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曾节明文集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如今这世界上纯粹的共产国家(是或接近马克思原教旨)只有北朝鲜(和中国)了。北朝鲜孤零零的可怜相,对照半个个世纪前共产运动在世界上盛极一时的状况,实在令人嗟叹不已。难怪西方历史学界已把共产主义的兴起和衰败列为“二十世纪人类社会的最重大的事件之一”。 历史已经证明:共产运动给人类带来了空前的灾难。历经共产运动的国家,大批的无辜者被杀害或被折磨致死,有产者的财产被剥夺,广大社会成员的基本自由被剥夺,人们普遍的贫穷和遭到专制体制的压制。半个世纪以来,共产运动造成的恶果在全世界至少导致一亿以上的人非正常死亡,而这样的或相似的祸害,至今还在有些国家继续。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莫这祸害滔天的共产运动在上个世纪能够盛极一时,席卷四分之一的世界土地呢?

   蒋介石先生曾说,共产主义是不合人性的。我尊敬蒋介石先生,因为他是当年中国少有的深刻洞察到共产主义祸害本质的先觉者。蒋对共产主义的看法是对的,但是话却讲反了。 实际上,共产主义符合人性:它最大限度地迎合了人类共通的的劣根性,懒惰和嫉妒。这就是共产主义曾经那样有诱惑力,共产主义运动盛极一时,并且在多个不同的国家取得成功的真正原因。

   人的本性有两种:一是自私(易趋向恶);一是恻隐之心(善)。但是人的自私的本性,如肉体欲望欲和情绪,往往能够压倒人的善性,所以人的本性是容易为恶的。恶在每个人身上,最普遍的表现为懒惰和嫉妒,不管他(她)是中国人,日本人,还是西方人,印度人。

   共产主义主张以暴力推翻“有产阶级”,这就在最大限度上迎合了广大人群的嫉妒劣根性,在其实践-共产运动中自然表现出对有产者疯狂地进行打,砸,抢,烧,杀等血腥的恐怖行为,甚至多次出现杀尽地主一家男女老幼的惨绝人性的行为。马克思的“打碎旧世界”之类的主张,实际上是暴力恐怖合法化理论,把潜藏在人们心里的嫉妒之火煽动成熊熊的燎原野火。

   共产主义包含的平均主义又在最大限度上迎合了广大人群的懒惰劣根性。由于不承认私有财产(私产是要消灭的对象),个人只保留生活必须用品。根据“按需分配”的原则,每个人的终生的福利和风险,都等量平均地由国家负担,这就必然造成普遍的低工资状况,即收入普遍低于所创造的价值,一部分人,如科技人员,收入远远低于所创造的价值,于是就造成了“国家的剥削比资本家的剥削更残酷”的现象(对于以“剩余价值”理论批判剥削的马克思实在是莫大的讽刺,这足以宣告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破产)。后来为鼓动社会成员积极性,一些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又不惜偏离“按需分配的原则,抛出”按劳分配“的政策。虽然在多劳多得的原则下,贤者与庸者的收入收入拉开了一些差距,但在马克思主义的大框架下,多得的那一部分远远低于“多劳”的价值。于是在马克思社会主义里,偷懒者不用担心失业,勤劳者,能干者绝对发不了财。也就是说,共产运动胜利的成果,使懒惰,无能受到保护,而勤奋,才干受到压制,可见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分配方式既迎合了广大群众懒惰的劣根性,又迎合了群众对社会精英的嫉妒的天性:大众因看到那些知识,技术,技能,艺术人群和他们几乎一样贫穷而心理感到平衡。

   公有制的经济基础,平均主义的分配方式,天然地要求一个巨大的,不受限制的专制权力,以保证社会一切领域的资源调配的完成,这就必然导致极权体制:国家控制一切社会领域。这样,对官方意识形态顺从的重要性就会压倒对真理的探求,谁不顺从官方的意识形态,谁的经济利益乃至人身安全就会受到威胁。而独立探索精神乃是真正知识分子的灵魂,这种独立性受到压制,知识分子们精神的巨大痛苦,可相而知。

   所以,不难理解 为什莫四九年后中国的人文科学和知识分子精神全面萎缩。因为四九年以后的中国历史,同时也是一部打压知识分子的历史(现在软化为钱色利诱和经济迫害),简而言之,就是以权压才。

   不过对广大庸众来说,这却是痛快淋漓的。广大庸众既可以目睹精英受到压制,而在内心深处幸灾乐祸,又可以在”反右“,”文革“等运动中直接上阵,把”反动学术权威“,”外国特务“,”牛鬼蛇神“打翻在地,再踩上一脚。这些极大地满足了嫉妒的劣根性。

