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曾节明文集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就六四死难人员统计匿名投书的真伪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89年6月1-10日北京地区军队镇压处决人员统计》一文是我转发的,但不是我弄出来的,它于元月中旬在《大纪元》首发,看了之后我很震惊,并将其转发。因为我个人直觉觉得这个统计很特别,不象造谣。

   《统计》精细严密,死亡人数分成三类,其中二三类又细分为八小类,并罕见的公布了军、警的死亡人数(310人),其中军人的死亡原因又细分为受袭和军人自相误杀,并各列了细数,113人和197人。此外十分特别的是,这份统计迄今为止第一次提出了便衣警察被军人误杀的情况,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东侧与南侧镇压时误杀了混在示威人群中的近百位便衣人员”。《统计》列出了二十六个杀人地点,每个地点都单列了尸体数。

   《统计》如此精细严密,不象是业余人士所为,因此,不象是造谣捏造的东西。要伪造出这样一份《统计》,难度不小,即使是专业人士,也得煞费苦心,可是,这样的煞费苦心,又为了什么呢?

   但六四问题的权威人士封从德先生认为这个统计“基本上不能采信”,并提出了他的理由。我以为,封从德先生提出的理由,并不能论证这个统计是“基本上不能采信”的。我冒昧的异议如下:

   一,这个统计不可能是中共当权派放出;也不像是民运人士发出,因为,关于六四死难者问题,封从德这样的六四权威已早有“定论”,十多年来民运这边也没有大的不同提法;这份统计,因为其匿名,又不可能是哗众取宠之人博名之举,因此,这份统计由中共内部高层的失意、受害、或义愤人士抛出的可能性是现实存在的:

   一名中共军方机密部门的怨愤的高官,将这份统计以电邮匿名发给一名类焦国标那样的有良知的教授,电邮中只透露他的总参身份,而这位小有名气的教授根本不认识他。接下来,这个匿名军官还约教授见面,说是要给他更多的六四资料,教授赴约,见到的却是一具尸体,这个已经暴露的军官已遭灭口。自始至终,教授都不知道其人姓名,也未能得到相关文件。由于电邮教授已转发,相关文件材料并没丢失,教授又小有名气,因此中共未动教授,就此罢手,免得过于多事,反而自我暴露。

   中共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其所有人员也并非漆黑一团,因此,发生以上这一幕是现实可能的。2001年前中共高层幕僚“张良”携六四的机密文件(其真实性已被赵紫阳的公开信部分印证)成功逃到美国并公布就是一例。

   封从德先生以“该匿名读者说明的资料来源非常模糊,这一点就不太可以理解了...”;此人既然已"被杀",就应该不怕公布其真名实姓,如果真有此人,也是对这样的英雄的尊敬,但这些都没有,这就不太可以理解了”,以他个人的不理解和“似乎...”,“应该...”等等臆想,来否定产生这样的真实统计的现实可能性,未免简单武断。

   封先生你说:“..."对仍在现场的近四万人进行了血腥屠杀",这一点是最容易证伪的,因为六四清场时纪念碑附近只有三五千人...”,这显示出你《统计》原文有些误解,统计原文说:“许多示威人员在被从纪念碑上清场并向东西长安街方向退散,但是为了斩草除根,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消灭未来威胁统治的动力,对仍在现场的近四万人进行了血腥屠杀...”,其中,“...许多示威人员在被从纪念碑上清场并向东西长安街方向退散...”和您的对清场的回忆并没有矛盾,您所误解的是,《统计》的“现场”并不单指天安门现场,而是指包括天安门、纪念碑、东西长安街在内的所有现场。统计中,纪念碑地带尸体共计7177具,与您当年在慌乱撤离时目测的三五千人相差并不远(目测是极不准确的)。

   由于当年你们学生领袖撤离得较早,因此绝大部分人得以逃生,为中国未来的民主保留了火种。但是,也因为你们撤离较早,所以,看不到后来发生的一幕,对六四屠杀所见不全是肯定的。对此,《统计》作了这样的解释:

   ...“由于在镇压时采用分割方法,许多示威人员是被群体分割后以群为单位处决的,许多受伤人员后被补杀,这也就是为什么初期死亡人数很少的原因。许多离场的人员只见到小部死亡,大量受伤的情况,事实上在完全包围后,现场的人员均被处决,或被补杀...”

