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曾仁全文集
·评述对杜导斌的“历史性”审判
·瞒报矿难是红朝谎言世家的小插曲
·端午节「感怀」
·温家宝应弃治标策略
·村 官 任 免 记
·不该处理的“废品”
·选 贤
·旷 世 奇 珠
·做戏无法请个菩萨
·香港和大陆:公民与臣民的区别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杀人奶粉到有毒瓜子(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

   “杀人奶粉”(又叫空壳奶粉)案还没有结束,“杀死”那么多婴儿的源头还有很多没有找到,生产“杀人奶粉”的部份厂家还在逍遥法外,□忽职守的职能部门的公职人员还没得到查处,有毒瓜子又接踵而至,人们在震惊之余不竟要问:我们还有多少食品可以放心食用?据最具“权威”的CCTV电视台5月30日报导:安徽省蚌埠市最大的太平市场生产的香甜可口的瓜子是用明矾、工业盐、滑石粉和工业石蜡等特殊物质加工出来的,瓜子里的含铝量高出日常饮用水的13倍,专家分析指出:铝通常是经过肠胃吸收,在人体内沉积,会对人的肌体造成损害,早期症状表现为身体虚弱、抑郁、焦躁、记忆力衰退。严重的会造成肾功能衰竭、尿毒症,如果在脑内沉积过多会造成痴呆和帕金森症。

   从注水猪肉、注水牛肉、抛光大米、有毒火腿、变质饮料、到近期的人头发丝酱油、杀人奶粉、有毒粉丝、有毒瓜子,几乎是有多少食品就有多少制假参假现象,有一些被爆光了,人们才知道食用的是有毒食品,但还有许多的没有爆光,没有质检部门的鉴定,民众只能是“眼不见为净”,照样在食用。

   为什么经济改革越深入,假冒伪劣产品就越多?从假冒伪劣食品到劣质服装,从药品到电子产品,中国老百姓遭殃之深,毒害之广,为什么一面打击又一面冒了出来?那些厂家为什么有生产土壤?归根到底是制度无法解决根本问题,打假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地方的利益集团与制假贩假者沆瀣一气,执法部门与不法制假售假者臭味相投,并在幕后甘当这些制假窝点的保护伞。不难否认,中国民间成了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大国,现有的管理体制对这些现象已是鞭长莫及。特殊的“国情”产生特殊的人材,以王海为主的打假英雄也随之应运而生,笔者曾以《打假维权英雄赞》(议报142期)一文提示了王海等人打假的艰辛和维权之路的坎坷,在强大的黑恶势力面前,王海等人不仅是斗不过制假售假的公司,而主要是斗不过甘当保护伞的地方执法机关和职能部门。专栏杀人奶粉事件后,国务院总理温家宝4月下旬亲自批示,要“严肃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对触犯刑律人员要依法严厉惩处,笔者曾在《温家宝下令严查劣质奶粉说明了什么?》(倘待《动向》杂志6月15日刊出)写道:“查处‘杀人奶粉’无可厚非,温家宝总理的批示也没有错,但问题是,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批示’能解决多少问题?要是明天再出现一个‘杀人面粉’、后天出现一个‘杀人大米’、‘杀人酱油’,温总理是不是这样一个一个地批示下去?”文章还没有正式刊出,有毒瓜子就接着出来了,这种生产有毒食品的现象,是中国人的不幸还是制度的不幸?

   2004年5月30日于广州(大纪元首发)(http://www.dajiyua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