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3)]
曾仁全文集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任不寐: 逃命吧,不可回头看!序曾仁全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吴仪是向日本说“不”吗?
·残缺思想的施罗德
·沉甸甸的“六一儿童节”
·透析聂树斌和佘祥林两冤案
·相信库恩,还是相信任不寐? ——评《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
·疯狂的高考又来了
·毛泽东到台湾“一展风采” 蒋介石何日回大陆“观光”
·赵紫阳时代的悲剧与一部沉寂十六年的学术著作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选载(1)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2)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3)
·温家宝赞《乡村八记》与真实的农村
·审计漏洞越堵越大
·风蚀残年的政党——写在中共建党84周年
·硕鼠乐土》第一部问世(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3)

年底,祥龙县劳动人事局被省劳动人事厅评为红旗单位。同时,龙天任写的一篇题为《论新时期人事工作改革思路》的文章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后,被省委宣传部评为“理论成果奖”。劳人厅要求他亲自去开会和领奖,并要求他在会上有典型发言。

   晚上,龙天任带着赵宏雪、小冉在孙伯江的引导下,来到一个“新世纪大酒店”,乘电梯上至顶层,是开阔的旋转餐厅,穿过令人眼花燎乱的巨大厅堂,才来到一个金碧辉煌的包间里,龙天任兴高采烈地与四个同学握手寒暄。

   黑瘦黑瘦的小个子焦贤友在省委宣传部工作,担任副处长职务;矮胖矮胖的曾有兴在省工商银行办公室搞副主任;还有一个长着方阔大脸的叫孙伯江,在省建一公司下属的一个分公司搞经理。

   这次相聚,不知什么原因,龙天任发现与他们没有以前投契了。他感到这几个大学时充满了远大抱负的同学愈来愈世俗了,满嘴的官欲和金钱欲,听着他们的谈话,他很少插话。

   酒是茅苔名酒,菜是海里的奇珍异宝:鲍鱼翅、大龙虾、海参等佳肴。曾有兴大口大口地吃着菜说:“这次郑省长调走,对温从舒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把我给害惨了。”温从舒小口小口地吃着菜,慢条斯理地说:“谁叫你那个邱行长跟老郑跟的太紧呢?这就象开车一样,跟前面的车要保持一段距离,跟太紧了的话——前面来个急刹车,后面跟着的自然就闯上了……。你们邱行长就犯了这个毛病,三天二天和老郑缠扰在一起吃喝玩乐,就差没帮他擦……吃饭说这不雅。”焦贤友扒开一个海贝吃了,接过话头说:“他不跟紧能保住行长的位置吗?下面对他经济问题的反映有多强烈?要不都是郑省长一手压着?不早把他整下去了!省委其它几个头头早就对他虎视眈眈。他这次按说还比较幸运,下来后到市政协搞个副主席还保住了级别,——现在的牛行长跟从舒的关系不错呵,他也不敢马虎你这个笔杆子呀?”曾有兴大口地喝了一口酒,沮丧地说:“现在这年头,还在乎什么笔杆子哟。这个新来的牛行长搞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竞争上岗’,我开始还满怀信心,——自己感觉竞争个办公室主任还满有把握,跟着别人报了个名。还信心十足地在家里用了几个晚上时间写竞选演说材料,对于如何搞好办公室的工作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一颗纯洁的心灵充满了天真的愿望……”吃的满嘴是油的孙伯江哈哈笑道:“你小子还动真情了,那你不是太幼稚了吗?”温从舒放下筷子,似乎颇感兴趣,打断孙伯江的话说:“别打扰他,让他讲!”曾有兴拿起一根烟点燃了,深深地吸了一口说:“竞争上岗演讲的头一天,牛行长把我喊到他的办公室,开始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了一会儿家长话,然后话峰一转说:‘小曾啦,这次竞争上岗你有什么想法?’我说没啥想法呀,凭本事竞争啵。他困惑地看着我说:‘是这样的,这次竞争上岗受到各级领导的重视,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有三四个人竞争;你的能力是没说的,这点我清楚,你还年轻,机会很多,这次把机会让给夏思敏,你还是搞副主任,我有很多为难的原因。刚到任,又不是很熟悉情况,所以请你理解我,支持我的工作。不过,竞争演说还是参加搞,一切按程序来,我说的话你只放在心里就行了’……你们说,这是个多大的游戏?”焦贤友和孙伯江一听就大笑不止,龙天任也忍不住笑了。温从舒叹息道:“你也不用悲观,他这是话中有话,他知道我跟郝书记的关系,他不敢马虎你的。”孙伯江不满地说:“你们到一起了就谈那丑恶的政治,——我们是来陪天任吃饭的,你们瞧,他都没吃菜呢?”几个人同时把目光聚集到龙天任身上,温从舒愧疚地说:“天任,对不起,他们一聚就争论个没完,你吃菜呀?”焦贤友忙挖了一勺钓龙虾肉要放到龙天任的碟子里去:“来,你又姓龙,吃了这个就更是人中之龙了!不吃对不起从舒请客。”龙天任忙用手挡着说:“我不吃海里的东西……,从舒,你能不能叫服务员给我来一盘咸菜?”焦贤友嗔怪地说:“你回到那个祥龙县去,把人都搞低能了!十足的一个乡巴佬。你知道这一桌子饭要多少钱吗?——要花去温从舒四千多元的公款呢,我们可是敲诈了多次没敲诈出来的,今天可是占你的光,你不吃怎么行呢?”龙天任苦笑道:“可我吃了就翻胃,肚子疼,无福享用呵?你们尽管吃,我有一盘咸菜就行了。”温从舒怔怔地看了他一眼说:“我发现你好象心事重重的,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想当年,你是我们这些人中的佼佼者。最有希望留在省城,最有希望考研出国,可你说要建设家乡、还为了那个爱的死去活来的杨菊花,要是留在省城,说不准正厅级了呢!”孙伯江望着龙天任,开玩笑说:“这都不重要。——当年你是我们中最帅的帅哥,迷倒了好几个女同学哟!我们班的那个校花陈丹丹你还记得吗?现在在东方大商场搞副总经理呢,前一段我到东方商场买东西碰上了,她还跟我打听你的情况呢,一直对你念念不忘。”龙天任笑道:“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我儿子都快长成人了,提那些凉牙齿哟。”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气氛一下子又轻松起来。焦贤友突然说:“吃了饭孙伯江是否该带我们这个‘乡巴佬’同学去洗个头、松松骨?或者去跳跳舞、换换脑子?在这几个人中,从舒官最大,至于银子就数伯江最厚了,跟同学之间你不能吝啬呀?”孙伯江一听就反驳道:“你呀,就是‘官念’最强,你们有本事的话就把龙天任从乡下调上来,费用我出。”曾有兴笑道:“肯定该你出,谁叫你是千万富翁呢?”龙天任惊道:“你都有千万资产了?那不成资本家了?干脆我来给你打工算了。”孙伯江感概地说:“我的千万资产在哪?——都在那些行政事业单位陷着啦。那些单位的领导是爷爷,我是讨债的灰孙子。我找他们要一笔钱,得首先揣给那些头头一个个大红包,送了红包后,那些当官的象敲麻糖似的一次给一点。说了不怕你们笑话,我有时候穷得连喝早茶的钱都没有。我怎么能与从舒比?温从舒一年签字报销的应酬经费权限都在五六十万哟!我们搞企业的怎么都比不上你们当权者呀?”龙天任听后苦笑道:“我的单位一年的办公费用和业务费用开资都不过二十万呢……”

