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曾仁全文集
·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1)
·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2)
·背离经济规律的私有化道路(3)
·「三个代表」入宪 狗尾续貂
·17个少年的死与警察草菅人命
·曾仁全:星星之火 可以潦原
·向胡主席温总理诉说
·弱者的呐喊一直是脆弱的
·杜案是检验胡温执政理念试金石
·腐败制度的见证(一)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
·腐败制度的见证(二)「蒸蒸日上」的服务业、娱乐业
·腐败制度的见证(三)生产富豪的温床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1)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2)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3)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4)
·探索中国财政的黑洞(5)
·院墙、国门与偷渡潮
·有感于保护富豪的修宪条文
·丧钟为教育体制而鸣(马加爵杀人案的深沉思考)
·台湾民选是大陆的一面镜子
·从「三.二七」抗议集会联想到「六.四」事件
·死不认错的政权
·麻将文化是维持稳定的良药
·玄学比共産主义更迷人
·杜导斌家庭目前经济拮据
·又一次与流氓政权结交的胜利
·打假维权英雄赞
·透析中共决策失误的处理方式
·网控又有新「进步」
·江苏铁本案惊动温家宝
·余振东长达八年作案说明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与此相对照的是,内地中小城市和农村的经济市场普遍税源枯竭,即使严重的税源不足也得完成任务,税务部门“颗粒必争”,年年为完成任务发愁。由于税源有限,税务机关提前预征和贷款交税完成任务的现象屡见不鲜。纳税人在三角债及税务部门摧税威逼的困扰下,常常是以停止发展生産和放弃市场为代价交税,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内地的大多数市场经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形成气候,不具活力。由于税收干预市场的能力有限,造成了大中城市、沿海城市的市场与内地中小城市的市场不在一条起跑线上,两者发展速度越来越拉大,进一步造成了地域经济的不平衡和社会的不公。

   第三、行政干预与收“人情税”是市场经济不平等的又一因素。国内的一些经济学家也认识到,现代市场经济是由高度非人格化的交换活动组成的经济形式,这种交换的正常秩序是特殊的维系方式所提供。如亲情、裙带关系、同学朋友关系。税务人员在对纳税人履行征税或是税收检查活动中,困扰正常执法的往往是地方党政部门的官员和税务管理人员的亲戚朋友,他们的一个电话,一个“暗示”常常将正常的税收检查中断、将下达的文书作废、将数万元甚至是数百百万元的税收白白流失,应该上缴国库的钱财也就用于富豪们与地方官员、税务管理人员们花天酒地、挥金如土,用于吃饭喝酒泡妞送红包了。因此,中国的亲情、人情、同学、朋友是最坚实的社会基础,任何法律法规都是纸老虎。

   可想而知,有这样一个税收管理体制下,税收调节市场经济的能力是多麽脆弱了。

   紊乱的金融体系构筑了市场经济的失调,一收就死一放就活的市场体制是依赖银行货款苟延残喘

   谁都知道,中国的金融业不良贷款已到了多少危险的地步,格林斯潘前不久提醒投资者警惕中国经济泡沫,温家宝等国家领导人也最担心的是金融业不可回避的问题,要是中国的泡沫经济破灭了,那要比1997年东南亚那场金融危机还要严重。究竟中国金融业现在的危险到了多大的程度呢?中国银行内部公布的是25%的不良贷款,贷款总额在5000亿至6000亿美元,这是相当保守公布的数位,实际上呆帐坏帐已高达40%至50%左右,也就是说,要是储户都排著队去银行取钱,那麽,大小城市的千万家银行一夜之间都要倒闭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下面几个方面。

