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吴郁、曾宁:中共制定反分裂国家法的重大影响]
曾宁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盖洛普有关91%的中国民众觉得受尊重的民调遭怀疑(zt)
·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针被指万变不离其宗(zt)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zt)
·中国各地黑社会势力为什么猖獗?(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流行中国官场的“酒文化”(z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第一个有关互联网自由的决议(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解放军报》称将坚决惩治腐蚀军队肌体的腐败现象(zt)
·温家宝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zt)
·《人民日报》就《求是》杂志的“道德三论” 发表述评(zt)
·“自由之家”年度报告称2011年中国自由度下降(zt)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zt)
·《人民日报》 坦承中国社会信任度明显滑落(zt)
·中国广电总局要求防止电视频道过度娱乐化(zt)
·揭黑记者王克勤被停职(zt)
·中国多部门“三公”经费不降反升(zt)
·改革突破“利益雷区”,关键在于敢不敢触动既得利益(zt)
·新闻出版总署禁建记者“黑名单”(zt)
·延安干部学院的教学以革命传统与理想信念教育为主(zt)
·国际媒体关注广东新塘等地的群体性抗议事件(zt)
·国际记联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刘晓波是否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zt)
·信访量下降证明中国人权改善?(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亿万富翁盖茨巴菲特的中国之行引起广泛兴趣和议论(zt)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专制主义思维和极权主义人格
·贪污腐败,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革命 改革 一派胡言 等
·老子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
·民运首开性的一页
·黑孙,革命,功过,观点和看法
·隐性的、浅层次的“文革”史
·常有人说,台海两岸
·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普遍说中国人聪明
·千万别上了"和而不同"的当
·投机,投身于历史机会的洪流
·凭什么李鹏一个人每年光医疗费就花掉1650万
·部分毛左、脑残,直接就是坏人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没有假钱
·价值 林-昭、李-旺阳、杨-佳
·扎克伯格莫非改姓赵克伯格啦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黑心价值观 什么是核心价值观?
·热烈庆祝日本大地震
·当下中国会否产生第二个毛
·中国啥时候能实现民主
·于丹这样的脑残表现虽精致
·言论阉割 善意的批评
·王朝末期任何专制独裁者的蹦达
·事实上深圳是邓小平的儿子
·不受极权染指的民主圣地台湾
·没有找到中国人和中国社会的病根
·没有坐过专制的牢都不好意思说是民主人士
·时局观察之 天下之所以还没有大乱
·台独与民国回归大陆台独会让大一统者颜面扫地
·百度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为此你不必大惊小怪
·《人日》 魏则西 文革
·居于西方社会轴心位置
·弱肉强食成王败寇九二共识
·对一个人的评判应该是基于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常态化可持续作恶
·我死众生宗教般的情怀
·形势所迫加速破局
·警权到底姓啥周永康李东生张越之流
·文革杀戮死人穷折腾瞎胡闹
·东西方人性相通同样趋利避害
·读懂了文革也就读懂了中国
·520台湾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
·警权姓周周永康的周
·“以‘独’促‘变’”即以台湾的“独立”
·九二共识玄机在哪
·消音与稳控 屈原岳飞的符号性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郁、曾宁:中共制定反分裂国家法的重大影响

中共制定反分裂国家法的重大影响——评反分裂法

    吴郁、曾宁

对江系势力产生重大影响——

    江泽民在卸任党、政、中央军委职务时,已经把经济上的权贵私有化和政治上的三个代表装进宪法。他其实很想同时把对台动武也装进宪法,然而他和所有人都明白这种方式是行不通的。他又不肯善罢甘休,于是在最后一卸国家军委职务前解决这一问题,通过立法来制约其后任不改变其对台动武政策。然而,这只是一厢情愿,任何后任肯定会在某个时候用与时俱进办法做其想做的事情。认真地读一遍反分裂法,不难发现和平方式的内容占了主流。这说明,从法律形式上虽然满足了江对台动武的意愿,但同时更从法律上,具体明确地固定了解决台湾问题的和平方式和办法,对那些反对采取和平方式的势力当头捧喝。即便是非和平方式的条文,关于动武也是这样表明的: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由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和组织实施。注意,动武的决定和组织实施,国务院是排在第一位的,而非军队一家说了算,如果在动武问题上国务院和军队意见相左,军队岂能一家孤行!由此可见,反分裂法中关于决定、组织和实施对台动武的具体条文本身就是对动武的一种相互制约。十届三次人大,反分裂法和江泽民卸任同时推出,微妙地把和平方式立为主导,耐人寻味。