   这时,服务小姐端上了温从舒增加的一个红烧肉、一个雪里红炒鸡蛋。温从舒举起酒杯说:“好啦,天任,我知道当时在工业大学你最爱吃这两道菜了,你不用跟他们嚼舌根,我和你的部下先喝一杯。吃完饭孙伯江安排我们跳舞去。”龙天任很满意地吃着温从舒给他加的两道菜,看了孙伯江一眼说:“可我不会跳舞呀?”焦贤友认真地说:“不会跳舞怎么当好领导?看来你的脑子还是很僵化的,难怪搞了这些年还是个局长呢!”

   第二天中午,龙天任正准备到会上安排的食堂去吃饭。焦贤友找来了,对龙天任说,温从舒他们几个都有事。他一个人来陪他们吃个中饭,每次都是温从舒他们请客,今天要尽一下地主之意。龙天任说会场有安排,以后有的是机会。焦贤友坚持要请客,龙天任执拗不过,只好喊上赵宏雪和小冉。但提出找一个普通的小餐馆,焦贤友只好依着他。指定赵宏雪和小冉开车先到“四季春餐馆”先占位置去了,焦贤友和龙天任沿街步行着说说话儿。

   沿街走着,焦贤友比龙天任矮一个头。焦贤友想起什么似地说:“天任,昨天晚上孙伯江给你安排的小姐,你连碰都没碰一下是吗?”龙天任脸涮的红了:“没有……,我不会做对不起杨菊花的事……”焦贤友开心地大笑:“是呵,我说我会赌赢嘛!孙伯江昨晚输了还不服气,那小姐说的他还不相信……”龙天任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输了还不服气?”焦贤友笑的更欢了:“我对孙伯江说不用给你安排高档包房,再漂亮地小姐你都不会动心的,他说要与我打赌,保证找个小姐打动你;如果你玩了小姐就是我输,不玩就是他输。输家为赢家买一部手机,温从舒和曾有兴做中间人。我说同意,所以,他昨晚答应给那个小姐三百元小费,叫她一定要主动热情——。舞会一结束,他就把那个小姐喊到一边,象审犯人一样地审那个小姐,那小姐一说就哭了起来!哈哈……”龙天任听了,哭笑不得。叹息道:“贤友,你们也太恶作剧了……可以说你们变的让我无法理解了。”焦贤友愣愣地看了他一眼,神情严肃地道:“天任,温从舒上午给我打电话时说了个事,——他叫我劝劝你,昨天主要是玩乐,没时间谈心。”龙天任好奇地看了他一眼,焦贤友继续道:“我们几个变化很大,变的世俗了是吧!这点我自己也承认,但你要知道——不变不行啦!是这个社会的环境逼着我们在变呀……”