   了解了这些,就根本不用奇怪,为什莫许多象蒋筑英那样辛勤奉献的人才”英年早逝“,更无需论难以记述的众多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知识分子被整死。

   共产运动成功的国度和地理范围,也印证了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原因:迎合了广大群众嫉妒,懒惰的劣根性。

   当年共产运动成功的国家,无一例外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具有强大的专制文化传统;一是经济发展水平低下。俄国和中国是在这世界上典型的具备这两个条件的大国。因为具有强大的专制文化传统,知识分子就不易形成成熟的自由,民主,人权理念,以控制自身懒惰,嫉妒的劣根性。这些国家的知识分子往往眼界狭隘情绪,思想偏激,不善于自由思考,因为国家落后,他们对现实往往强烈不满,进而全盘否定现实。他们往往希图走捷径,一举根本改变母国命运,赶超西方国家。而马克思主义一举”打碎旧世界“的暴力主张,非常迎合这些国家众多知识分子源于嫉妒的全盘否定现实的愤懑心理,共产乌托邦的美梦,则又迎合了这些知识分子懒于做细致麻烦的一点一滴的社会改良工作,而耽于空想的惰性。所以这些国家的知识分子多不容易接受自由主义思想,却很容易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然后利用”旧社会“相当的言论,结社,集会自由大搞共产革命宣传,从而把广大群众领到暴力毁灭社会次序的共产邪路上去。

   再则,这些国家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低下,造成了大比例的贫困人群,也就是一个 大的怀着强烈嫉妒心的群体,于是干柴烈火,在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煽动下,因嫉妒而生的”革命群众“的巨大破坏力,就象火山爆发也不足为怪。

   为什莫马克思主义在英美向来没有市场呢?不是因为英,美人的懒惰,嫉妒的劣根性就比俄,中等国家少,而是因为英,美等国有深厚的自由主义文化传统。英国有以私权观念为基础的深厚而源远流长的自由传统,美国则继承和发扬了了英国的自由传统,并且首创和稳固了三权分立的先进的民主国家体制。再则英美精神深深侵透了经验主义,知识分子多好怀疑而不盲从,善于自由思考。这些,都使人的懒惰,嫉妒的劣根性得到习惯性控制。另外很重要的是,英美等国家经济较发达,没有比例很大的,庞大的非常贫困的群体。

   以上论及了共产运动兴盛的原因:迎合了人的劣根性。人的劣根性是强大的,自然的,根深蒂固的。若这个原因不成立就无法解释共产运动在中俄等落后国家象牛皮藓,水蛭一样具有顽固的生命力,并最终获得巨大胜利(对预言共产革命将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成功的马克思未尝不是大讽刺)。蒋介石先生对共产主义的不准确评判,反映出他对共产运动的生命力的低估,这是他后来输给中共的心理原因。

   共产运动曾经兴盛,为什么它只盛极一时?因为迎合人类劣根性(反文明)而生的特点注定了它不能长久,只能得逞一时。它迎合的人的嫉妒是负面的,破坏性的,只能生成破坏性力量,破坏生产力,破坏文化,破坏生态环境等等。对人际关系来说,它造成人与人之间只能相克,不能相生,成就了一个”损人损己“的社会。苏俄,共党中国建国后生灵涂炭的”阶级斗争“就是应证。共产运动迎合的另一大人的本性,懒惰,是非创造性的,只能造成社会成员积极性的普遍消解,效率低下,社会进步停滞,从而导致社会经济困难,不能为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物质技术保证。

   于是共产运动的兴盛只能是一时,共产运动胜利的果实,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无一例外地不能持久。历经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东欧已经巨变,苏联早已解体,蒙古追随俄罗斯走资本主义的道路,而无耻地挂着马列主义招牌的中国早已变成了官僚资本主义的超级腐败大国,越南,古巴也在不同程度地恢复资本主义。”纯洁“的共产国家,只剩北朝鲜一个孤零零的可怜虫了。

   从共产运动,这人类史上的大悲剧,我们至少可以吸取以下教训:

   一,诚如杜威胡适先生所言,社会的进步是零售,不是批发,没有”一个根本的总的解决“(李大钊语)方案;

   二,世界历史上许多造成滔天罪恶的运动,如十字军东征,中世纪欧洲屠杀异教徒,希特勒纳粹运动等,它们能够疯狂一时,都是因为迎合了人的劣根性。

   三,狂热理想主义造成的危害远远大于其他社会因素造成的危害的总和;

   四,知识分子对现实应该有耐心,做好一点一滴的改良工作,警惕那些以理想面目出现的诱人的东西,看看它们是不是实际上迎合了人的劣根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