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曾节明文集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答张国堂先生
   
   张国堂先生:

    您好!您主张中国应当走西方议会制道路,我是赞同的。的确,有些问题我们可以留给后人讨论,但是,有些问题我们现在不能不搞明白 ,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比如,您在自称耶稣的同时,又十分推崇儒家学说,这样把两个基点截然相反的教义毫无辨识地搅混在一起所包含的尖锐矛盾,就使我不能不对您的主体思想,产生怀疑。为着说明这一点,我仍然想指出的是:
   
    性本善并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相反,民主体制产生的动机之一,就是为了限制人的恶,特别是君主寡头的恶。古希腊人觉得,一个(古希腊)人的自私(恶)不应该屈服于另一个(古希腊)人的自私(恶),否则就会很多人受奴役之苦,这就需要一个众人讨论、讨价还价的机制,古希腊的城邦式原始民主体制就这样形成了。
   
    而君主寡头体制反倒是依托于性本善观点的,在君主寡头体制下,众人的意志必须屈服于君主的意志,这一现象只有根据性本善的观点才说得通……人性本善,因此每个君主都可以成尧舜,因此众人都要顺服君主的意志,以帮助君主成为圣王。然而,在君主寡头体制下,实际情况却是,众人的自私(恶)都要服从君主的自私(恶),结果是大恶。中国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结出了大恶之果,自唐至清,离文明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
   
    持“性本善”观点的儒家,正是中国专制帝制的意识形态支柱,支撑了专制王朝两千多年。而追求圣王的价值观,正是儒家极力主张顺服君主专制的动因,“性本善”观点,又是儒家追求圣王价值观的理论基石。
   
    可见,是“性本恶”催生出了原始的民主体制,而“性本善”是一种维护专制的价值观。古希腊的民主城邦制,确实也使古希腊人免遭了象中国古代那样的空前残暴的君主专制奴役。
   
    民主之所以优于专制,是因为在民主体制下,各人身上的恶会相互制衡,恶容易在总体上达到一种受制约的状态;而在专制下,君主及寡头(们)权力无边,他们的恶不受任何制约,一旦专制者的私欲或野心恶性膨胀,很容易带来社会性的巨大灾难。
   
    当然,古希腊城邦民主那样原始的民主体制也不能最有效的制约人性之恶:由于没有伟大的【尊 神为大、爱人如己】的基督教文明的宗教教化,它不能制约多数人为恶的意志,也不能树立社会的道德底线,斗争起来不择手段。古希腊人持的是典型的成王败寇价值观,古希腊史诗里面歌颂的英雄,如俄底修斯、阿赫留斯、狄俄墨得斯等等,几乎都是些奸邪残暴的凶恶之徒......这就导致古希腊各城邦在内乱中分崩离析,最终为外族征服。
   
    古希腊民主的失败说明了,必须要有伟大的宗教相配合,民主体制才能够稳定和长久。实践证明,基督教能够担当这一伟大宗教的大任。
   
    而基督教认为,在亚当、夏娃之后,人都是有原罪(人性中有恶的一面)的,基督教的主要精力并不是弘扬性本善,而是反复告诫人们要克服自己人性中的恶、原罪。
   
    当然,因为人有恻隐之心,“性本恶”也有绝对化之嫌。但是,树上结出的果子已经证明,“性本恶”比“性本善”更接近真理。
   
   我不能不向您指出:基督教尊 神为大与儒家追求圣王之治即尊人为大,不仅是基点截然相反的两个有着尖锐矛盾的教义,而且是实践结果截然相反的思想体系。
   
    张国堂先生,如果您依然不同意我的观点,我们可以求同存异。但是,在反对中共一党专制独裁的斗争中, 正如您所指出,应当尽量团结一致而不应当标新立异分散力量。
   
   因此,我想问的是:实际上,您的思想和道路与陈泱潮老先生的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见 www.tianyao.org)有什么实质上的分歧呢?您主张创建的中华联邦共和国与陈老先生致力于创建的中华合众国(www.tianyao.org天药网前身2001年就叫中华联邦网)有多大区别呢?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团结起来呢?
   
    我希望您能够注意到您的代议制民主设想,早已反映在陈泱潮先生30多年前的《特权论》著作之中,更完全包容在陈老先生提出的新五权虚君(元首)共和民主思想之中。
   
   如果您果然是作为能够认识天命、懂得尊重天命的人,我想,您应当带头促进民主运动队伍的团结,而不是对民主运动队伍起分化作用。
   
   我希望您能够和陈泱潮先生新五权虚君(元首)共和民主思想结合起来,和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联合起来,因为这更有利于结合中国的实际国情,谋求中国的长治久安和民主体制运作的稳定。
   
   我们的原则是: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只要您张国堂共和党有本事尽早结束共产专制,施行基督教民主宪政之道,我们同样将倾力支持您做新国家元首!
   
