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曾仁全文集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东海一袅开创的震旦文化网在一个月前被封锁,安徽蚌埠的张林在前往北京悼念赵紫阳时被行拘,上海的李国涛、戴学武“神秘”失踪十多天,突然“消失”了。无庸讳言,这是中共延续对杨建利、杜导斌、赵常青、杨子立、靳海科、罗永忠、张宏海判罪之后,对刘晓波、余杰、张祖桦的威胁、恐吓之后,对师涛的关押之后的继续。师涛、杨天水羁拘一个多月时间,所幸杨天水获得了有限的自由--“取保候审”,这就意味着,他随时还都有被抓进去进行审判的可能。而东海一袅是震旦文化网的创始人,那里是公共知识分子发表观点的又一块园地,也就是说,大陆屈指可数的几块发表自由观点的园地将先后被封杀了。

   以刘晓波为首的大陆知识分子仅只是在北京召开了一次国际笔会,聚集了一批知识分子参加了一次会议,而东海一袅的震旦文化网络仅只是公众知识分子在那里发表一些自由观点的去处,这些“临时组织”已令中共强权害怕万分了,哪里还有大陆公众知识分子发表观点的地方?没有!被强权控制的大学院校、公共场所、机关团体、政府会议、人大政协更容不得公共知识分子发表自由意见了,中共执政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一直被排斥在角色意识之外。作家余杰先生曾受美国议会邀请作为访问学者,在成千数百人的政治家及学者面前侃侃而谈,受到无数人的赞赏和拥戴,但是,在自己的祖国,没有一块可以给他发表观点的园地,不仅如此,他的书,在国家正规的新华书店一本都买不到。刘晓波先生的文章更加不幸,余杰的书还可以从盗版市场能买到,而刘晓波的文章在中国大陆的书店是一块空白,网络上粘帖刘晓波的文章全部删除,只要在“百度搜索”里输入“刘晓波”三个字,搜索的结果是:未找到和您的关键词“刘晓波”相匹配的网页。也就是说,在大陆网络上,报纸上,没有刘晓波一篇文章的记录。

   抓逮、审讯、恐吓、抄家、扣押电脑,紧接着关闭有关思想活跃的杂志和报纸、封锁民间网络,是这个冬季令人窒息的白色恐怖,是中国公众知识分子一个寒冷的冬天。鲁迅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写的那样:“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麽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的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沈默呵,沈默呵!不在沈默中爆发,就在沈默中灭亡。”

   十九世纪末,以康有为为主的学者,在封建帝制时期还成立了“强国会”,办了《中外公报》的报纸,清朝政府还允许梁启超、谭嗣同在南海会馆、浏阳会馆里讲学,后来虽然查封了,但是,它曾给予中国知识分子一线希望。二十世纪初也不离外,在军阀混战的年代里,中国文化的先驱鲁迅、胡适、陈独秀就是在那块活跃的天地里淋漓尽致地展示了他们的角色意识,引领了中国新文化运动。历史发展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反而没有了过去的生存空间,面前的道路反而越走越窄。只要有“组织”的雏形,就全拳打击,不留余地,这就是2004年令人瞩目的修宪之后,中共权贵们高喊完善民主、以人为本的所作所为。当权者防知识分子的笔,胜于防川,远胜于防世界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这是中国大陆知识分子的悲哀还是中国人民的悲哀?抑或都是。

   赵紫阳先生健在时,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希望,是凝聚中国社会各阶层的一盏明灯,如今,他老人家去了,中国的宪政民主化进程更加渺茫,中国知识分子的前途更加灰暗。

   随着美国人权提案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一次次挫败,随着少数西方国家以赚钱为目的而对中共侵犯人权问题的暧昧态度,随着法国总统希拉克、德国总理施罗德毫不掩饰地“只谈经济不谈人权”的外交政策,这更促使中共当权对持不同政见者的打压有恃无恐。人们盼望的胡温新政,以他们朝气蓬勃的气势,大显身手地发挥在对公共知识分子的打击上做文章,据没有证实的消息来源,2004年寒冷的冬季之后,不呆避免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将赢来一个“多事”的春天,新的白色恐怖即将来临。在中国大陆这块土地上,公共知识分子永远走不完的歧途,前面的道路越走越窄。

   2005年1月9日初稿2005年1月31日修改

   --原载《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