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仁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仁全文集]->[欲哭无泪是矿难]
曾仁全文集
·解读李金华的「审计清单」
·特权管制下的中国「市场经济」
·香港,挡不住的民主洪流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税务机构改革 朱熔基政策败笔之一
·独感:淡化春节
·用垃圾文化巩固专政
·贴近大陆民衆的海外四大媒体
·钟祥市司法黑在哪里?
·还原历史面目的《谁是新中国》
·纵容“黄货”泛滥毒害青少年
·强权体制下没有丑闻
·令江泽民难堪的奥运会工程「瘦身」
·杨建利回国与袁红冰出国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邓小平制造了中国虚假的经济神话
·公安局长神气的原因何在?
·金牌与金钱及其它
·“蹊跷”死亡的农民迟文滨案与赵燕的诉讼
·物价飞涨、工人农民遭殃
·戏谑民主的「村选」
·有感于节俭办国庆
·江泽民留给胡温什麽?
·有感于为宋祖英出场改变纪念活动
·胡温暗批江泽民腐败治国
·胡温暗批江泽民时代腐败治国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1)
·为何无人劝谏江泽民留任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税制改革
·谁的“十一黄金周”?
·民愿与民怨
·印尼的民主与实践
·历史给了胡温政改的契机
·管中窥豹的希拉克
·污染愈来愈严重的文化资源(2)
·新暴力浪潮与杨建利的非暴力思想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1)
·中国七大荒唐
·「以人为本」口号掩饰下的矿难
·官员们过「鬼节」
·美国大选对中国人的示范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3)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3)
·鲍威尔与“美国精神”
·污染越来越严重的文化资源(5)
·维护执政地位要靠民主宪政
·失败的中国殡葬制度
·擦粉的文凭与狗皮膏药
·师涛,你笑傲江湖
·寻求合作出版长篇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欲哭无泪是矿难
·反对李登辉访日的叫嚣有什麽意义?
·白色恐怖笼罩的冬季
·中国雏妓知多少
·反腐倡廉的雷声又响了
·敢于向暴政说不的人
·杨振宁回大陆是图谋不轨
·官员们与我议《九评》
·李敖靠“骂声”赢得中共欢喜
·胡温政改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2)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4)
·杜导斌的“狱中札记”(5)
·李仁:胡温体制的危机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上)
·江泽民留下的顽疾中国(下)
·原来官吏们有那么多“好玩”的去处
·从王安石到赵紫阳
·大陆公众知识分子的歧途
·紫阳,您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江泽民时代豆腐渣工程逐渐坍塌
·新春的歌
·矿难与原罪
·天方夜谭的“和谐社会”
·调查女学生网上卖淫现象
·中东民主的里程碑--伊拉克大选顺利完成令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钻出石头夹缝的董特首
·中共吃人的教育体制
·第二个萨达姆挑战极限
·火车脱轨是豆腐渣工程坍塌的继续
·期盼新的联合国人权机构诞生
·将腐败之手伸向美国的张恩照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上)
·传遍大陆网络的《中国七大荒唐》(下)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1)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2)
·能源危机与熵增现象(3)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连战与胡锦涛——好尴尬的握手
·“五四精神”与师涛
·任不寐: 逃命吧,不可回头看!序曾仁全政治小说《硕鼠乐土》
·吴仪是向日本说“不”吗?
·残缺思想的施罗德
·沉甸甸的“六一儿童节”
·透析聂树斌和佘祥林两冤案
·相信库恩,还是相信任不寐? ——评《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
·疯狂的高考又来了
·毛泽东到台湾“一展风采” 蒋介石何日回大陆“观光”
·赵紫阳时代的悲剧与一部沉寂十六年的学术著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欲哭无泪是矿难

   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在中国高层一声紧是一声的安全保障工作的警告声中,在胡温三令五申对安全工作的批示中,一些地方的矿难却在接二连三的发生著,有记录在案的就有如下之多:今年5月18日,吕梁地区交口县5.18矿难事故中,33名矿工遇难;6月3日8时许,邯郸县鸿达煤矿副井四平巷发生特大瓦斯燃烧事故,共死亡14人;10月20日,雅安市宝兴县矿塌事故中,14人遇难,9人受伤。11月18日,广东梅州市梅县有发煤矿透水事故,矿工被困井下,4名矿工已全部遇难;11月11日,河南平顶山新生煤矿南店井区报废井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有29人遇难,6人受伤;河南省郑煤 ( 集团)公司大平煤矿「10.20」事故共造成148名矿工遇难;河北沙河市白塔镇5家铁矿井下「11· 20」特大火灾,在这次特大火灾中已有65人死亡,51人生还。几乎所有事故都是安全隐患产生,地方官员和职能部门对安全工作「不作为」和矿主们利益熏心所至。 65名沙河铁矿工人的尸骨未寒,在11月28号7时20分,陕西省铜川矿务局陈家山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166人死亡……

   冒著生命危险到井下做工的都是贫困家庭的工人和农民,都是无权无势的草根阶层,被生活所迫远走他乡谋生。家境贫寒的矿工们没有选择,他们虽然听到全国各地到处都有矿难的发生,但他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们为了生存,只得义无反顾地前往权贵们掌握的、很多地方都没有生命保障的井下去挖煤、挖矿。因为家里的妻儿正眼巴巴的等著他们寄钱回去买柴米油盐,有的妻子正等著丈夫挣钱回来买化肥农药,有的躺在病床上的老父老母正等著儿子寄钱回去瞧病,有的子女正等著父亲挣钱后交学费……

   从二十世纪末到现在,走到尽头的中国大陆体制在万般无奈之下,对国有企业或租赁,或一级一级的承包,或变卖给了个人,同时,一些小煤窖、小磷矿、小铁矿、小铝矿、小铜矿也应运而生,权贵阶层在各种合法的程序掩盖下、通过各种肮脏的交易控制了资源,官商勾结更加密切,在天高黄帝远的矿区,矿老板们都希望用最小的投入产生最大的效益,用最少的钱赚更多的钱,对于矿井下安全设施的投入理所当然的是越少越好,矿工们只是他们出钱请来的一个挖矿的「机械」,是产生利益和效益的一个工具,哪里全把他们当「人」看待?