   曾节明 星期六 2006年1月7日下午 4:58:33
   附张国堂原文:民主的人性基础是“性本善”——答曾节明先生
   曾节明先生:
     您好!
     欢迎您同我讨论。您是少有的以平等和友好的态度同我探讨学问的知名人士,我非常高兴同您讨论问题。
     我认为儒学没有错误,但儒学是初等政治学,因此有局限。我从没有说儒学可以救国,但儒学对救国是有帮助的。目前基督徒在中国只是少数,对大量不信基督教(包括天主教)的汉人,需要儒学的指导和约束。信佛教或源于佛教的功法的人多一些,但仍然也是少数。而且,佛教对人在政治上的指导作用有限。汉族人没有以佛教治国的传统。对不信基督教的汉人,仍然要以儒学治理他们。我一再说明:儒学是上帝同中国人立的旧约,张国堂学说是上帝同中国人立的新约。新约不废除旧约,乃是要成全旧约。张国堂学说是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
     佛教也是外来的宗教,只有儒学和道教是中国人自创的。如果我们否定儒学,有伤中华民族的民族自信心。现在有许多人信儒学,否定儒学不利于中国人之间的和睦。
     你说:“如果儒家没有阻碍中国进步的话,何以理解胡适、梁启超、蔡元培、鲁讯、陈独秀等一大批青年才俊、学术泰斗要批判儒家?这些人既不疯、更不傻,为什么对儒家那样反感?”因为儒学有局限性,虽然是真理,但不是全部的真理,不引进西方正宗政治学和基督教,仅靠儒学就不能使中国强大。显然,儒学对中国历史上的内战束手无策,这就表明了儒学的局限性。但是,如果没有儒学,中国的内乱会更多更大。我们知道,聪明人也会犯错误。这些问题是最大最难的问题,需要天启的智慧才能解决。胡适、梁启超、蔡元培、鲁讯、陈独秀等人虽然不疯不傻,但也没有最上等的智慧,他们彻底否定儒学显然是错误的。历史实践已经否定了他们的见解。而且,他们也没有在形式逻辑上严格地证明:儒学与民主不相容。
     我们知道,经济学上有经济人的假设:人都是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理性人。同样,宗教上对人的基本看法,我们可以叫做“宗教人假设”。政治学上对人的基本看法,我们可以叫做“政治人假设”。我们在研究西方文化时,没有区别宗教人假设与政治人假设的区别,因此容易误解。
     基督教认为:人是上帝按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的。因此人被造有上帝的形象和样式。这就是说人性本来是善良的。但由于魔鬼化作蛇迷惑引诱夏娃违背上帝的命令吃了禁果。亚当也违背上帝的命令吃了他妻子夏娃给他的禁果。于是就犯了罪。罪就因始祖入了世界。人类就有了原罪。所有人也因自己的肉体情欲和魔鬼的迷惑和引诱而犯罪,这是人的本罪。人因犯罪而堕落败坏,就不是义人,而是罪人。人因为是罪人,就不能自己救自己,自己不能使自己成为义人。因此就需要上帝的救赎。上帝在万世以先就安排了拯救人类的计划。在一定时候,上帝就使自己的独生爱子道成肉身来到人间,就是耶稣基督。人只有信靠主耶稣基督,才能得救,才能成为义人。当然,有一些狡诈的人不信耶稣基督,却口中说自己信,这样的人是恶人。这样的恶人在外表上没有记号。人们不能识别这样的恶人。这是基督教对人的基本看法。你只讲“人生来就是有原罪的”,却不说人因信耶稣基督而成为义人。这是不全面的。基督教有“因信称义”的著名教义,也有“人被造有上帝的形象和样式”的说法。人因信主耶稣基督,从而悔改自己以前的罪,并在圣灵的保守下不再故意犯罪,就被上帝称为义人。既然上帝称他为义人,那么他就是义人。虽然基督徒中有一些假冒的基督徒,但这样的人并不多。因此,绝大多数基督徒是好人,但名为基督徒的人仍然有可能作恶。这就是基督教的人性论。因此基督教的人性论是人性本善。
     西方政治学家麦迪逊说:人不是天使,因此需要有政府管理人。而政府的领导人也不是天使,因此要分权制衡。人不是天使,并不是说人都是恶人。绝大多数人都是好人,但人人都有可能作恶。这就是西方政治学对人的基本看法,或说是西方政治学的人性假设。这个看法同基督教的结论是一致的。在美国建国时代,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是基督徒。当时的政治家相信人类能自己管理自己,不需要国王来管理人民。这就是相信普通人的性本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政府属于人民所有,政府由人民治理,政府由人民享用。既然说人民可以治理政府,就是说普通人的性本善。因此,民主的人性基础是“性本善”。
     儒家认为人都有仁、义、礼、智的善良和理性的本性,但人也会因为自己的人欲而丧失自己的这些本性而变恶。同时认为大多数人会接受圣人的教导而恢复自己的善良本性。这就是儒家的人性论,也是“性本善”的意思。因此主张实行仁政。儒家的结论也是:绝大多数人是好人(或可以教育好),但人人都有可能作恶。这与西方政治学的人性假设是一致的。
     现在,有一些为专制辩护的人说中国民众素质低下,因此不能实行民主。古代中国的法家之所以迷信暴力,是因为他们相信普通人的本性邪恶,不可教化,因此需要君主用严刑峻法管理人民。就我来说,如果我遇到的人都很凶恶,那我就宁愿君主用严刑峻法管理人民。因为我遇到的人大多数是好人,因此我就相信中国可以实行宪政民主和自由主义。我们知道:暴君总比暴邻好。因为暴君离我远,暴邻离我近。君主少,而邻居多。人都会宁有暴君,不愿有暴邻。因此,性恶论必导致暴政。而性善论可以导致仁政或民主。
     人治或法治与人性论没有直接的逻辑关系。因为国家颁布的法律都是人制定的。性恶论的法家其实也是人治,是统治者自己制法来治。只有在主权者与当政者分离,而且又主权者决定当政者的情况下才有真正的法治。主权者与当政者合一的情况下没有真正的法治。今天,人民是主权者,但主权者不能决定当政者,当政者僭取了国家的主权,因此也没有法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