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
曾节明文集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 (五)儒家的千古罪错:平均主义 (博讯 boxun.com)

    第三,儒家有平均主义的深远传统。 孔子追求的理想社会,除有圣王统治外,经济上还有平均主义的特征,级所谓〈天下大同〉,〈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田同耕〉。孟子则在其经典作〈舍生取义〉一文中直言:〈...君子不患寡而患不均...〉儒家的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一大二公的乌托邦梦想在本质上是相通的。儒家这种把物质分配上的平均主义理解为社会公正的观念,实际上是误把物质上的平均当作机会的均等,是对社会公正的歪曲理解。诚然,平均主义使得老弱病残优等弱势群体的生存受到稳定的保障,但在平均主义原则的实践下,通过正当手段增殖财富应得的报偿却无从兑现,勤劳、精明、智慧被漠视、创造力受压抑,因此,平均主义的社会是难以取得进步的。

    由于儒家主张通过教化的方式、而不是像马克思主义那样的暴力方式实现理想社会,因此,它对社会的自然进程并没有起到强力破坏的作用。中国社会一直是建立在自然私有制经济基础上的专制王朝社会。儒家信徒一直没能像马列信徒做共产主义试验一样,做大同社会的试验。直至二十世纪,共产主义暴力试验和非暴力的印度民主社会主义试验,间接的为〈大同社会〉作了评估。

    因为缺乏效益,整个社会往往陷入普遍的贫穷当中,在物质的极度匮乏当中,保障人的权益成为空谈(即使政府有保障人权的诚意)。平均主义的社会如果具备民主制度,可能看上去人道、和谐,但同样因为缺乏效益,人道、和谐的积极意义最终也要被贫穷所抵消,八十年代之前的印度就是一个例子。

    印度还是较为另类理想的情况。因为平均主义的实践,是一种非自然状态的人为分配,非得有一个高度集中的政府的权力来主导,这使造就专制政府的最佳社会。于是,〈大同社会〉更普遍的情况是既贫穷、更专制,比如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北朝鲜。

    儒家不主张通过“打碎旧世界”实现大同理想社会,这使得儒家没有象马克思主义实践那样残暴猛烈高效地祸害人类, 但是儒家的平均主义的深远影响,使得广大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有着根深蒂固的平均主义思想。唐朝大诗人杜甫在其《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呼吁:“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宋朝农民起义领袖王小波、李顺喊出“均田地,等富贵”,这都反映出浓厚的平均主义思想。即便是饱浴欧风美雨的孙中山,其革命口号“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仍然带有鲜明的平均主义色彩。

    儒家的深刻影响,使得近代的中国大批知识精英、政客和社会活动人士、革命者对来自西方的自由民主宪政的理解发生了偏差:因为头脑中存在的把物质的平均当作机会的均等的错误,以致于把物质的平均分配当作自由、社会公正和“解放”;注重经济实惠而忽视政治自由;误把民粹当作民主的精髓,注重多数人的意志,忽视个性和人权。

    平均主义的痼疾使中国知识政治精英界的素养迟迟不能完成向近现代的转化(真正完成转化的只有胡适一人)。大批的知识才俊,如李大钊、陈独秀、鲁迅、瞿秋白等人,对辛亥革命仍然广泛存在的贫富不均感到愤恨、不理解,并因此全盘否定辛亥革命的成果,质疑中华民国的道路,这位播种马克思暴力平均主义的邪说,准备了大好的心理条件。

    可以说,儒家的平均主义传统,是阻断中国在近现代成功转型的主要心理障碍之一。 曾节明 星期三 2005年7月6日上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lianzai/2005/07/200507061545.shtm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