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沉甸甸的“六一儿童节”]
曾仁全文集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任不寐: 逃命吧,不可回头看!序曾仁全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吴仪是向日本说“不”吗?
·残缺思想的施罗德
·沉甸甸的“六一儿童节”
·透析聂树斌和佘祥林两冤案
·相信库恩,还是相信任不寐? ——评《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
·疯狂的高考又来了
·毛泽东到台湾“一展风采” 蒋介石何日回大陆“观光”
·赵紫阳时代的悲剧与一部沉寂十六年的学术著作
·《硕鼠乐土》第一部《祥龙风云》选载(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沉甸甸的“六一儿童节”

   今天(6月1日)走在大街上,偶尔看到这个仅有十四五年的弱智儿正在扒吃路边垃圾桶里的垃圾,我突然为之一抖——今天不是中国政府传统的“六一儿童节”吗?这个孩子知道自己的节日吗?有多少中国儿童知道自己的节日? 童年应该是多彩缤纷,且无忧无虑的,但对于中国相当大一部份孩子们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据搜孤网报导:在北京首都有一对拾荒兄妹,哥哥今年十岁,哥叫杨金宝,三年级。妹妹叫杨金萍,9岁,二年级。孩子的父亲叫杨正成,母亲徐传霞,都是贵州省务川仡佬苗族自治县人,50岁的杨正成中年得子,两个孩子都在昆明一所小学读书,徐传霞身患绝症,为了治病,卖掉家里所有,又借了外债,但最终没有保住徐传霞的生命。在贵州与昆明,再没有亲人了,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生活越来艰难,于是,父亲带着两个辍学后的孩子靠乞讨来到北京,开始了三人的拾荒生活。

   一家三口租住了一间铁皮屋搭成的房子,没有水,没有电,窄小的铁皮屋里几乎被垃圾占满,虽然没到盛夏,但小屋里已经热得喘不过气来,没有通风设施的小屋里酷夏严冬,两个孩子和他们的父亲捡一公斤的快餐盒才能卖两元钱,一个月下来,就两三百元钱的收入,除了付房租150元外,还剩下多少用于“生活”可想而知;附近居民说,两个孩子百天黑夜在垃圾筒里掏,从头到脚黑得不成样子。铁皮小屋的一侧有一个砖砌的小灶,煤太贵了,用不起,每天在垃圾桶里拾来的食物和拾来的柴烧火做饭……

   这些“故事”就发生在首都北京。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还有多少这样的“故事”?举不胜举!

   在沿海大中城市,几乎每个工厂里都个弱小的身影,他们很多都没到法定的劳动年龄,家庭的贫穷、生活的重负,迫使他们走出了渴望学知识的学校,千里迢迢外出打工,权贵控制的工厂主将他们当牛马一样使唤,辛苦劳动一年后还“欠”着他们的工钱。据河南《大河报》报导:3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被骗到郑州后,在十八里河镇一家无证食品加工厂干了近3个月,老板没发一分钱,还不准私自外出。一个月前,因为想要工资,她们被姓翟的“老板”和老板的小姨子用脚猛踹,当时3人痛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家人托两名现役军人在十八里河镇几经查找,终将3个女孩解救出来。

   在沿海地区使用了多少童工?据权威人士估算,大约在50万之多。《上海青年报》在对上海宝山区制革路84号上海志辰手工艺制品有限公司调查发现,19人中5人是童工。19位接受记者调查的工人中男性有9人,女性10人。未满16岁的童工达到了5名,16岁到18岁之间的有4人,18岁以上的有10人。每天工作超14小时。19人全部填写了每天上班时间14小时以上,加班后工厂没有支付加班费用,每月扣押工资200元,扣押的原因是押金,并且19人同时填写了公司有强制加班的情况。工厂经常打骂工人。在调查表中,有14人填写了公司偶尔有打骂现象,5人填写了经常有打骂的情况,在19人中5人明确指出没有签订劳动合同,14人填写了签定了合同,但合同都在公司那里,也就说,被调查者没有一人手上有属于自己的劳动合同。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共当权者口口声声说:儿童是中国的未来,儿童是中国的希望。但是,半个世纪过去了,中国一代又一代的儿童在期盼中只有灰暗的未来,希望变成失望。过去的“儿童”如今已成为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们看到了什么样的未来?

   一部份孩子进了私营业主的工厂,还有一部份女孩子被迫逼良为娼。据从公安部门得到的消息来源,中国现在从业的暗娼中,有将近一半是未成年儿童,这些未成年儿童,几乎都是逼良为娼,那些女孩子上了“贼船后”,只有破罐子破丢,进一步堕落下去,成为社会新的犯罪势力。中国现在有多少雏妓?这是中国民间无法统计的数字,中国的官方更不敢统计,也不愿意统计,因为这支队伍太庞大了,这个环境太肮脏丑陋了,太多的报导就会让权贵阶层颜面无光。

   这就是中国的“六一儿童节”,这就是中国一部份孩子生活的环境,这个“节日”让一部份孩子和大人们过得好沉重。 (2005-6-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