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
曾节明文集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真要独立,也需要先倒共才行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共在危机中熬过了2005年,至今大权仍然在握,众多人预言中共鸡年垮台的预言没有兑现,这使得一些人对中共即将灭亡的前景产生了怀疑、信心发生了动摇。
    没有兑现的预言中,比较著名的有,去年年春“铁口” 通过八卦,直断中共年底垮台;费良勇先生提出的口号“红天已死,蓝天当立,岁在乙酉,亡共者胡”,其中“岁在乙酉”(2005年)没有兑现,“亡共者胡”则有待观察(看起来很可能是“胡”);再就是唐子先是提出:中共决看不到今春的第一场雪,后又宣称:希望中共明天就灭,后来眼见中共届时灭亡已不可能,又埋怨中国民众的觉悟不高,不能彻底摆脱邪灵,以致中共存在至今。
    唐子勤奋努力,几乎每日发文声讨邪灵,热忱可嘉,但有时却未免轻率,很影响他人信心:中国民众被中共专制愚弄五十六年,觉悟怎会说高就高?凡事要有个过程。

    其实,唐子、“铁口 ”和费良勇先生不应该去插手神做的事情。神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启示我们:中共即将灭亡了,至于决定中共那一天灭亡,是神决定的事情,我们只要尽到人的本分——努力摆脱和帮人摆脱邪灵就够了。
    再说,预言真的失效了吗?非也,真正由神启示的关于中共命运的预言清晰明了的只有诸葛亮的《马前课》,其言中共“晨鸡一声气道大衰 ”,注意:“大衰”指大大地衰落,并不是指灭亡。我们再看,在2005年中共是不是大大地衰落了?去年一年,由于传播《九评》运动、退党运动、维权运动的蓬勃发展,连中共自己都承认“党的执政地位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神的预言真是准确!中共已经“大衰”,即将灭亡了!
    从政治学常识来考量,中共同样垮台在即!
    现在中共对民众诉求,寸步不让,全面打压、全面封锁,唯镇压以逞。中共冒似强大的专制国家机器,使胡锦涛等人得意忘形(也让一些志士灰心丧气),以为中共统治集团内部只要一碗水端平,你能奈我何?
    大错特错!地道的上世纪六十年代政治辅导员的水平。
    首先,今天中共国的专制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已经尖锐到不可调和的地步,越来越多的民众被迫起来公开抗争,胡锦涛全面打压、全面封锁的僵硬措施,正把越来越多本已“招安”的知识分子逼向对立面。
    八十年代,特别是九十年代,邓小平、僵贼泯为了急于实现特权资本化,“少数人先富起来”,“闷声大发财”,竭力推行官僚特权垄断市场的冒牌 “市场化”改革,十五年下来,基本上改变了中国社会主义的公有制经济基础,邓僵以专制流氓手段,以民怨遍地和空前环境污染为代价,使中国社会成为一个以私有制经济为主体的社会,随着产权界限的明晰,客观上促进了广大民众维权意识的觉醒,“国家不管我了,只得自己维护自己”。但是,邓僵在改变公有制经济基础的同时,为一己之私,死不悔改,拒不推行与私有化改革相配套的政治民主化改革,于是官僚特权奸商官商勾结,不受任何监督,越来越胡作非为,于是所谓“改革开放”越来越成为官僚特权奸商及其御用走狗文人知识分子掠夺、欺压广大民众、共同分赃的浩劫。由于可供掠夺的大饼有限,今天,这种浩劫已经发展到抢田夺地、上房揭瓦的地步,至此,最懦弱的人多半也会起来反抗。而这几年的事实表明,镇压只是扬汤止沸,“动乱” 越镇压越多。