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曾仁全文集
·小巫见大巫的美士兵虐囚案
·杜导斌爲自己理直气壮地辩护
·刘晓庆税案「不起诉」是法律游戏
·美对伊为何不借鉴中共的政治运动?
·「六·四」与中国历史变法演进的意义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胡锦涛先生的困惑
·对刘晓波软禁是做贼心虚
·打压越级上访的深思
·刀俎之下安有完整「鱼肉」?
·责任重于泰山
·同一时代战争不同命运的老兵们(诺曼底登陆纪念与抗美援朝纪念迥异)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赵紫阳因为倡导政治变革、扩大民主而触怒了强权阶层的既得利益,十六年前,他的职位遭废黜的同时,中国的政治变法运动也就夭折了,如今,赵紫阳先生忍气吞声地走了,中国的民主变革的前程更为渺茫。中国历史有许多惊人相似之处,在将近一千年间,中国的人仁志仕前仆后继,曾演泽过轰轰烈烈、极其相似的政治变法运动,而且都以惨痛的失败而结束,这种历史的重复,难道说就是中国人的命运?

   每次的变法运动,是一个王朝从鼎盛渐渐走向衰落的后期、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官场腐败黑暗、民众苦不堪言、道德体系失效的情况下孕育而生,都是王朝更迭前夕一道耀眼的光芒。

   最早倡导变法的是宋朝宰相范仲淹,宋朝后期的公元1043年,范宰相只是先从小地方入手进行社会变革,比如,限制未来的“荫子”数目。所谓“荫子”,是当时宋朝高级官员的子弟不经过学校考试即行当官的一种制度,有些官员还没有结婚,而“准子”已经被政府委派了官职,甚至刚刚呱呱坠地的婴儿,往往已是县处级或是厅局级了,范仲淹仅把这种荒唐的流弊稍为改动,要求必须确实有儿子而且年满十五岁才能任免,但这立刻引起士大夫等高级官员的公愤了,高举改革大旗的范宰相处处受敌,士大夫们把他纳入“小人”系统,不过,范宰相是个聪明伶俐的人,在还没有招来更为严重的打击报复之前,他毅然辞职了,他的改革措施自然也随之夭折。这与六、四前夕指责胡耀帮、赵紫阳“支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罪状”不是很相同吗?

   公元1069年,时任宰相的王安石实施了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教育等十项变革,其主诣是通过土地、财政和兵役制度、物价等改革建立一个高效、廉洁的政府,比较开明的皇帝赵顼也支持他的改革,对内来说,危机四伏的宋帝国人人都觉得必须改革,王宰相的改革比范宰相的改革幅度超过百倍以上,他的改革得到全国知识分子、劳动人民的积极响应。但对士大夫阶层来说,所实施的政策刚出台,招来的不仅是公愤而已,而是全体既得利益阶层疯狂的猛扑。象预算制度,使国家减少百分之四十支出,这也意味着,国家豢养的百分之四十的官员要被掏汰;象建立低息贷款制度(又可叫青苗法),农民欢欣鼓舞,但却堵塞了士大夫们的财路,他们是依靠农忙季节放高利贷,才能合法的兼并贫雇农的土地;象“兵役法”制度,过去实行的是“差役法”,士大夫家庭根本不服劳役,修路搭桥及征调民夫时,全由平民百姓承当,现在把这一切加在轻视劳动的士大夫身上,使他们与平民相等,他们自然是怒不可遏,以司马光为首的士大夫阶层与高举制度改革火炬的王安石进行了殊死的较量,他们打着“祖宗法度”不可动摇的旗号呐喊,坚决抵制王安石的各项政策。这“祖宗法度”不可动摇不正与“六、四”时期独裁者们高喊的“社会主义根基”不能动摇是异曲同工吗?

