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曾仁全文集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任不寐: 逃命吧,不可回头看!序曾仁全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吴仪是向日本说“不”吗?
·残缺思想的施罗德
·沉甸甸的“六一儿童节”
·透析聂树斌和佘祥林两冤案
·相信库恩,还是相信任不寐? ——评《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
·疯狂的高考又来了
·毛泽东到台湾“一展风采” 蒋介石何日回大陆“观光”
·赵紫阳时代的悲剧与一部沉寂十六年的学术著作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选载(1)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2)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3)
·温家宝赞《乡村八记》与真实的农村
·审计漏洞越堵越大
·风蚀残年的政党——写在中共建党84周年
·硕鼠乐土》第一部问世(上)
·《硕鼠乐土》第一部问世(下)
·任权 : 您的面孔为何如此狰狞
·黑色的红领巾
·读蒋品超的诗集有感
·从征“小姐税”看中国税制的低能
·从征“小姐税”看中国税制的低能
·中國經濟將出大事
·中國經濟─大廈之將傾?
·子午岭劳改营——中国古拉格群岛之一
·子午岭劳改营——中国古拉格群岛之一
·《我们向谁控诉——湖北钟祥航运公司职工维权纪实》一书内容简介
·我们向谁控诉?——湖北省钟祥市航运公司职工维权纪实(目录)
·《我们向谁控诉》第一章:纤绳文明
·《我们向谁控诉》第二章 共创辉煌
·《我们向谁控诉?》第三章 哭泣的汉江
·《我们向谁控诉?》第四章 谎言编织的童话
·《我们向谁控诉?》第五章 妖风阵阵
·《我们向谁控诉?》第六章:欲盖弥彰的财产清算
·《我们向谁控诉?》第七章 没有竞争对手的拍卖
·《我们向谁控诉?》第八章:空手套白狼
·《我们向谁控诉?》第九章 不公平的财产分配方案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章:船民们行动起来了——堵政府、扣船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一章 维权踏破万重山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二章 被遗弃的人们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三章 第一桶金与原罪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四章 “维权五状士”北京“上访村”见闻
·《我们向谁控诉?》第十五章:市长承诺落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每一个历史时期都有划时代的审判。雅典历史上曾有过一次重要的审判,审判的“罪人”是全希腊最重要的人——苏格拉底。他的罪名是“不承认国家信奉的神,另立新神,腐蚀青年。”苏格拉底虽然被判处了极刑,但是,他的死,与耶稣、释迦牟尼同为人类史上的三块耸入云端的里程碑。1926年8月,义大利法庭对葛兰西进行了不公正的审判,法西斯政府判处他的罪名是:“用文字进行阴谋活动、煸动内战、包庇犯罪、挑动阶级仇恨”。然而,这个“顽固不化”的伟大思想家在狱中也没有停止思考,写下了可以与《神曲》媲美的《狱中札记》。卡斯特利奥是个微不足道的穷学者,当他勇敢地站出来为蒙昧的民众大声疾呼的时候,日内瓦政教合一的最高统治者加尔文对他进行了最残酷的折磨,致使卡氏英年早逝。但卡氏的声音永远回荡在16世纪的西方的教堂上:“没有人会被迫接受一个信念,信念是自由的……”

   《荷马史诗》中,英雄特洛伊出征前说:“如果避而不战能永远不死,那么我也不愿冲锋在前了。那么,既然迟早都要死,我们为何不拼死一战?”杜导斌就是这样投入“战斗”的。他用辛辣的笔锋对千孔百疮的制度、对独裁专制者进行了猛烈抨击。无疑地,他以被拘禁逮捕、被“判三缓四”的结局而遍体鳞伤地惨败下来,这一判决告诉世人,仅凭个人的能力,是斗不过虎踞龙盘的邪恶势力的!

   自从网路文化在中国这个封闭的国土上“生根”、“发芽”后,愚弄、欺骗民众的独裁统治者们,再没有宁静的日子了。过去和现在鲜为人知的消息,通过各个途径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一大批知识分子、学者,公开地站出来挑战这个黑暗的制度,深刻解剖这个制度的种种病态。海外网路、海外电台的世界里,浓缩了中国人的情感和呐喊声,公开的控诉和尖锐的批评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独裁统治者们兴风作浪的天地。

   要是对批评和指责当权者的声音都视为“颠覆”的话,在网路这块天地里颠覆者已有成千上万之众。杜导斌只是其中一个而已。要是对撰写“反动”文章的人“论资排辈”的话,杜导斌也仅仅是“初生之犊”而已。要从“颠覆”的时间、“颠覆”的“罪证”来说,杜导斌也远远不及刘晓波、余杰、东海一袅、郑贻春、赵达功、任不寐、傅国涌、杨银波等人。但为什么中共只对杜导斌逮捕判刑呢?为什么任凭其他人“逍遥法外”呢?就因为刘晓波、余杰等人蜚声海外,名气太大不敢招惹。这就应了中国民间的一个说法:软泥使锹挖,硬泥拖锹过;选桃时“找软的捏”。国安、司法部门就象鲁迅笔下的阿Q一样,欺软不欺硬,只敢对“小D”过手。

   杜导斌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与封建时代的“谋反”是同等的罪名。“谋反”都是要杀头的。这是何等严重的罪名!但杜导斌竟然可以不在监狱里呆著,可以不“坐牢”,不送到劳改农场进行劳动改造。这个审判尽管无疑地开了当代中国文字狱判决的先河,却是一个进步,也是一个小小的胜利。谁的胜利?是人民的胜利!是民众强烈的要求令独裁者们胆寒,是海内、外知识份子的强烈呼吁令党魁们不得不自找个“台阶”下了。同时,这一判决也是胡温开明政治的预兆。

   (2004年6月16日)

   ——源自《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