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世存文集]->[为什么是“汉语思想”?――应陈子明之请而作 ]
余世存文集
·我们的日本是亚洲的痛
·在中国生活的心灵——为2003年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不锈钢老鼠
·观朱维民先生所画阿Q正像
·十月诗草之九:与笑蜀同志陪若水先生在日坛公园饮茶
·十月诗草之六:忆汪丁丁
·十月诗草之五:歌拟奥登
·十月诗草之十:关于逃亡
·在孩子们中间
·听说读写:世纪末你有何留言――答北京文学李静问
2004年
·为什么是“汉语思想”?――应陈子明之请而作
·我看见了野菊花
·当代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精英的态度(一个提纲)
·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我的一点意见
·我们的青春和学术的意义――《七十年代学人文丛》序
·异行和我
·答茉莉:文学中国的秘密
·看张的人及看张的社会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英雄
·类人孩与专制中国的未来――为王力雄获第二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从真理到正义--为天安门母亲口占
·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癸未岁末的断想
·蒋彦永为我们贡献了甚么?
·余世存:文化衫的喜剧
·异行和我(《我看见了野菊花》成书出版)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是“汉语思想”?――应陈子明之请而作

汉语世界之危机非始于今日。危机是多重的,语言、观念和思想的苍白和简陋,现实世界的罪与苦,数百年来挑战、撄动、拷问着人心;西风东渐,这种种危机坐实为全面滞后,至于今日。四五百年来,吾人即行走一段艰难的旅程,充满灾难、血腥和罪恶。汉语应对世界有如行山阴道上,又如行地狱炼狱之中,目不暇接,而失落无限。
     
     事后看来,危机是家天下的经验和表达方式的危机。但在中西方碰撞之际及之前,当时以经验之表达为职志的士绅阶层,视危机仍是夷夏变易一类的传统经验危机。他们无能省思,华夏经验已经失去了某种合情理性,他们无能由经验而抵达思想观念之革命,而最终更新吾人的经验,而成就无限的丰富。无非自性情出的礼仪、习俗、学问、道德不再是生命存在的全部丰富性,反而束缚压抑了生命性情。早熟的孩子们所创制的礼乐文明已经为后来者烂熟于心,从而不再新鲜,而成为后来者的宿命。帝国、天下、四海、王霸等等在黎民百姓的视野里已经不再神圣,变得可怜地狭小,对后者来说,需要有一种更为平等更为世俗的国家政治来维系个人和社会,帝国臣民的中心意识却牢牢地窒息着民族国家乃至文明国家的意识。生存和发展本能已将圣贤的上古大同一类的历史观突破,面向未来的学说却迟迟未能出现。在修齐治平的差序格局里感到了桎梏,类人孩们却无能自立立人。
     
     表达,即思想无能洞察真相,更新经验。四五百年来的中国人多如此活着。家天下约束了汉民族的心灵和活力,无能适应人类个体及整体进步成长的身心需要。臣民要做公民,子民要做成人个体,类人孩政治要进化为成人政治。但当时的中国人无法说清楚文明的紧张,没能洞察家国天下的终结;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活在四世同堂里,这样的类人孩无能说清自己的需要。顾黄王一流的大儒在君权面前无能突破,而实学的倡导只是纤巧细碎,朴学的兴盛只是工巧逃避,汉语的展开只是装饰修为。农工商等民胞物与层面只能本能地离家出走,明清猪仔有如英格兰的农民,只是较之后者更为不幸,其不幸亦至于今日,数百年间绵延不绝。

     
     既有的学说、词语解释经验之危机已不敷使用,捉襟见肘,千疮百孔;而文化的自尊仍给予这些学理思想足够的自信。甚至在当时他们不明了学说进为思想的意义,他们自学说退为天朝道德文章而生无限的优越感。它不能理解,经验危机已不再属于成例,甚至表达已经出现危机。
     
