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曾节明文集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

   佛教和基督教都有训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这,中华的老祖宗也甚为认同。但仍有许多人不相信报应,他们觉得:善不一定有善报,恶不一定有恶报。他们也能举出好些例子来反驳,例如:中共、毛泽东、江泽民作恶多端,怎么没得到什么报应呢?云云。这些人错了,错就错在太性急,怎么不闻老祖宗还有一句古训:“...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呢?报应乃天道循环的表现,小至个人,大至民族、政权都有报应。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的报应现象实在是太多了,试举一些重要的例子:

   秦始皇以暴虐夺天下。征讨六国过程中,秦军残酷屠杀,遍流无辜人之血。“长平”一战,活埋已放下武器的四十万赵军;王翦攻楚,野蛮屠杀楚国百姓,楚人悲愤地喊出了:“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咒语。夺得天下后,秦朝又以暴虐治天下,焚书坑儒,对百姓施以酷刑峻法,动辄残杀,终于酿成大泽乡之变,农民暴动势如暴风骤雨,刘邦、项羽先后攻入咸阳,消灭秦朝。巧的是,灭秦的刘邦、项羽都是楚地人。秦朝以坑杀赵国降卒起家,巨鹿一战,其二十万秦军却被项羽坑杀,关中父老,哀哭动地。项羽进入咸阳,杀死秦王子婴,族灭秦皇家族,焚毁阿旁、咸阳,弄到不可一世的始皇后裔身死、国亡、族灭,彻净灭亡。秦王朝兴于残暴,死于残暴,是最生动的报应例子。

   汉朝开创者刘邦,借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而兴,使用流氓无赖、背信弃义的卑鄙手段击败项羽,最终夺得天下。刘邦得意洋洋,怎料到近四百年后,汉朝因张角发动的农民大起义而大衰,之后,汉政权被曹操父子使用流氓无赖、背信弃义的奸雄手段篡夺。这是不折不扣的报应。

   曹丕篡汉后仅五、六十年,曹魏政权又被司马懿父子用同样的奸雄手段夺去,又是报应。 司马懿大杀曹氏家族,篡夺曹魏政权,却不料自己死后不及六十年,晋朝发生了“八王之乱”,司马懿子孙自相残杀,“八王”死亡殆尽,北方外族“五胡”乘机大举入侵,大杀司马懿子嗣,司马懿后人的下场,比曹家还惨。

   继说隋朝。隋朝的开国者杨坚,本是北周王朝的隋国公,他乘北周周宣帝昏暴无道,掌握了朝政实权。580年,周宣帝病死。继位的新皇帝只有八岁,杨坚乘机于581年发动政变,取而代之,建立隋朝。然而,还不到两代人的时间,隋朝的晋阳太守李渊同样乘杨坚之子杨广昏暴无道,势力坐大,乘农民起义、全国大乱之机,举兵反叛,以唐代隋,这又是一个报应。

   唐朝统治者借隋朝农民大起义而兴,以地方军阀的身份兵变夺权,其衰、灭的方式却正如它的兴起:唐朝因黄巢大起义而大衰,之后不久,被一个借黄巢起义之力兴起的一个大军阀—朱温(出卖农民军的大叛徒)所灭。报应毫厘不爽。

   接着说宋朝。宋朝创始人赵匡胤本是后周大将,身被国家重恩厚禄,他却乘后周周世宗新死,发动陈桥兵变,将后周的孤儿寡妇统治者逼下了台。不幸得很,赵匡胤的报应是现世现报。976年宋太祖赵匡胤病重,死于“烛光斧影”之中,其留下的孤儿寡妇横遭迫害,帝位被其弟赵光义夺去。

   1279年,宋朝的孤儿寡妇统治者被蒙古大军赶下海,蒙古人追到海上,走投无路,大臣陆秀夫背着年幼的宋朝皇帝跳海自杀,宋朝灭亡。大宋江山真是得之于孤儿寡妇,失之于孤儿寡妇。

   不过,宋朝所受的报应也有好的一面:自赵匡胤始,赵氏家法仁厚而不尚杀;宋朝的律法也是历朝历代最宽容的之一。陈桥兵变,仅杀了北周顽固派韩通一家,基本上做到了“和平演变”,这是旷古罕有的。北宋皇帝极少诛杀朝臣,赵匡胤对大臣甚至“不肯诛杀一人”。宋朝的优容宽厚的作风,使明、清难望其项背。因而,宋朝虽弱,但福寿绵长,虽先后遭受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游猎政权—辽、西夏、金、蒙古的猛烈入侵,却顽强生存了三百一十七年。即使在为蒙古所灭后,赵氏子孙几乎全部受到了蒙古统治者的宽大礼遇,没有一人被杀。

