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曾仁全文集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调查大陆司法内幕之三

   近日,中国公民赵燕在美被打案,激起国内对美国人权状况的一片讨伐声,从外交部到御用喉舌,从爱国愤青到赵燕家人,无不深恶痛绝,口诛笔伐,推波助澜将这种讨伐声推到了一个又一个高潮。然而,同时发生在七月底的另一个案件──农民迟文滨在看守所“非正常”死亡似乎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的了。

   7月21日下午,在哈尔滨市呼兰区人民医院的太平间前,一些农民正在给被公安抓进看守所6天就死亡的迟文滨烧纸,亲人们怎么也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几天前还活蹦乱跳的人现在变成了一具尸体。据死者的妻子林桂萍说,因为迟文滨多伐了几颗树,被举报后派出所要罚款,他们没有钱,迟文滨就被拘留了。

   六天后,看守所突然说迟文滨病了,要迟的家人去护理,迟文滨的家人到了医院,就是不让他们见面,一个警察对迟的家人说,只要签个字,同意“保外就医”,人马上放出来。迟的家人要求见人后再签字,后来一个医生偷偷告诉迟的家人:迟文滨早已死了。

   死者迟文滨脸上青紫,前额眉骨处有明伤,后脑处有两处塌陷,胳膊上,腿上到处伤痕累累,据公布的消息,迟文滨系牢头狱霸施暴致死。在御用喉舌的报导中,全部是众口一词,以“立即成立专班”、“迅速展开调查”、“虽然不是干警打的、但警察有责任”,“展开以尊重人权为核心的执法为民教育,增强法律意识、程序意识、人权意识和自觉接受监督的意识。”将事件的经过和细节轻描淡写地一笔代过,通过这种混淆视听来淡化民众的情绪。

   然而,迟文滨事件只是那么简单的“狱霸施暴致死”吗?再说,“狱霸施暴”仅只是哈尔滨呼兰区一个监狱?经笔者调查得知,监狱狱霸施暴在中国几千所监狱里已是司空见惯的现象,监狱里比这个社会的任何地方都黑,没钱没权没势力的工人、农民家庭出身的犯罪嫌疑人只要被抓进了监狱,那就是半条命还在阳间,还有半条命已进了阴间地狱,要是没有钱“打点”孝敬所长、副所长到狱头的一级级官员,那就别想到监狱里过好日子。

   监狱里等级观念森严,每一级都有每一级的厉害,犯罪嫌疑人的家人送钱送物进来雁过拔毛,到了当事手里连“毛”都没有了,而监狱里的“狱霸”只是最后一个关卡,这些“狱霸”又叫“号长”、“总管”等,通常情况下都是负责当班的警察任命,能够当上“号长”、“总管”的人全部是犯有严重前科、地方黑恶势力的头目或是家里有钱有权的犯人担当,他们训练有素,心狠手辣,与号子外面的警监是穿一条裤子,他们合伙对新进来的犯罪嫌疑人进行敲诈勒索,警监几乎都是动嘴不动手,他们的一个暗视,一个眼神,号长就会心领神会,而且全部是黑话指示,比如新进来一个犯人,警监对号长说:“新来的要服服帖帖的照顾”,那个新进来的当晚就会被号长及其手下打个半死。比如说,警监对号长说:“按程序来”,那就要一夜接一夜的演“节目”,全国监狱最流行的有下面几种:面壁思过──对著墙壁站一夜;反弹琵琶──用被套线的一头系在左手上,绕过头顶的另一头系在生殖器上,右手一面弹著“琵琶”嘴里唱著歌,要是做不好,就会受一顿暴打,直到“学会”为止;蛤蚂过江──手、脚被绑著,扒在地板上用肚皮的弹跳向前爬行;看彩电──扒在装有大小便的粪桶上讲故事。这些都是“简易程序”,而最复杂的“程序”是吃肉喝汤──由号长的手下按在地板上,撬开其嘴灌便桶里的屎尿。有些新进来的犯人也好,还是犯罪嫌疑人也好,对于这种折磨发出杀猪般的喊叫声,号子外面的警监充耳不闻,有的看到“狱头”折磨犯人的场面,在外面乐不可滋,采用这些“程序”的目的,就是逼著其家里送钱送物来。现在,所谓迟文滨被“狱头”打死,将警察的责任推了个乾净,那是一叶障目,掩耳盗铃,全国的监狱一片黑,岂只是哈尔滨呼兰区一所监狱的打人事件?

   这个事件曝光后,当局没有从深层次思考监狱管理现状,思考恶警、恶狱霸是制度造成的,而是象征性地做了做样子──撤了呼兰区公安局局长、政委的职务,在全国上下一片黑的监狱里,此类打人事件就不会发生了吗?

   此案发生后,御用喉舌全部是正面报导,对死因、细节、狱霸的陈述一个内容也没有,更不会象报导赵燕案那样在网上大肆炒作了,直到现在,听不到迟文滨家人说一句话,发一篇文字稿件,似乎赵燕在美被打是个极大的耻辱,而迟文滨被打死事件是“内部事务”?

   迟文滨的死,进一步暴露出自称“不断改革完善”的司法制度只是在做表面文章,更进一步说明,在专制体制下的监狱管制体系、司法制度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各种黑恶问题。

   2004年8月5日

   (大纪元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