   从逻辑上说,这是能够解释您封从德先生和许多从现场逃生的人士所目击的现象的:没有死那么多人。你们看到的现场还没有合围,否则你们根本走不了。也就是说,看到更惨烈的屠杀的人统统要被灭口。

   你说:“我和其他当事人都有大量回忆证明这一点还有大量照片、录音、录像为证..”实际上,这些只能证明你还有他们各人所看到的冰山一角。

   封先生已经提到,在台湾的二二八事件中,实际死亡的人数比原先估计的高数倍,实际上,岂止一个二二八事件是这样,印度的阿姆利则惨案、沙俄的1905年惨案极至最近的东南亚海啸莫不如此:目击者估测的死亡人数几乎总是偏少。这是因为瞎子摸象的原理:瞎子摸到的总是象的一部分。

   封先生坚持认为:六四死难者人数在几百人~数千人,聪明的bbc的记者曾抢在医院封锁前,点到约三千具尸体......在国家公布六四档案那天到来之前,我个人敢作这样大胆的预测:六四的死难人数远远高于数千人的数目!(历史会印证我的预测)

   封先生花了五六百字,以数万具尸体的处理难度来否定《统计》的可能真实性。但你提出的这方面的问题却根本不是一个问题。你提出:广场焚烧;附近掩埋(为何一定是附近?);飞机运走;军车运走;地铁运走。“广场焚烧”是一个废问题,中共又不是小儿科?绝大部分尸体当然是不会在广场焚烧的。

   除此之外,掩埋、飞机、军车运、地铁运走尸体的都是中共都完全现实可用而且好用的办法,中共完全能够多管齐下,四手共用,数十万国防军,在几个日夜之内,清理不完数万具尸体?

   而你说的“...那么,近三万尸体从其它地方搬来,是相当大的规模,必然有广泛的报导和回忆,但从六四至今将近十六年,我们很少看见这样的报导和回忆”,您这段话,不仅根本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反而凸现您的对中专制体制的严密性认识不深,仍然是当年的学生腔调。

   试问,中共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怎么会让你目睹,让你“广泛的报道”!?血腥“清场”后的那个高压恐怖的黑夜里,长安街民宅窗口偷看的人都被狙击手打得脑浆迸裂,面对数十万轻重武器的黑洞洞的枪口,有几个人敢在、能在街上探头探脑?封先生,共军是不是你们大学的一个社团?

   封先生,您低估了中共铁幕的严酷性!中共历史上搞了那么多次群体灭绝,在“平反”之前,哪一次有“广泛的报导和回忆”。

   没有看见,并不能证明没有发生。

   当年,斯大林调集苏军装甲部队,在铁幕笼罩下屠杀车臣人上百万,若没有苏联解体,相关档案的解密,这一历史的血腥外界从何得知?

   没有发现。也不等于不存在。

   您仅仅说明了: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中共燕麦六四死难者尸首的万人坑而已。但是试问,在中共专制下,这样的“国家机密”时那样容易发现的吗?

   若没有美英美盟军攻克巴格达,颠覆伊拉克独裁政权,沙达姆屠杀伊拉克人的万人坑又有几人得知?

   历史经验表明:通过军事戒严,一个国家是能够构施行重大的举动同时又将老百姓蒙在鼓里的,更何况是数十年来厉行共产党一党专政,老百姓从无知情权的中共国!