   不难否认,王安石的伟大发明是当时封建社会的催命符,他的理论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早于英格兰贵族教士们强迫国王约翰签署《大宪法》一百四十六年。王安石的变革先是遭到士大夫的极力反对,又遭到高太后的横加干预,而最不幸的是,王安石的新法要靠一大批反对新法的士大夫们在地方负责执行,不可避免的,他们用种种方法破坏、扭曲新法,在强大的黑恶势力面前,王安石这位伟大的启蒙者只得一步步地放弃改良思想,以下台而结束变法。六、四前夕,邓小平、陈云、李鹏等一批遗老遗少不正是以“反对动乱、维持稳定”为借口镇压学运吗?王安石与胡耀帮、赵紫阳的命运不是如出一辙吗?

   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与中国人失之交臂,在之后的将近四个世纪里,中国的战乱频繁,金人的入侵加速了社会的改体,风起云涌的农民运动不可能改良制度的命运,王朝的更迭只不过象小孩过家家,皇权的至高无上和断头政治只能进一步加速制度的腐败和黑暗,一次次冒出来的社会精英又一次次被打压,到了明朝,中国又坠入大黑暗时代,文字狱和八股文的枷锁牢牢地套在中国人头上,游民出身的朱元璋统治下的明朝,对异议的打压和屠杀到了令人发紫的程度,使中国已堕入到一个白痴般的部落,在宦官当政的历史条件下,社会精英和思想改良人士寥若星辰,即使出现一个张居正实施了局部的改革,也只不过是外科医生的小手术,其拥护者也是寥寥无几,强大的黑恶势力轻而易举地粉碎了张居正的梦想,到明朝结束时,中国已被时代的车轮甩下至少落后三百年。

   角色意识一直赋予中国的民族精英、知识精英改良社会的历史责任和使命,一次次的打压之后,又一次次地有人站了起来,形成一种历史的周期性,要求社会改良与完善制度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当清朝走完了中国历史上第三个黄金时代、社会又一次遁入千疮百孔、支离破碎的面局的时候,以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等为主的知识精英引来了西方民主与自由的火种,他们效仿日本明治维新的思想和观点,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是最先进的思想武器,康有为上书的“变成法、通下情、慎左右”的政治主张得到光绪皇帝的大力支持,并对康有为委以重任,一石击起千层浪,在知识精英的鼓动下,全国上下形成了波澜壮阔的救亡运动,一呼百应的民众纷纷响应,同时,全国那些朽烂透顶的官员士大夫阶层,像被挑破了巢的蚂蚁一样,惊惶失措,骇叫奔走,乱成一团,这正好与八九年“六、四”前夕中共权贵们惊恐的情绪完全相同。戊戌变法后囚禁了主张改革的光绪皇帝;六、四惨案后囚禁了主张改革的赵紫阳,历史在这里又重复了一次。

   戊戌变法后,那拉兰儿又恢复旧的制度秩序,维护其独裁专制,出现了社会全面的大倒退;六、四之后,胡耀帮、赵紫阳先生倡导的政改方案半途而废,邓小平、江泽民又恢复了旧有的秩序,政治上更加专制,十几年来,社会又迭进更腐败、更独裁的专制统治中。戊戌变法虽然失败了,但是,戊戌变法换醒了中国这头沉睡的狮子,在短短的数年间,以孙中山为代表的又一代民族精英们再接再厉,高举三民主义大旗,在百折不挠的失败中坚定的站立了起来,在他的带动下,全国如火如荼的反封建、反帝制的群众运动轰轰烈烈的开展了起来,最后终于推翻了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从而赢得辛亥革命的成功;六、四民主运动虽然以中共独裁者的镇压而夭折,赵紫阳先生被软禁,中国又一次失去了与世界接轨的千载难逢的机遇,但民主的火种燃遍了东欧和前苏联,推动了共产主义制度的垮台。今天,紫阳先生含恨离开了人世,但赵紫阳先生的思想和观点将永远激励中国人民前仆后继、一往无前,民主与自由的火种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在中国大地冉冉升起。

   2005年1月30日

   ──转自《观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