对中共军队某些势力产生重大影响——

    中共军队历来有股势力认为只有靠军队靠武力才能解决台湾问题,他们对动武非常感兴趣。毛泽东时期他们曾一度欢欣鼓舞,然而毛只是嘴上功夫,一个金马之战就改变成另一手硬;邓小平则干脆提出把台湾问题留给下一代去解决;而“核心”也只是对台岛四周海域发射数枚飞弹,搞点上规模的军演而已,并不敢动真格的。二十一世纪后,世界情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民主发展和平发展成为铁的主流,国内亦出现新政,新时期军队改革势在必行,这些势力害怕军队改革,因而加紧施加影响。当前除了台湾问题,他们拿不出更大更合适的筹码。最低限度,可以和三农问题与社会保障争财政而保住主要理由。反分裂法的制定,向这帮势力严正指明,解决台湾问题,并不只有武力一种方式,采取什么方式,怎样采取方式,依情势而定,再次表明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再次表明高层两手抓的态度,再次表明军队改革必须适应新时期新形势发展的要求。

对美、日、欧产生重大影响——

    在战略上,中美关系形式上是中国的外交基石,本质上则是中美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领域里暗中对抗。在战术上,双方都是尽可能地打各种牌而不断变化,尤如中美桥牌对抗赛,表面上是友好交流,实战中则你死我活。和美国队打桥牌需要时有新战术,反分裂法这张牌的抛出是新牌局的新打法。这张牌更加明确地发出信息,打台湾牌或其他什么牌都要遵循潜规则,即双方多年同桌玩牌形成的某种默契,不能超越双方都曾默认的底线。超越了这个底线,中国大陆就只能作出不计代价的反应。同时也告诉美国的搭挡日本人,不论以什么名义,包括以台湾问题搞针对中国大陆的美日军事同盟越过了底线,中国大陆同样会作出相应的反应。从而促使美国人和日本人重新审视台湾牌在其手中那付亚洲牌和那付全球牌中的位置。另一批桥牌玩家悉数尽在欧盟,其中英、法、德、意等诸国在竟技桥牌中都有过辉煌的战绩,他们同样深喑政治桥牌中的奥妙,他们也都有过多次和美国同台竞技的经历。面对海峡两岸及中、美、日、台的新牌局,他们绝不会置身度外,肯定正在认真地观看反分裂法这张牌的打法,肯定正在认真地研究这张牌的抛出对亚太牌局和世界牌局所产生的重大影响,尤其是在和平安全与稳定等方面的影响,以便重新评估他们在亚太牌局和世界牌局中的战略地位和战略利益,从而调整相应的对策。

对藏独、疆独和蒙独及支持他们的势力产生重大影响——

    中国大陆三独问题和台湾问题有不同的一面,台湾问题侧重于历史遗留问题,三独问题有着长期复杂的历史因素,更侧重于现实因素。他们是中国大陆多民族大家庭中少数民族,除了共同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诉求外,还有着更加强烈的政治上民族化要求。藏民族在中华史上历史悠久独特,民族性格极为鲜明,有着极其浓厚的宗教文化传统。历代中华封建王朝、专制政府对西藏主要采用政治绥靖政策。藏独最近几十年来不断挥舞雪山狮子旗。他们建立在印度的流亡政府大本营几十年来发展颇具规模,新一代少壮派日益做大,其倾向日益激进,严重威胁到他们老一辈领导人的另一手——几十年来时断时续与中共的谈判。藏独老一辈的另一手正面临越变越软甚至消亡的危险。维吾尔、哈萨克和其他新疆非汉民族近现代史上曾经出现过著名的三区革命,有着引以为豪和中国共产党共同合作的光荣革命传统和革命历程;也曾出现过著名的东突厥斯坦运动,这一运动和中亚各国有着特殊的历史渊缘。疆独曾一度在国内采取非常极端的手法,这一手法是中共内部各个派别,各个倾向都无法容忍的。他们正渗透到中亚各国,甚至在北约某成员国建立了总部。更令人称绝的是,9·11大剧的泡制者拉登也来对疆独凑大热闹。蒙古民族的历史同样别具特色。一代天妖的影子从毛泽东一直排徊到他的继任者们。斯大林肢解中国领土外蒙古,中共当时有求于苏联支持和帮助其夺取政权并巩固政权,作为交换拱手相送,这一血的历史代价和血的历史教训让中共刻骨铭心。现代以来蒙古民族又增添了一个蒙古人民革命党和东蒙人民革命党的政治情结。蒙独背靠蒙古人民共和国,其潜在威胁,中共历来不敢掉以轻心。大陆三独问题的艰巨,长期和复杂及其潜在的巨大威胁决不亚于台湾问题。中共反分裂法的制定,为中共今后采取各种方式解决三独问题奠定一个参照基础,树立法理依据而不仅仅停留和局限在运用政策掌控的层面上。