     汉语危机是汉语世界危机的本体反映,它无能表达一个民族的经验和生命冲动。它可以成为个人感性的细腻旖旎,而无能使个体成为充分社会化的个人;它可能是家国社会的大义炎炎,妄言大语,但无能使社会成为充分个体化的社会。因此,汉语作为一个相当规模人群相当长久历史存在的家园,日益荒芜贫瘠。语言不再是存在的语言。
     不说人话的结果,华夏不再成为天下生命惟一的中心和重心。自坚船利炮款塞入朝,第一次,天朝大国的威仪扫尽,而不再由征服者拾起;第一次,生命展开的历史由西方语言、知识和观念来定义;第一次,经史子集,农兵医卜,生命存在的全部丰富性归并为一种名为国学的学问之中;第一次,天下在西方人面前变为世界,华夏之言说坐实为一种地方性语言,虽然它借用了强汉政权之名命名,汉语。汉语已经无能经验并表达生生大德。而吾人离井背乡,闯世界,才获得足够属人的生活;吾人在家受侮辱受损害,无路可走,而知生意萧然。汉语和汉语世界的危机是一种确定无疑的落后。
     士绅阶层中诞生出一种作家,一种知识分子,终生卷入挽救汉语和汉语世界的工作。汉语作家们开始应对人类世界进化的比较和挑战。比较由表及里,步步深入地打击汉语和汉语世界的尊严,步步消解汉语和汉语世界的华夏之天下中心位势。这一特殊的精英群体,一,他们有着表达的优越感和自信心,他们出生于文明之家,曾经阔过,他们不得不却又是自信地自西人的经验表达里择优而取;二,他们对中西方的认知构成了一个新的思想观念世界,日益与国人的生活世界(即既有的国人思想)拉开了距离。其对经验层面的落后之比较与揭示,却一步步导向自身的表达层面。数百年间,汉语作家们站在进步发展的高端,借用西人的方式说明着自身的落后,以淑世救人,却只是把自身的信心自尊消解了;而其表达越来越脱离汉语世界,自成体制。从器物,制度,到文化,天朝道德文章,即自经验到表达,固有的文化全面投降,一切都无能说明并挽救汉语世界。最终一句足够空洞的汉语获得了汉语作家们广泛的共识:吾民族遭遇的乃“数千年未有之变局”。
     
                     (二)
                      
     我们已经难以还原先人的生活世界了。它自足,统一,人天相契,除了华夏等少量的字眼说明自身,它很少需要命名或认知自身,它已经是天下的中心,王道乐土,它是一切化外蛮荒的演进终极,它在这里,它没有更高的参照,它少有自我意识。仁义、礼智、忠孝、诚信等等构成了它,儒释道法等论说给它提供了意义。
     
     汉语是人、生命、存在万有的家园。其他的语言,其被造的意义,似乎就是用来取代结绳记事,进而记录汉语思想;它们最多称作文,而不能称作学说、德性和经史。有吐蕃文,有西夏文,有契丹文,有高丽文,有日本文。在汉语似乎天然的向心力、其实因存在的合文明性而具有的协从罗致能力面前,其他的语言把汉字汉语作为本身的修饰和精萃,从而在东亚地区形成了范围广大的汉字文化圈。这种不同语言文字的主从或中心边缘关系,既有外力的结果,又有对生命关切之质量高下的原因。这种关切之不到位,也会使汉语显露败象,难称先进。就在西方现代知识的参照下,汉语失去了存在家园的感知,成为拷贝西人思想的载体,固有的汉语知识难以称做哲学、思想。在西语面前,仁义礼智诚信忠孝,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等等如纸糊者一样纷纷倒掉,自由、民主、科学、人权、干部、国家、社会、政党、同志等新的生活和文明模式崭露头角,成为吾人生活中的经验修饰和表达精萃。
     