   当然,我的上述言论也根本不能证明《89年6月1-10日北京地区军队镇压处决人员统计》是真实的,因为我没有证据。我只想从逻辑和常识出发,匡正封从德先生的一些明显偏颇的观点,即:封从德提出的理由不能排除《89年6月1-10日北京地区军队镇压处决人员统计》真实的可能性。

   在中共军方六四机密文件解密之前,除了明显的荒谬(如六四事后袁木说的:天安门没死一个人;中共在九零年声称的:只死了六十个人)任谁也不能肯定自己掌握的六四死难者数据可信,别人提出的六四死难者数据是“不能采信”的。(言辞未免有激烈之处,还请封先生见谅!)

   曾节明 星期二 2005年2月1日

   附:《统计》及封从德“编者按”原文:

   89年6月1-10日北京地区军队镇压处决人员统计

   (此资料由一读者提供,应读者要求公开)

   以下的数字出于中共内部,时间为2004年1月11日,其本人已于2004年11月21日在北京被杀。其姓名不详,只知道是总参的高级官员。

   1989年6月,在中国下达武力镇压的命令后,由于内部指挥问题导致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东侧与南侧镇压时误杀了混在示威人群中的近百位便衣人员。许多示威人员在被从纪念碑上清场并向东西长安街方向退散,但是为了斩草除根,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消灭未来威胁统治的动力,对仍在现场的近四万人进行了血腥屠杀,由于解放军在人数上的安排,为了避免内部一些军队的不满,导致不同番号的部队协同镇压,线行推进,造成了千古奇冤,被杀后的许多人员在死后,尸体被堆成小山,除一小部份被允许象征性摆放家属领回或认领外,大部分被强行火化,死无对证,天安门镇压地区随后进行了大规模的内部清洗及修复工作,清除血迹及弹痕,由于在镇压时采用分割方法,许多示威人员是被群体分割后以群为单位处决的,许多受伤人员后被补杀,这也就是为什么初期死亡人数很少的原因。许多离场的人员只见到小部死亡,大量受伤的情况,事实上在完全包围后,现场的人员均被处决,或被补杀,实际死亡人数远远高于人民的预期。

   在中国军队内部有许多人保存有六四镇压的文字资料与影片及图片,甚至有许多远距离的天安门地区的镇压资料,或许在六四平反或中共垮台后,那些如日本法西斯的南京大屠杀一样的血腥一幕会展现在国人面前,以下是在1989年10月12日总参统计的部份资料

   (不含受伤人员):

   1989年6月1-10日 死亡总人数 31978人1。 其中学生(身份确认) 10974人2。 普通人员(身份确认) 7992人3。 不明人员(不予确认) 11865人(2类3类人员含工人,农民,教授,医务人员,武警,公安人员,便衣警察,国家部委人员,离退休干部,僧尼,教会人士,外国人等)被袭军队死亡(身份确认) 113人军队内部误杀(身份确认) 197人因伤过重死亡人数(医院) 837人死亡地区:(以下含军人)颐和园地区 12人北京大学地区 17人清华大学地区 23人万寿路地区 39人木樨地地区 11人燕京饭店外 27人民族饭店外 57人西单地区 113人西单至新华门地区 389人人民大会堂北 271人(尸体堆群)南长安街至南池子大街 933人(尸体堆群)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一侧 3569人(大的尸体堆群)天安门广场历史博物馆一侧 5781人(大的尸体堆群)人民英雄纪念碑底南侧 2544人(大的尸体堆群)人民英雄纪念碑底北侧 4633人(大的尸体堆群)天安门广场长安街侧 9531人(大的尸体堆群)金水桥 289人(尸体堆群)午门 812人(尸体堆群)前门大街 53人崇文门地区 29人北京饭店外 21人建国门外 19人二环建国门至朝阳门 33人红庙地区 17人进入居民宅及办公区处决 1918人医院 837人合计 31978人许多人员被杀后尸体被集中,并由所在部队进行数字统计作为军队业绩的表现,许多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