打了太石,又出汕尾;杀了汕尾,又闹中山,压了中山,绝食维权运动又席卷十二个省...维权事态可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面对四年来愈演愈烈的威权抗争风潮,胡温正在采取两手应对:一手则是,企图以减免农业税、制止教育乱收费、重施义务教育、免费医疗计划来进行缓和,“构建和谐社会”,但是现在的中共完全变成了官僚特权既得利益流氓集团,胡温的统治,完全依赖各级贪官污吏的支撑;胡温的政令,完全依赖各级贪官污吏去执行,只要胡温的政令损害了这些集团的既得利益,他们就不作为或变相拒不执行:你减免了农业税,我可以收更多的费;你不准教育乱收费,我就化整为零,变相乱收费...这就是所谓“令不出中南海”的真实原因。对此,胡温有什么办法?反腐吗?反腐则亡党!同理可以预见,胡温的重施义务教育、免费医疗计划注定推行不下去。
    这一切,已经使得构建“和谐社会”的口号,成为彻头彻尾的谎言!这反过来严重的打击了胡温本来就可怜的“威信 ”。
    十五年下来,以中共各级党政官僚为轴心庞大的特权既得利益集团已经形成,现在做官就是为了捞钱,各地诸侯为了实现既得利益的最大化,必然要大兴土木、大干快上、疯上项目,这已经导致胡温救党保经济的“宏观调控”破产,这必将导致胡锦涛竭力叫喊的“科学发展观”的实施再次破产。这反过来将更严重地打击胡温本来就可怜的“威信”,使各路诸侯更不把他俩放在眼里,使政令更出不了中南海,从而为隐藏在中共高层内的野心家发动政变创造天赐良机。
    而中央权威空前衰落,是任何共产极权灭亡的前兆。
    另一手,胡温大力整肃媒体、加强封锁互联网、疯狂打压良心记者、律师、维权知识分子,上台四年,胡温政权抓捕的异议人士居然相当于僵贼泯时期十年的总和!胡锦涛的用意很明显,就是打压知识分子、以物质利益拉拢工农,企图以一种类毛泽东时代平均主义的手法缓解社会压力,愚弄民众
   ,避免广大弱势群体的强烈不满情绪被知识分子引到共产党身上。
    缺乏工农基础的政权不可能长久,胡锦涛看到了这一点,这是对的,只是胡锦涛太过一厢情愿了,由于特权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和扭曲,胡锦涛笼络工农的政令根本无法落实,所以,胡某人打压知识分子的做法,就是在依然没有工农联盟基础的情况下向知识分子开打。
    这是一个极其愚蠢的措施!
    僵贼泯执政十五年,能够维持腐而不败的一大原因就是极力笼络知识分子,构筑了官僚特权、红顶奸商、知识分子“精英 ”三角联盟,僵贼民笼络知识分子的措施,除了大幅提高知识分子的待遇外,就是准许知识分子享有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度,让知识分子“出出气”,“自我陶醉 ”。实际上,在僵贼泯时代,除了“六四”、“法轮功”等少数“敏感”话题意外,很多今天被胡锦涛严禁的观点当时都可以公开发表,尤其是学术性的文章,最近被胡锦涛严厉封杀的袁伟时教授的《现代化与中国历史教科书问题》,在九十年代不止一次的在国内公开发表。僵贼泯治下,刘军宁、曹思源等自由派学者甚至可以出版多本著作,宣扬自由民主宪政,今天看来简直是奢侈。胡锦涛上台之初,迫不及待地停播《走向共和》、封杀《往事并不如烟》、《中国农民调查》...不仅容不得半点“自由化”言论,多一点真相的东西他都不能容忍,甚至为此封杀了纯学术类中立网站“维基百科”,导致学者搜集资料极为不便,此举引起了知识分子的普遍反感。在僵贼泯十多年的意识形态相对宽松时期之后,胡锦涛又重新挥舞意识形态大棒,招致的知识分子的厌憎和反感,可想而知。