   龙天任听后也大笑起来,反驳道:“现在这个社会假的是多,这我承认,但与我们的角色意识,我们做人做事的道德观又不一样呵,你没注意吗?江泽民同志特别强调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吗?”焦贤友一本正经地道:“你呀,怎么还是那么单纯?现在的体制,哪一个官吏敢说不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我看他们自己都不一致,还一致有一个前提:——升官发财的基础上与党中央胜的一方保持一致呀!所以,温从舒叫我告诉你,要把握时机。在祥龙县至少要搞个县长才可以说你没白回那个地方……”说到这儿龙天任开怀大笑了起来:“哈哈,你以为在我们那儿,争县长的位置象小孩子争玩具呀,——我当这个劳人局长都觉得好累好累呢!”焦贤友严肃地说:“你不要笑,你听我说,你论人材比我们几个都英俊潇洒,论能力比我们都能说会道,论写作你在高中就在校报上发表过文章——当然这是你的痛处我不该提……”龙天任笑道:“我虽然劳改了一年时间,现在也不是什么丑事呵!何况是平反了嘛!”焦贤友接着道:“对,那是我们老毛的制度害的。……这个社会是体制出了问题,不是哪个人就能治好的。邓小平也好,还是江泽民也好,都拿不出法宝了。现在从上到下的腐败、堕落、官倒、道德沦丧是无药可治了。就象人的肌体一样,内面的肝有肝炎、胃有胃炎、肠有肠炎、肾有肾炎,只有外面的躯壳还有个人的模样……”龙天任听到这里吓了一跳,他厉声道:“贤友,你我都是共产党员啦,你……你说的话太出格了。”焦贤友淡淡一笑说:“是的,我是党员。但你可知道,现在干着卑鄙勾当、权钱交易,尽情享受西方的生活方式的人不都是共产党员吗?不都是官员们在做游戏吗?这个游戏你不做别人就会去做,……不说别的,你知道温从舒这个副秘书长是如何得来的吗?他是花了三四十万元买来的呀。我只说二件事,你想听吗?”龙天任好奇地点点头。焦贤友一本正经地道:“跟他争这位置的有两个人,——他是跟省委书记的人,而还有一个姓汪的,跟中央组织部一个副部长关系密切,这个副部长就给省委郝书记施压,要提姓汪的上去。郝书记就给他温从舒出主意,建议他把这个副部长的关节打通。温从舒就几经周折认识了副部长的儿子,小名叫晋哥;这晋哥胃口大,喉咙粗,温从舒送了上十万元都摔在水里假似的,没鼓一个泡泡。但又不能半途而废呀?温从舒发现给晋哥送再多的钱,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必须正面接触这个副部长才有效果。在晋哥口里知道他老爸喜好古玩字画之类的东西。温从舒就千方百计地打听,后来得知省城一刘姓的商人有一幅齐白石的山水画,是他祖宗留下来的。他在朋友的引见下找这刘姓的商人,但他出价二十万,那个商人都不卖,温从舒无计可施,最后想出一条毒计——根据朋友打探的消息,这个刘姓的商人吸毒,他就通过武汉公安,以吸毒的名义将这个商人抓了起来。直到他毒瘾发作,以卖出那幅祖宗传下来的山水画作为换取自由的条件……,送上这幅画后果然效果很好,那个副部长答应不再为姓汪的施压了。”龙天任怔怔地听着,嘴巴张成“0”型,半天合不拢。焦贤友看出他的惊讶,又道:“这都不奇,更奇的是中央组织部的一个司长——有五十多岁,姓贞。是来负责考核从舒的,所谓考核只不过走走过场而已。考核期间免不了要好好‘招待’了,温从舒送钱给他他不要,——为什么不要?他们那些人有的是钱,还在乎我们的几个小钱吗?温从舒和省委组织部的部长陪他上最高档的饭店,玩最亮的妞,但那个贞司长似乎不为所动。温从舒就诚恳地问他还有什么需要,这个贞司长与从舒已混的熟了,厚颜无耻地说,能不能弄个处女玩玩?温从舒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就打电话通知我们几个人聚在一起,叫我们开着车分头帮助找,——最后还是孙伯江有办法,他说服了某大学的一个穷农村来的女孩,出价一万元叫她陪了贞司长一个星期。这贞司长才心满意足地回京……”听到这里,龙天任直感到胃里象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他悲哀地道:“怎么会是这样?天啦,简直不可思议。”焦贤友感概道:“你能想象,我们国家虚假的繁荣后面隐藏着什么隐患吗?因为改革开放逾深化,腐败问题就会逾严重,两极分化就更突出,百分之九十的资本和财富,不合理地集中到百分之五左右的人手里去了,毫无例外的,这百分之五手握资源的人,都是大权在握的官方操作下诞生的,你看着吧,不远的几年,在一夜之间产生红色富豪的同时,更多的弱势群体也就产生了。社会矛盾更尖锐……”龙天任心里复杂极了,他淡淡一笑说:“你别只看到悲观的一面,还要看到光明的一面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