对港人产生重大影响——

    香港一国两制后,港人对中央政府解决香港经济问题的种种努力并不领情。和中央政府不合谐的声言从未中断;和基本法不合谐的种种政治诉求从未中断;和特区政府不合谐的大规模游行请愿从未中断。最近几年和基本法第23条较劲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最终迫使董特首辞职下台,中央政府为此大光其火。董建华先生下台后,由弹丸之地的一介区民一夜而为世界第三大国的政协副主席。董副主席的就任与泽民同志的最后一卸和反裂法三者同时推出,沸沸扬扬,绝非纯属巧合,而是精心安排的杰作。这个杰作间接地向港人表明,香港的一国两制,是胡主席领导下的中央政府又领导下的一国两制;是基本法框架内特首直接领导下的一国两制;而不是布什直接领导下的美国式一制。任何改变香港现行一国两制现状的企图,中央政府决不会坐视不管,届时将采取各种方式甚至不排除非和平方式解决香港政治问题的可能性。以此思路解决香港政治问题是否见效,人们长目以待。如果中共不以更远大的政治目光站在更高的层面上着眼于基本法第23条,要有效地解决香港的政治问题将是非常困难的。

对台湾产生重大影响——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华民国加速了民主化进程,其中包括台独在内的各种形式。台湾各族人民不畏艰险,百折不挠,长期英勇奋斗,终于取得民主自由的伟大胜利。进入新世纪台湾的民主化更加迅猛,发展到民进党上台执政且连选连任,发展到民进党可以利用政权来推进台独。台湾独立运动是形式,台湾各族人民反抗外来压迫,争取民主自由是实质,台湾各族人民再接再厉、乘胜继续推进的民主化日益巩固和日趋成熟更是实质。在中共专制集团看来,他们眼中的一处省实现了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的彻底胜利,对港澳特别行政区、中国大陆西部周边省区乃至整个中国大陆将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威胁。中共专制集团认为,只有统一了中华民国,才能从根本上解除这一威胁。统一是相对概念,没有分裂,何来统一,台湾问题,说到底是两岸分裂与统一的问题,是两岸对统一和分裂的不同认识的问题。海峡两岸的分裂对抗现状,源于半个多世纪前中共以非和平方式夺取中华民国政权时形成的产物,至今已延续了50多年。与其说是所谓台湾问题,不如更准确些说是中国问题。两岸50年分裂对抗历史的前半程,双方都没有放弃以武力统一对方的威胁,一方称解放台湾,另一方称反攻大陆。一方在解决台湾问题,另一方要解决大陆问题,双方不仅仅是威胁对方,也不同程度地实施了这一威胁,如金马之战,如武装空投大陆,在大陆东部沿海武装登陆。50年分裂对抗的后半程,中华民国政权放弃了以反攻大陆武力统一大陆的方式,而共产党政权则继续坚持武力统一台湾的方式并将这一方式转化为长期的武力威胁方式。海峡两岸50年分裂对抗的历史已经充分说明,任何单纯靠武力或武力威胁,都不能解决问题,不能简单地看待海峡两岸的分裂,对抗和统一的问题,这不仅仅是一个复杂的现实问题,更是一个长期复杂的历史问题,对其而言,反分裂法更多地也是形式,海峡两岸其实都心照不宣,简单地靠一部反分裂法是不能解决几代中共强人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才有新政提出寄希望于台湾人民,这里面当然更包括台湾民进党和陈水扁阁下,陈总统也作出了划时代的回应,表示不反对在两岸政治、经济条件成熟时实行统一,所谓条件成熟,即指两岸都实现了民主制度和经济发达。事实再次证明,面对专制制度,逃避是逃避不了的。逃避正中专制下怀,促其变本加利,专制怕什么,怕民主制度!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尤其是二十世纪以来发展历史本身就是一部民主制度战胜专制制度的历史,本身就是一部专制失败和消亡的历史,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为什么充分展现了这一客观规律的台湾,朝野在赢得了这一规律这么大的胜利成果后竟会违背这一规律!时至今日,台湾朝野应该安全醒悟了,违背客观规律是行不通的,与其逃避,不如奋起攻取,这样才能赢得两岸人民,炎黄子孙和国际社会更广泛的同情和支持。反分裂法的推出,虽然短期不能解决实质问题,但对台湾情势并非不起任何作用,至少可以促使执政党和在野党之间的关系,各种政治力量之间的关系,各个阶层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内部之间的关系产生微妙的变化。至少可以促使不同政治倾向在两岸统一和分裂问题认识上产生微妙的变化。同时,无疑也增进了两岸人民,炎黄子孙和国际社会对海峡两岸关系及其对地区和全球的影响产生更加深刻的认识。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才是真道理,这个真道理可以为两岸人民,异议人士和组织,炎黄子孙和国际社会,就海峡两岸,中华民族共同关心的问题建立一个共同参与,共同探索的平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