   现阶段,工矿企业的老板们最忙的是迎来送往权贵人仕、各安全检查部门,为了堵住官员们的口,堵住安全检查人员的口,请吃请喝请玩请嫖不算数,还要送上大捆大捆的钞票,得了好处的管理部门在检查、勘测中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一路绿灯,一道道程序都合法,一个个关卡检查都合格。官与商、矿老板与管理人员在这种游戏中做的天衣无缝,安全隐患都被掩盖著,只要能赚到钱,他们怎么会将弱势群体的矿工们放在心上呢?何况,那些到井下干活的既不是他们的朋友,更不是他们的亲人。

   在胡温对安全问题一遍接一遍的强调声中,矿难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一起接一起,一茬接一茬。一具具僵硬的尸体从矿洞里运了出来,他们身上没有血,因为他们的血早已染红了权贵们名利双收的红地毯;他们没有泪,因为他们的泪水早已变成了官商们白花花的银子,他们没有哀嚎,因为哀嚎早已变成了官员们「以人为本」的豪言壮言,他们没有痛苦,因为他们的痛苦只能留在井下,因为他们本来是低贱的弱势群体;他们没有遗言,因为他们没有传达遗言的途径,他们脸上更没有怨恨,因为再多的怨恨也表达不了对草菅人命的官员的控诉,再多的咒骂也表达不了对这个制度的憎恨。

   不可否认,每一个国家在资源开发过程中都有矿难,但是,中国每开采一百万吨煤炭、磷矿等矿产资源时,死亡率是四点一七人,死亡率是美国、日本等国的一百倍以上,也是南非的三十倍。连人均收入仅是中国一半的印度,死亡率也只是中国的十分一,乡镇小窖洞的情况更为严重,每挖掘一百万吨煤、磷的死亡率为九点六二。

   有人说,从矿井下抬出的矿工的遗体都是睁著大大的眼睛。是呵,他们怎么会瞑目呢,因为他们有太多太多的撼事,太多太多的心愿未了。因为家里的稻谷还等著他回去帮助收割,因为他还答应了回去时给孩子买新衣服,还答应了挣钱供孩子读高中、读大学,因为他还答应了寄钱给病塌前的父母根治病魔,因为他还答应了回去后付给隔壁商店里买盐买油的钱,因为他还期盼著与新婚妻子的缠绵,因为他还没来得及享受到人世间的欢乐……

   但是,一切都成了泡影,因为安全保障系数很低的矿井是那么的残酷,甚至于,人世间听不到他们脆弱的呐喊和哀嚎,那是官商勾结销售矿藏资源时数钱的笑声淹埋了他们在井下痛苦的哭声。

   矿难发生后,一时间,官员们的危急应对机制似乎提高了,「以人为本」的认识似乎提高了,安全意识似乎提高了,电视境头里的矿井旁站满了从部长、省长到市长、区长、局长、科长、所长、矿长等等大大小小「带长」的官员,瞪著一双双惊愕而又焦急的眼睛,但是,他们担心的不是别的,是矿主们送给他们的巨额好处费会不会被揭露出来,担心在安全问题上玩忽职守、阳奉阴违的做法会不会被涌出漏子。他们更担心查出问题后胡温辙了他们的职,摘了他们的乌纱帽,断了只有当官才有的通天财路。在他们担心害怕的表层深处是根深蒂固的麻木,对于死人的事,他们早已习以为常。

   那些死难者,是一个个有情有义的血肉之躯,是我们的同胞兄弟,正是他们的舍身忘死,才将煤炭、磷矿、铁矿、铜矿等等矿藏源源不断的挖了出来,他们曾挖出十三亿人的取暖做饭、烧水的煤炭,他们曾挖出农民肥沃农田的化肥,他们曾挖出城市建造高楼大厦的钢材,他们是中国煤魂、磷矿魂、铁矿魂。然而,他们默默的去了,留下家里孤独无助的妻儿,留下了凄凉寂寞的老父老母,留下了更加贫穷的家庭……

   我们哭我们死去的同胞,一哭权贵们心肠狠毒没有人性,面对胡温三令五申对安全工作的批示和接二连三的红头文件仍然阳奉阴违、玩忽职守,胡温的颜面何在?胡温的威望何在?二哭矿老板心黑面厚漠视生命践踏生命,视自己的同胞如猪狗,不肯在安全设施上花本钱;使我们的同胞兄弟一茬接一茬的倒在黑暗的井下。三哭矿工们命苦、命薄,生长在贫困落后的农村,从小就缺衣少食得不到幸福,过早的承担起生活的重负,被迫无奈背井离乡为黑心的矿老板们挖掘矿藏,魂归他乡死不瞑目,四哭这种安全隐患无处不在,还有多少同胞兄弟「前仆后继」才会震醒权贵们对安全工作的重视?

   呜呼,哀哉!我们欲哭无泪!我们叩问苍天,这是谁之罪?苍天答曰:这是中共权贵阶层之罪!我们叩问大地,这是谁之过?大地答曰:这是中共集权独裁之过。

   2004年11月26日

   ——转自《动向》2004年12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