    为了适应市场化竞争,各媒体被迫要提供看点,否则就挣不到发行量、收视(听)率,而胡锦涛推行的专制倒退的舆论政策、对记者编辑的疯狂打压,直接损害了知识分子的群体利益,这是近来越来越多的编辑、记者、律师站出来公开反抗的首要原因。三年多的倒行逆施,胡锦涛普遍地丧失了知识分子的支持,自毁僵贼泯打造的维持政权的三角联盟。
    群众的抗争要构成颠覆政权建立新政权的力量,必须有知识分子的参与和引导,否则会在很大程度上陷入盲目性和分散性。僵贼泯笼络知识分子,竭力知识分子和弱势群体结合,而胡锦涛既得不到工农的支持,又把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逼入维权民众、民运、法轮功的队伍。中共灭亡的前景已浮出水面。
    胡温智囊温铁军最近大放厥词,以所谓中国社会缺乏“健康因素”为由,支持胡温打压知识分子,搞所谓“加强集权”。
    我绝不相信,以温铁军的智商,他会不知道“中国社会缺乏健康因素”是由什么造成的;他会不知道,“加强集权”只会使爆炸来得更猛烈,使本可“安乐死”的胡温政权落个“痛苦死”凄惨下场。但是温铁军就是要睁着眼睛说瞎话,以投胡锦涛的专制癖好,否则就没人知道他温铁军 ——“国师”的位置是别人的了。胡锦涛拥抱这样的害自己的马屁理论,实在是权欲熏心、利令智昏,真是瞎了他那双三角眼!
   
    再则,中共意识形态已全面彻底破产。中共意识形态,衰于文革结束、毁于六四屠杀、亡于“春天的故事 ”。没有了意识形态凝聚力,就很难“教育”民众,就很难要求民众为自己“奉献”,就要越来越依靠镇压维持“稳定”,就要雇佣越来越多的国安、公安、武警队伍 “防暴 ”、“平暴”,就要进口越来越大量的先进武器、装备、设施,就要招募越来越多的网特、网狗、技特以监控现在数以亿计、越来越多的网民和手机用户。
    没有了意识形态凝聚力,如今专制国家机器运转如今完全靠利益驱动,利益不足则驱不动,没有信仰,唯利是图的人是靠不住的,没有足够的奖金待遇,专制爪牙们肯定消极怠工,而一旦爪牙不作为,中共进口再多再先进的武器、装备、设施都会成为破铜烂铁、电子垃圾...老百姓就会揭竿而起,这是中共最为恐惧的,因此中共不管花多少钱,也要保证爪牙们俯首听命。怎奈,中共圈养的爪牙们,基本上是些无信仰无罪恶感的唯物(物质利益)主义者,这样的人贪欲无限,是一大群喂不饱的狼。
    这一切,使中共专制统治的成本持续增加、急剧增加、无限增加 ......
   而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里,中共搜刮来的钱是有限的...这是一个死循环:全面镇压——加大搜刮——更多反抗——加强镇压——进一步搜刮——反抗加剧 ......
    另一方面,由于意识形态的丧失,尽管中共的镇压措施变本加厉,却越来越难起到“杀鸡儆猴”的震慑作用。
    毛泽东时代,由于中共的意识形态旺盛,镇压、批判行动可以大张旗鼓地进行,对民众起到了巨大的震慑作用,广大 “地富反坏右”确实吓破了胆,“想反也反不了”。镇反时代,毛泽东放言:就是要大张旗鼓地杀反革命。毛泽东本人非常自信,常把被批判的“反动错误言论”下发给广大干部传阅以供批判,在“理直气壮”、 “光明正大大”之下,许多被批判的人还真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心里非常痛苦。
    但到了邓小平时代以后,由于意识形态的衰、亡,中共的镇压、批判变得理亏气短,从不敢把“反动错误言论”原文公之于众,遮遮掩掩,神经兮兮...对于镇压行为和异议挑战、邓小平“不争论”、不回应;僵贼泯做贼心虚;胡锦涛则完全偷偷摸摸:僵贼泯还敢当着华莱士的面狡辩,封网是为了过滤“有害信息”,胡锦涛则烂着脸皮连封网都不敢承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