   与赵匡胤截然不同的是,明朝的开国者朱元璋出生微贱,生性残暴。他在生计艰难之际为郭子兴收留、重用,完全借郭子兴而兴,得势后他却忘恩负义,反戈一击,害死小明王。依靠一大批忠臣、猛将、结义兄弟,他在血腥的农民暴动势力的搏杀内讧中胜出,但在夺得天下后,朱元璋翻脸不认人,“火烧独角楼”,大杀功臣、朝臣,在位三十年,杀了二十万,基本上将功臣杀光,连毫无二心的幼时放牛娃朋友徐达也不放过,可谓冷酷刻暴到了极点。

   到了明亡的时候,不得好死的灾殃却临到了朱元璋子孙的头上:崇祯帝吊死煤山,朱家宗室几乎被入关的满清剪除净尽。朱元璋家族以滥杀群臣始,以家族被滥杀而终,活生生的报应。

   满清入主后,企图避免象辽、金政权那样被汉化的结局,推行极端专制野蛮残暴的“剃发易服”政策,强迫汉民族满洲化,企图同化关内人民、消灭汉民族的民族特征,“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为之不惜杀人上千万。结果两百多年下来,汉民族不仅没有满洲化,满州人倒是丧失了基本的民族特征,彻底地汉化了,成为中国少数民族中唯一一个丧失了自己民族语言、民族信仰的“少数民族”,名存实亡,远不如当时没有对汉人搞残暴民族同化的蒙古人的民族性那样保留完好。满人的今天,实在是因为其先祖自作自受、咎由自取而活该受的报应。

   努尔哈赤及后来满清入关时全无仁义,大杀汉人,“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两百年后,同治、光绪、宣统三代清帝莫名其妙地没有生育能力,“五十年宫中无儿啼”,清朝皇统直系实际上已经断子绝孙。这也是上帝对满清嗜杀的一种很宽大的报应。

   清朝成就的关键是叛徒吴三桂开关降清,清朝覆灭的关键同样是叛徒袁世凯拥兵逼宫,真是成也叛徒,败也叛徒。

   满清入关时,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是幼儿(六岁的顺治帝)寡妇,实权掌握在摄政王(多尔衮)手中。鬼使神差的是,清朝灭亡时,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也是幼儿(六岁的宣统帝)寡妇,实权掌握在摄政王载沣的手中。这也称作:“幼儿寡妇得天下,幼儿寡妇失天下”。

   天道循环实在不虚!

   国外也有一个很生动的天道循环的例子,那就是前苏联的兴亡。前苏联靠突发事件“十月革命”(实际上是政变)而兴,七十年后,却同样因为突发事件“819事件”而亡。而且,前苏联成于秃子(列宁),亡于秃子(戈尔巴乔夫)。这般巧合,真是意味深长。

   最后回到现实,说说恶贯满盈的中共。实际上中共已经有所报应,只是暂时不明显而已。始作俑者毛泽东,其家破人亡,兄弟姐妹全部死绝,妻离子散,剩下一个毛岸青,却又是疯子,不能接班,导致毛始皇帝业后继无人,其孙子毛新宇,又是一个肥胖如猪,天庭塌陷扁平,毫无毛泽东年轻时的英发聪颖之气,庸才面目一望便知...许多当年跟随中共积极“干革命”的人现在却遭中共“卸磨杀驴”,拆迁、受冤、挨整.....这实际上是他们早年助纣为虐的报应。中共的报应看来是自下而上,只是暂时还没轮到其他高层而已。

   根据天道循环的报应,可以预言:中共借突发事件(西安事变)而转危为安,必然因为突发事件而转安为危;中共携毛泽东主义(毛泽东本人)而上台,同样将携毛泽东主义(胡锦涛)而进棺材;就如同满清“摄政王(多尔衮)始,摄政王(载沣)终”一样,中共注定安徽人(陈独秀)始,安徽人(胡锦涛)终。

   这,数年之内就可见分晓。

   2005年3月2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