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曾节明文集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在下今年三月发表的拙文《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推测了胡锦涛难逃戈尔巴乔夫的宿命,面临生死抉择;而后又发表了《胡锦涛的真相及其鬼蜮技俩》揭露了胡锦涛的反动保守本质,是当代摄政王载沣。四、五月间,胡锦涛的一系列倒行逆施曾激起了太子军的异动,僵贼泯势力也利用胡的左倾,蠢蠢欲动,使我作出了《僵贼泯已有卷土重来之势》的判断,当时我以为胡锦涛这么继续错下去,位置难保。

   但是天意难测、政局诡僪多变,胡锦涛在回归毛腔调的同时,竟然悄然低调的进行了系列变奏,不仅逐渐控制住了局势,也使得中国政局更加扑朔迷离:既不是一潭死水般的绝望,也远非形势大好,今年下半年转折变幻的可能性骤然增加。

   今年以来,在加强镇压和言论管控的背后,胡锦涛先是运用传统的专制行政手段加大了惩治贪赃枉法、刑讯逼供、滥用职权、乱收滥派等腐败行为,使得政府、公检法机关、教育单位的腐败行为比僵贼泯时代末期有所收敛;胡锦涛还从环保入手,对疯狂征地、滥上项目等严重激化官民矛盾的腐败行为进行打击.......

   这些朱镕基式的整顿手段,眼看又要成为一阵风,但胡锦涛现在却悄然变脸,忽然把矛头指向了邓小平的跛脚经济改革体制,这就非同寻常了。

   最近国务院发出《国务院研究机构对中国医改的评价与建议(要点) 》,全文毫不含糊地坦承:中国医疗市场化改革理念是完全错误的,总体上是失败的,其文得出了结论:不是任何领域都是可以市场化的。 文中放出了出了胡温要向“左转”的明显信号:

   “商业化、市场化的道路不符合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规律和要求是一个早已被理论和各国实践充分证明了的问题。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问题是重新走了一遍已经被认定为错误的道路。这种倾向必须纠正。”

   这是中共领导者第一次公开承认在某关系国计民生重大领域上“改革开放”的全面失败,突破了二十多年来,“改革开放”事业只能歌功颂德,不能批判指摘的禁区。胡锦涛指向邓小平跛脚经济体制改革的矛头十分明显,同时也表达了对这条由邓小平带的头、被僵贼泯、朱镕基走到极端的“走资派修正主义”路线强烈的否定。

   看来胡锦涛确实看到了造成现实的巨大危机和灾难的经济体制上的原因:那种毁弃毛泽东计划经济体制下的那点可贵的善待弱势群体的公正的制度,不顾老百姓死活,包括医疗在内所有公益性事业全面放开投向市场:经济上胡开乱放、巧取豪夺、残酷剥削、恶性竞争、虐民卖国的邓江“改革开放”路线,是灾难之源,再也不能走下去了。

   可观的说,胡锦涛的这一认识虽不完整,却是部分正确的,对中国也是相当及时的。

   在邓小平、僵贼泯为了一己私利,顽固拒绝政治体制改革,中国的政治体制严重滞后的情况下,经济上的“改革开放”实际上就是毫无监督的胡开乱放、就是官僚特权垄断操控市场、贪腐横行,结果是少数人暴富、广大老百姓更加无依无靠、生态环境和社会道德全面彻底败坏,比之毛泽东时代,可谓是雪上加霜,更难救治了。最糟糕的是,由于跛脚经济改革导致权力进入市场,目前已形成了获利巨大的官僚特权既得利益既集团,这些人几乎绝对抵制改革,使得政治体制改革更加难以进行。

   邓江改革路线的结果使得中国形成了最坏的社会模式:一方面几乎原封未动的保留了毛泽东时代的残暴的专制制度;一方面又彻底去除了毛泽东时代对弱势群体尚有温情的经济制度,全面引进了最坏的资本主义模式:权钱交易、权贵当道、残酷剥削、冷酷无情、动辄镇压,一幅典型的、暗无天日的权贵资本主义法西斯社会图景,真应了毛泽东临终前的话:

   “中国不能变修,中国要是变修,只能是最黑暗的法西斯统治。”

   胡锦涛已经看到了问题的一面:即邓小平引领的这条跛脚经济改革路线,在许多方面已经造成了比改革前还要严重的后果,开始踩刹车。现在已经放出风来,继整顿医改之后,“教育产业化”也要叫停。

   现在中国的所谓“改革开放”,已经变成了权贵对老百姓实行巧取豪夺的幌子,天怒人怨、万众唾骂,确实到了“改还不如不改”的地步。继续走这条路线,只会彻底破坏中国的生态环境和社会基础,使今后中国民主化转型更加困难。

   因此,胡锦涛对“改革开放”的“左转”,不是反动,而确实是“以人为本”,善待广大弱势群体的表现,是进步的、得人心的。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胡锦涛就在不动声色地与邓江路线拉开距离:去年低调处理邓小平百岁诞辰;今年二月九曰,胡锦涛签署主席令,解密邓小平遭七度暗杀未遂的资料。这是中共领导人第一次彻底解密密档(九二年杨尚昆解密自然灾害档案并未彻底)。胡锦涛此举,贬低邓小平形象的意图相当明显。现在口口声声“建设和谐社会”,只字不提“改革开放。”

   然而,作为一个毛泽东主义者,胡锦涛至今未能看到:中共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才是现实危机的总根源。

   很多人以此觉得胡锦涛不可期望,但是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满清末年,当权派摄政王载沣满脑子皇权主义反动思想,但由于他是弱势领导人,在体制内外压力的逼迫之下为保权位,作出了开放党禁、报禁,实施君主立宪的决策(可惜辛亥革命已爆发,来不及了)。 胡锦涛现在也是满脑子毛泽东反动思想,是新皇权主义者,但他也是弱势领导人,权欲很强,为了保住权位,他未必不能变革。 最近,胡锦涛在中共内部会议上公然否定了僵贼泯欺世盗名的“三个代变”,讲话中竟有有“...共产党还不能符合或称得上是个马克思主义政党...”诡异之语,其中不乏改组共产党之企图。 邓江之路已经走不通了,对邓江跛脚“改革开放”叫停的下一步,即使胡锦涛有心,在社会、文化上回归毛泽东时代已完全不可能,剩下的就只有民主化改革一途了。 种种迹象表明表明:在日益增加内外的压力下,不久的将来,胡锦涛很有可能作出石破天惊的政治变革举动。 最后说一句,希望胡锦涛吸取满清摄政王载沣的教训,不要等到危机总爆发,一切都无可挽回之际,才急忙推行改革,到那时无论您怎么努力,也是“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即使您不愿向戈尔巴乔夫那样下台,也应效法波兰前主席雅泽鲁尔斯基,在最后关头顺天应时,亲手开启启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总开关,改组共产党、逐步开放党禁、开放新闻自由、逐步清理历史积案,以中国老百姓企盼清官圣人的习惯心理,凭借这些,您绝对可以顺势一跃而成为新的中国的国家元首,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誉满全球。 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现在还来得及,越早改越主动;越晚改越危险,胡锦涛先生,是成为中国的圣人,还是要落得个“胡紧逃”的下场,您自己看着办吧。

    曾节明 星期一 2005年8月1日下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