     因此,在东西方碰撞之前,汉语作为对生命造化关切最全面的思想载体,既是东亚大陆的交流语言,又是其言说可及范围内的德行高标,它是历史、宗教、文化、习俗、道德的综合。它不能称为语言,它没有文法,文无定法。它是神圣的,“敬惜字纸”是其子民的职分。它是经典的,子曰诗云、书曰语云是为万有立言立法的伟大规范。它不能称为思想,那么它的功用为何?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先人神明,各得其所,各安其位。它是启蒙者,引导者,提升者。它并非求知的工具,而是学问本身。学,然后知不足。不学,无以言。学,可使于四方,可以兴观群怨。在国家形态或国家认同尚未能确定的文明演进里,汉语就充当了文明社会的“主体间性”或“交往沟通理性”。它不必有工具性的延展,它不求知识,不必向未知王国挺进,它重生,有所思,但不思出其位,它对无、死、鬼神等敬而远之,只求辞达而已矣。而它尽善尽美,它是造化的秘密,跟它在一起,拥有之,成为它,就是人生至善,就能够把握大化流行。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在其正常的岁月里,以儒道法等学说构成的汉语世界少有求知之明,它驻留生命个体,而希圣成贤;虽然华夏常遭易主,而中原不绝如线。表达虽然寄身于一群人、一个阶层,“士”之中,经验却是全体生命发扬的结果,无论贵贱,钟鼎山林、庙堂草莽都有求学问道的大成。生命的内圣外王构筑了历史演进的一座座里程碑,这些圣贤君子并非有所思于汉语知识演进,而是对当时命运及天地人心的考量和生存示范从而服务于华夏文明。即使佛教东来,汉语表达仍能保持甚至激荡起更大的活力,佛教思想为汉语世界增富了无数的高僧大德、名士才子、圣贤豪杰,甚至一字不识者也能成就思想更不用说道德的高标。
     
     那是汉语最为舒展的岁月。汉语是大地上的主人,无论人们操持什么样的方言,怀抱什么样的情思,他们可以汉语兴会,疏注,辩难,说法,甚至可以汉语书法抒怀。汉语是他们取之不竭的养分,是他们健旺的血脉和情感,是他们千万里与共的家园。尽管文明的演进相当迟疑、粘滞、沉痛,充满罪与苦,但人们在家国大地上自尊自重,自强不息,人神不二,尽性知天,转识成智,功行圆满。
     
     传统的汉语表达,就是这样一种文明状态,它是生存之道,是智慧,是生命之德性,是人伦,是历史,是宗教,是有限之宇无边之宙。
     
   (三)
     到了数千年未有之变局,吾人之言说表达,现代的汉语表达,自传统汉语表达的德行、智慧、才华、情思坎陷为思想、知识、学科、时论、呼喊。
     
     在西人面前,传统的汉语表达,即中国文化对天下(吾人先民世界)的总体性解释既缺乏神性之目的,又缺乏客观化之对象,或者精确地说,从对象的角度,它缺乏目的,从目的的角度,它缺乏对象。“有心俱是幻,无心俱是实。”王阳明说过此语后又说,“有心俱是实,无心俱是幻。”正言若反。其弟子领悟出有“从工夫说本体”和“从本体说工夫”的分别。传统的中国思想如此重感受体悟,而不重求知之明达。它把生命、历史当做关切对象时,生命或历史都缺乏一神圣目的;它把道理、德性当做目的时,道德又无能落实于知识之中。如同所有的儒生都明白,仁并非一确定的知识,而是一种生命的实践。传统的汉语表达寄身于最为庞大规模的人群和最为悠久的历史,其表象只是一些日用语的碎片光华,它几乎没能以宗教信仰、意识形态、主义思潮、形式逻辑、科学哲学等明确的面目出现。但它是一个自足的统一体。
     
     西风东渐,列强坚船利炮叩关,汉语为天下裂。人们失语,妄语,漫语,谵语,家国荒芜。基督教文明以英语、法语、俄语出现,甚至借助于日语出现,汉语作家们有着悲壮而短暂的坚守,即自洋务运动、变法运动到新文化运动的启蒙阶段,那是汉语的烈士,是最初的殉道,是最后的卫道;曾左胡李一代、康梁孙黄章一代、陈胡鲁蔡李一代,是我们近代文明演进史上最具有人格气象的几代人。他们在西人的飞扬跋扈面前,同样有着心智的飞扬跋扈,他们有再造文明的用心和澄清天下的抱负。
     
     他们以败落之富家子心态自西人手中拿来,择优而取,而有民主科学的引进,有个性独立精神自由的发扬。他们从西人的表达里发现了道德、文章,更重要的,对比自家的有所思、感怀、体悟,他们发现了逻辑、哲学、数学、美学等更丰富的思维方式和思维成果。他们引进了大学,革命文言而代以白话,他们知道了学术、知识、教育等等。由此,一个自传统走出,尚未诞生现代国家社会的文明体中率先诞生了学术教育体制和学术共同体。借助于记录西人的思想,汉语思想成为一个确定的对象,而成为汉语知识和汉语世界的灵魂。它从事表达,但它主要用来说明现状、揭示真相、重构历史,从而能够应对汉语世界的危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