名逃跑,流落成为乞丐的。被他杀害的弱智、残疾等乞丐竟然只是在一年内,平均一个月就有两名以上的乞丐被杀害,而且用刀、砖块杀人后焚烧尸体,手段极其残忍。

   乞丐与其他社会阶层的人一样,都是人,人人平等是我们追求的最基本的目标。但是我们看到,如果被杀害的是个官员,是个有钱人,甚至或者是其他社会阶层的人,相信警方的破案速度要快很多。我们看到乞丐的命是不值钱的,到了杀害二十九名乞丐时才破案,这说明什么问题?

   乞丐的死亡中,被杀害的比率很小,饿死、病死、冻死的更多,而且其中有多少妇女、儿童、老人、残疾和弱智人!共产党大言不惭讲“生存权”,难道乞丐就没有生存权、生命权了吗?谁来保护他们的权利?

   乞丐在中国有多少数量?官方肯定没有统计,因为共产党总是在粉饰中国人民安居乐业,粉饰社会安定太平,不仅乞丐数量,就是妓女、失业工人、犯罪率也不会去统计,甚至要掩盖“阴暗面”。数量只是个“量”,根本问题在于“质”。重要的是乞丐的量的增长还是减少的问题,是政府和社会采取怎样的措施消灭社会贫困问题。当然,在专制制度下,两极分化造成的社会贫困是逐年增加的。毫无疑问,在腐败官僚群体增加的同时,在失去土地涌入城市的农民数量增加的同时,在失业率持续增加的同时,在加入WTO带来的激烈竞争而引起的社会动荡的同时,乞丐的数量肯定是每年在大幅度增加,因此乞丐将作为特有的中国社会的群体,应该受到重视,因为它也可以是一个指标,是显示社会制度合理性的指标,它演示社会矛盾的激化程度。

   凡是专制制度下的国家,尤其是像中国这样的专制国家,乞丐是没有人权的。在目前情况下,唯一可以保护乞丐权利的应该是乞丐群体自身。由于数量不断增加的乞丐群体,乞丐应该成立自己的组织,叫“丐帮”也好,叫“乞丐协会”也好,并通过自己的组织向社会呼吁、呐喊。乞丐是社会最讨厌的群体,是被整个社会遗忘和遗弃的群体,组织起来的乞丐群体应该树立自己的形象,要与社会抗争,要赢得社会的同情。

   贫穷不是罪恶(屠格涅夫《父与子》)。社会媒体和舆论界应该重视悲惨的乞丐群体,尤其是乞丐群体中的残疾、弱智、老人、儿童和妇女,要尊重他们,为他们的权利向社会、向政府大声疾呼。如果共产党还讲一点人性的话,共产党和政府把怎样驱逐乞丐群体的政策改为怎样帮助乞丐群体,成立专门的机构,让他们有病时能看医生,生命遇到危险时能得到救助,给予他们诉讼的权利,给予他们法律的支持。2002年5月1日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