   1、盲目投资,借贷投资,成千上万的银行资金被埋进无底深渊。由于各地政府干预市场的运作,异想天开地实施一些“大作动”,上专案、上企业缺少论证,往往是投资几百万元、几千万元的专案,是几个官员在办公室就敲定下来了,再召开一个“协调会”,哪个部门给一些“优惠政策”,哪家银行贷多少款,责任一“明确”,就红红火火地上马了,産值上去了,地方政府官员的政绩也树上来了。企业投産后,才知道是重复上马的企业,或者是高成本、低利润的企业,但为时已晚,企业经过几年的垂死挣扎后,不得不关门停业。就拿轻纺业来说,十年前几乎每个县市、每个乡镇都有轻纺企业,全都是一哄而上,与大企业争原料、抢市场,互相压价,最后都搞不下去,又一哄而散。到现在为止,每个县市都有关闭的纺织企业。一堆堆废铁、报废的机械设备狰狞地露在破乱不堪的厂房里。触目惊心的江苏“铁本”案更令人痛心疾首,中国当局在2002年对成本高、质量不过关、且市场已饱和的钢铁企业禁止扩大上马,但铁本公司法人代表戴国芳自然有他的套路,他在这个制度下所做的游戏天衣无缝。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先后成立7家合资(独资)公司,把专案化整为零,拆分为22个专案向有关部门报批,数十个部门先后越权、违规审批了铁本公司的建设专案和用地手续,导致违法占用的6000多亩土地已无法复垦。可笑的是,一直到这个公司贷款投资25亿元后,国务院有关部门才发现“兴办”了这样一个企业,才勒令停止建设,温家宝亲自批示对有关责任人“严查严办”,但是,即使是将有关责任人都处以极刑,又能挽回25亿元贷款的损失吗?像这样“交学费”胡乱投资的企业又何只这一家?

   2、 银行业为泡沫经济推波助澜,繁衍成一个百态丛生的房地産市场,九十年代初期那次房地産热,到现在余温未退,银行发放信用贷款大多数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当初,由于各地地方政府对开发房地産业的鼓动,形成投资者铺摊子,银行贷款建房子,结果落下一栋栋的空房子。有的还没来得及装修就被债务逼迫停工了,很多工地荒芜了多年,场地杂草丛生,脚手架锈迹斑斑,大大小小的城市都有数十处这样的“景观”。而那些装饰豪华的商品楼、写字楼,虽然外观精美,然而,这些楼盘有的空置了五六年了,很多房子无人问津。爆炒起来的房地産热,吸纳了银行业钜额贷款,同时,也産生了一批一夜之间富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红色富豪,”但是,当神话被揭穿、泡沫被“缩水”,剩下是银行业无穷无尽的灾难──钜额贷款滚进了泡沫里成了呆帐死帐。

   3、 捉襟见肘的金融业在举步艰难中生存,“一放就活,一收就死”的借贷关系已成为金融业失灵了的机车轮子,现在,银行业处在两种内外交困的局面,第一种是在失去“诚信”的教训后,大量呆帐、死帐收不回来,中国民间有这样一个说法:“一日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因此,现在银行即使库存的存款再多,对民间也不放贷,也不敢放贷,这样一来,一些小型企业和私营业主就倒楣了,再有生命力的公司也会受到资金周转不灵的困扰,控制放贷逼死了无数的私营经济和经济实体,矫枉过正的“控贷发放”的管理模式造成从沿海城市到内地一大批私营业主的倒闭。第二种是黑洞越陷越深,对老朽残破的大企业、大财团(包括拍卖给个人经营的企业),还要源源不断地注入资本金──放货,以保证其苟延残喘,只要切断了借贷和输入资金,很多企业就会像婴儿猛然断奶一样很难成活,所以,在这种困窘下,一些残破不堪的企业就成了寄生虫,负债越多越不发愁,找银行贷款是要贷的,过去的贷款是没钱还的。银行业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恶性循环的泥泞中挣扎。

   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不简单是泡沫成份问题,而是万丈深渊的黑洞、无底洞,一旦泡沫破灭,那就不雅于中世纪卡拉卡托阿岛的火山爆发,中国民衆将受到灾难性的破坏。

   由于政治制度的悖后,经济改革的花样再多,也不能建立一个规范的、法制化的市场体系,“具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是个什麽特色?谁也说不清楚,笔者给其创造了一个新的理论,叫做阴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就像男为男、女不女的“变性人”。

   2004年5月31日于广州

   原载《争鸣杂志》2004年七月号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